星期日, 2月 28, 2021

花神子的限量版版画将发售。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出售Kana Kamitoko的限量版作品。 接待期2021年1月25日(周一)13:00--2021年2月8日(周一)00:00■获奖者通知。2021年2月15日(周一)之前,将通过电子邮件通知获奖者■申请方法请在报名表上填写必要的项目,报名前请务必阅读注意事项。 销售说明(*1)] (1)作品由艺术家签名并编号。(2)本作品为抽奖作品,可能无法获得心仪的作品。(3)不能选择版号。(4)从发售日(预定2021年2月15日)起,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发货(*2)。(5)以下规格为生产前规格,可能会有变化。(6)每人最多可申请2件。(7)确认中奖后,为了客户的方便,我们不接受取消。 1 一旦提交申请,即视为您已同意"须知"部分所述的条款和条件。2 由于新的冠状病毒扩散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影响,可能会延迟交货。 | 狐狸附身力》|宇和子加奈《狐狸附身力》。 ©️ Kana Uwatoko / TRiCERA, inc. 艺术家:宇和子加奈作品名称:狐狸附身立绘版:30幅图像尺寸(作品人物尺寸):176 x700mm纸张尺寸(纸张尺寸):196 x 720mm技术:胶版印刷、全息图处理签名:艺术家签名价格价格:55,000日元(不含税) 点击这里申请

Latest News

Interviews

画出残缺的形体之外的美–专访沙美希。

1997年出生于东京的沙美越是一名画家,2020年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油画专业,从2016年左右开始,她用丙烯和钢笔画出脸部和身体爆裂和溶解的畸形女孩,反复折叠和形成。我们采访了Same Hoshi,了解了她的作品背景和她至今的心路历程,正如她所说:"可爱的东西即使被分解,也能保持可爱的一面。     三越,你主要是以创造和崩溃为主题来画女孩子的脸。除了让脸部和眼睛变形外,还故意让脸部和眼睛塌陷。你能谈谈这一点吗?   恐怕是感觉上的问题,但说到图案,最主要的原因是可爱。我从小就喜欢画像公主一样的女孩,但受父母的影响,我从90年代左右就开始看动漫和玩电子游戏,通过这些,我逐渐喜欢上了畸形的角色。 ,也许是我的作品倾向的缘故,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喜欢动漫。但实际上,我对动漫或漫画类型本身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我只是喜欢那些短头的畸形女孩的可爱。 ,另一方面,我不仅对可爱感兴趣,还对这种可爱的状态感兴趣。他们很可爱,但他们的可爱就像要融化了一样。回不来的事实让这种美德更加浓厚,也许只是一种感觉,但我真的很喜欢这种状态。 ,并不是我有上瘾的爱好,而是我觉得肢解、爆裂、解体的可爱有一种别样的可爱,我觉得我可以把"可爱"用一种不复杂的方式表达出来。我想,我们可以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可爱"。     圣诞蛋糕2020 29.7 x 42cm Giclee纸上印刷版:50张。   点击这里查看SAMEHOSHI的限量版印刷品。   有的画作中,不仅脸部,而且身体本身也已经垮了。除了可爱度的崩塌,你对变形的身体也感兴趣吗?   就像你说的,除了性格化的女孩和她们的解体,我还对乱七八糟的面孔、解体的身体、硬物与软物的碰撞和飞散感兴趣。不是我喜欢怪诞的东西,而是我觉得这些方面很美。 在作品《AKIRA》中,有一个角色的身体被改造的场景,我特别喜欢这个场景。事实上,这是我唯一看的场景(笑)。(笑)也许是因为我喜欢看运动中的东西,比如魔女的变身场景。 ,所以我一直想画一个会变化形状的身体,但直到遇到马多野爱的作品,我才真正有机会画出来。   爱麦当娜也用了融色,但这就是瓦解的来源。   是的,是这样的 有很多时候,我会拿到一根冰柱,然后说:"哦,就是它了。"我有一种发现或东西凑在一起的感觉,但从那时起,我开始研究女孩的脸和崩溃的身体的照片。     2015年,《联合》,116.7×91cm,描纸,油画和钢笔,画布。   在形成你现在的画作时,你是否有参考过其他艺术家的作品?   然后是大槻嘉娜。我经常受近代艺术家的影响,但我觉得大树老师对畸形女孩脸部各部分的安排真的很出色,她画竖眼的方法很有帮助。   你们两个都是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但你要摆脱他们的影响是不是很难? 不,真的是这样。我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和熏陶,而自己的性格又容易模仿别人,所以我很担心。 ,但是,你们两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比如艾-麦当娜的女孩,皮肤颜色不同,阴影使用荧光色,以及其他视觉上独特的部分,比如在眼睛里放字母,我禁止使用,或者设定"我不这样做"等规则。我试着不通过制定规则来遵守它们。   除了畸形的女孩和她们身体和脸部的分解性,我觉得你作品中的线条和颜料的质感是另一个特点。   我想这两件事可能是我自己的喜好。我一直很喜欢画线的行为,我想我开始做我现在的画是因为我想画细线。我喜欢不经意间画出的线条自然而然形成作品的奇妙,也喜欢不经意间画出线条的时间。 ,至于涂料,我喜欢它们作为一种材料给我的安全感。以前我经常用大量的颜料,让画面看起来凹凸不平,但近距离看我的作品,粗糙感很突出,我有点担心这个问题。经常有人说"数码好"、"摄影好",现在我用砂纸修饰表面。   但物质感重要吗?   这很重要......是的。我现在也在尝试使用数字媒体,但更多的是二次创作,我想我的脑子里某个地方正在转换渠道。手中有工作的时候,我觉得更安心。我喜欢画布的重量,当我从侧面,或从一个角度,或当我拿在手里看它时。   你是怎么从小就喜欢上绘画的? 你一直喜欢画画吗?   其实我上的是设计类的高中,所以对画画比较熟悉,学了三年设计,但是设计就是用来和人交流的,你要画得越漂亮越好。我有些不适应。 ,有很多作业要求,比如:"只要把它做得漂亮就可以了"。涂料不能突出,笔画不能留下。如果我把线条弄得太晃,他们就会很生气。即使是交作业的时候,也会有人对我说:"你的作品看起来像一幅油画。"我不希望自己处于一个必须画得一模一样的境地......这更让我痛苦。     2016年,《联合》,41 x 41cm,油画和钢笔,画布上。   点击这里查看Samehoshi的限量版印刷品。   你决定从那里转到美术吗?   不,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初中的时候,我就想做绘本家,我很喜欢酒井驹子,但这也是我去设计学院的原因。我以为会比普通高中更有利。 ,但到了选择职业道路的时候,我决定去做美术。我和朋友去试听一个美术预科学校,那里有一个油画课程的摊位。 太美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在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决定去学油画。   你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活动了,不是吗?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活动方面,是在2016年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以现在的名字"同慧"发表了自己的作品。我应邀参加了一个群展,也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以"同慧"的名义展示了我的作品,然后是在上面画了线条的丙烯画。 ,在这之前,我的作品甚至都不是女孩的作品,都是比较抽象的,我心里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我是在画线条,但我用的是油画颜料,而不是现在的丙烯颜料,我只是单纯地享受颜料的质感和画线条的行为。   我知道你以前是用油彩画的,但现在你用丙烯画。   并不是说我根本就不画油画了,而是我根本就应付不过来。我很喜欢油画的生涩,表情的深度和重量,但速度不适合我。...

追求艺术对一个不确定时代的意义。采访艺术家本桥浩介

1989年出生于兵库县的本桥浩介将艺术定位为"人的确认仪式",是人类特有的活动。我们和他聊了聊艺术创作的意义和他至今的进步,因为他始终保持着探索作品与观者之间关系意义的视角,同时采取了绘画、雕塑、装置等多种方式。     Kosuke Motohashi             元桥,你一直以"死"和"生"为主题进行创作,请问你是如何开始艺术创作的? -我大约在2013年开始作为一个艺术家工作。我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但正是在2013年,我抱着"以艺术家的身份做艺术"的想法买了第一张画布,两年后我举办了第一次个展。 我想,我活动的动力来自于一系列与死亡有关的经历,比如小时候的阪神淡路大地震和自己的事故。比如,如果有人告诉他:"你明天就会死。"我想每个人都会努力把自己的财产和知识留给别人,但同样,我也想把自己体内的能量留给别人。同样的,我也想把自己体内的能量留给别人。 这就是我作为艺术家生涯的开始。如果要打比方的话,我想我是想把自己的能量放出来,连接到别人身上,就像U盘一样。     不透》,2020年,布面油画,1,167×727mm。   还有其他的方式,比如写作或唱歌,但为什么是艺术? -这是个难题(笑)。我想是因为我一直喜欢画画。   除了画画,你还对什么感兴趣? -我对社会心理学、精神分析感兴趣,也对国际援助感兴趣。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心理学,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想大学毕业后去联合国工作。 ,我第一次对心理学产生兴趣是在初中的时候。我的一个家人患有精神疾病,我意识到,一个人的幸福与否,取决于他们对事物的看法。所以我想,如果我学了心理学,就能让人快乐。 我想我从小就倾向于同情别人,自己和别人、世界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所以就像我想让自己和别人都快乐,成为一个集。在学生时代,我经常给同龄人做心理咨询,也曾被邀请到学生沙龙上谈"什么是爱情"(笑)。(笑)但当我想了想,我发现那并不是一门真正的生意。我无法想象以此为生。   所以,你从那里去艺术?-有消极因素也有积极因素,但就前者而言,我认为我不适合做一份普通的工作。我无法遵循自己不认同的规则,当我想到自己出生的意义,以及如何让自己是神、是"本桥浩介"的事实发挥到极致时,我决定做一些最能让自己沉浸其中、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成为了一名艺术家。     通用构图,2020年,布面丙烯,1,620×1,303,装置展于大象工作室。   您在创作时有什么感受或发现? -我曾经认为"艺术=自我表达",但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一位名叫路易斯-卡恩的杰出建筑师说过:"艺术最美的部分不属于创作者个人。"我真的很同情这句话,我更强烈地感觉到,世界和人都是通过我的手画出来的,而不是由我画出来的。 ,现在我想创作出让欣赏的人能够相信的作品,或者说,能够成为一种情感寄托。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东京,变化的速度是不可思议的。世界和价值观念的变化如此之快。我认为,事物变化越快,我们就越需要一些普遍性的东西来支撑。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所以我想做普世作品。   刚开始做这些作品的时候,我总是画一些自己不满意的东西。他们都不老实,也没有什么说服力。第二天早上,我看着它们,会觉得"这是个糟糕的作品"。我认为我的作品之所以没有说服力,是因为我在撒谎。 ,其实我是一个挺在意很多东西的人:我的年龄、我和周围人的社会关系、我所处的时代、我的性别等等。当我鼓起勇气忘记这一切,尝试着去画画时,我就能创作出一幅幅好作品。当我决定忘掉这些的时候,我就能做出一部好作品。   你的很多作品都是以生活本身为主题,是不是因为你想创作一些普世的东西? -是的,可能是这样。我觉得普遍性和真实性很重要,,买你作品的人每天都会看,如果里面有谎言,他们也不会喜欢。艺术有一个方面,就是为欣赏艺术的人提供一种看问题的角度或方法。如果有一幅画,上面写着"你现在就应该死",观众就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它。我认为,做一些没有任何真实性的东西,只会害人害己,我希望通过接受这些作品,创作出可信的、与现实相协调的作品。     光的地藏(橙、蓝、绿、紫)》2020年,木版丙烯,1300×450mm。   在你的作品中,很多都是和生死有关的,不是吗? -也许是因为与此相关的问题是最紧迫的。尤其是今年,我想整个地球对死亡的意识没有比2020年更强。我一个朋友的伴侣去世了,我想这是整个社会共同的感受,因为人们失去了亲近的人,或者觉得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电脑显示屏上或者电视的另一边总会出现一些悲惨的新闻,但世人都把它当作经济或者生活方式的问题来对待,但我想,在人们内心深处,是无法消化有人死去的想法的。但在内心深处,我认为人们很难消化有人死去的想法。我想这就是2020年的气氛。 ,对此,死人往哪里去,我们应该如何接受死亡,这是一个宗教的问题,但在现代生活中,我觉得完全要靠个人自己去解释。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生与死的划分。 下一次我准备办个展,重点是"活的自己"。冈本太郎说,艺术是为了生活,活着首先是一种特权。所以在我的个展中,我一方面打算展出具有强烈身体性的作品,或者是歌颂生命的作品,另一方面,我也在思考处理"死人去哪儿了"这个简单的问题。     绽放》,2020年,木本油彩,1,303 x 894mm。   在你继续创作的过程中,你有什么目标可以激励你吗? ,我觉得我的手和感觉到的东西的心灵都在那里创造。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想用我的作品来尊重我所拥有的身体和生命。 另外,这可能有点自以为是,但我只是想让与我有关的人尽可能地快乐,我想与尽可能多的人交往。       点击这里查看本桥浩介的作品。

人像的正面和背面

池田绫子是一位以肖像画形式输出情感的画家。她不以表现对象的细节为目的,如颜色、轮廓等,而是反映她的情感、思想和她自己内心的运动。绘画是一种自我表达,她用绘画的形式来勾勒自己的精神。 看来你的很多作品都是肖像画。首先,请您解释一下您的作品? -我的作品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所以我并不总是有一个特定的主题来画,但我经常画肖像。但是,我经常用当时的感受表达来画肖像。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以前经常画人。我还是喜欢画人,这不是故意的,但当我想到要在画中直接反映自己的情感来表达时,我觉得风景和抽象画不适合。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人像摄影是直接表达自己情感的最好方式。 鲜艳的R_02,53×45.5cm。 你作品中的人是用随意的颜色画出来的,而不是用写实的手法。这些图案是虚构的吗? -不,想象力不是我的专长,所以我画画的时候有一套原型。但是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却和我的形象不一样,所以有时候我在想,原型是否有用?身体各部位的颜色是在看图片的时候决定的,所以有时候皮肤的颜色是随机的,比如绿色。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的感受反映在我的画作中,所以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我当时的感受又回来了。我只有在完成一幅画的时候才会被说服,而不是在我工作的时候。 献给P_07,19.5×25.4厘米。 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名画家? -没有,但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我不能像漫画那样编故事,但我会画画,所以我决定去读美术学校。学校的倾向是叫我画全身,但我觉得脸更有趣。在学校里,我主要学的是插画,但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对"客户工作"的兴趣越来越小。我想画我想画的东西。 你说你的作品反映了你当时的情绪。但是你想画的东西会不会因为图案的不同而改变呢? -这要看情况,但我没有真正的流程。我想我在忙于其他事情的时候往往会画肖像。所以我觉得我在通过画画来释放自己的情绪。 去年秋天,我捡到一只麻雀,和它相处了大约两天,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一种冲动,想画一些肖像以外的东西。所以当时我画的是脸以外的图案。也许这个主题会改变,也许不会,这取决于我遇到的人或我对未来的看法。

艺术家作为中间人

从事刺绣技术工作,浅间麻美称自己是一个"容器",浅间麻美认为,在创作时要忠于自己的灵感。她自称具有萨满教的风格,这也是她的作品保持纯净的原因。 浅间麻美的作品以刺绣为主,这是你一开始就学会的吗? -不,我是从自己画画开始的。我以前是做插画师的,但我想用自己的原创表达方式来创作作品,这也是我从为客户工作转向从事艺术工作的原因。 孩子生病后,我转行做了刺绣。那段时间,我还没有做出任何想做的东西。然而,很难找到时间和空间来画画。我认为刺绣是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生活和私人生活相结合的唯一方式。 本卡多里-巴克斯,33×33厘米。 所以刺绣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你可以很容易地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你是自学的纹绣吗? -是的,我是自学成才,所以即使有人请我去开研讨会,我也不能教别人。我有自己的规则和方法,但不是一成不变的。我的作品制作方式是我自己生活中遇到的,所以可能和正常学习刺绣的人不一样。况且,我很重视表达,所以我不想做手艺和手工。 只要是"运用刺绣技术的作品",就必须有艺术家的观点。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的作品更多的是一种灵感。说它是萨满,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种"降临"的理念。我脑子里的图案下来了,然后我就得想办法把它们输出成艺术品。这就是我的创作风格。 启蒙》,33×33cm 换句话说,我觉得艺术家站在灵感和作品之间。 - 这只是我的情况,但这就是为什么心态很重要,不是吗?我觉得艺术家的精神状态和其他无形的东西是和作品有关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不稳定的状态下尽量不做任何作品的原因,因为我觉得它总会反映在我的作品中。我经常在早上做一个"净化仪式",我觉得获得纯净的灵感很重要,作品会有多纯净。 以前我对别人说我看起来更像萨满而不是艺术家有一种情结,但现在我不在乎这些,我可以做出比我脑子里思考的时候更好的作品,我甚至觉得有一种认同感。 我的工作流程是"思考"-->"写生"-->"在画布上绣花"。我总是在半夜或天亮的时候得到新的灵感和想法,我马上就把它们画下来,这样就不会忘记。 本卡多里-朱利亚诺,33×33厘米。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中你有什么想改变的地方吗? -不,不是的,因为我的作品有了原型,如何抓住它,把它转移到我的作品中去,是个问题。话说回来,我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如果我身体和精神状态不好,我想我不能做好工作。做好"容器"很重要。

Culator's Eye

Reviews

Stay Connected

17,265FansLike
5,357FollowersFollow
56FollowersFollow
282FollowersFollow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花神子的限量版版画将发售。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出售Kana Kamitoko的限量版作品。 接待期2021年1月25日(周一)13:00--2021年2月8日(周一)00:00■获奖者通知。2021年2月15日(周一)之前,将通过电子邮件通知获奖者■申请方法请在报名表上填写必要的项目,报名前请务必阅读注意事项。 销售说明(*1)] (1)作品由艺术家签名并编号。(2)本作品为抽奖作品,可能无法获得心仪的作品。(3)不能选择版号。(4)从发售日(预定2021年2月15日)起,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发货(*2)。(5)以下规格为生产前规格,可能会有变化。(6)每人最多可申请2件。(7)确认中奖后,为了客户的方便,我们不接受取消。 1 一旦提交申请,即视为您已同意"须知"部分所述的条款和条件。2 由于新的冠状病毒扩散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影响,可能会延迟交货。 | 狐狸附身力》|宇和子加奈《狐狸附身力》。 ©️ Kana Uwatoko / TRiCERA, inc. 艺术家:宇和子加奈作品名称:狐狸附身立绘版:30幅图像尺寸(作品人物尺寸):176 x700mm纸张尺寸(纸张尺寸):196 x 720mm技术:胶版印刷、全息图处理签名:艺术家签名价格价格:55,000日元(不含税) 点击这里申请

窥探美国当代艺术的流变–美国艺术家特辑。

当你想到美国艺术或艺术家时,你会想到什么或谁呢? 8月是美国艺术家欣赏月,这是发现新的美国出生或在美国的艺术家的好时机。 二战结束后,此前一直标榜全球影响力的欧洲国家无力保住自己的实力,美国奋起直追。不仅在政治、金融领域如此,在艺术领域也是如此,美国文化的弘扬和输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尤其是波普主义、极简主义等艺术运动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Roy Lichtenstein, Andy Warhol, Jean-Michel Basquiat, Donald Judd, Frank Stella......。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我们才能享受到今天的艺术。美国的政治形象在我们这些非美国人看来,可能没有那么高尚,也可能没有我们现任总统希望的那么伟大。 但幸运的是,世俗的事务对我们享受艺术创作没有影响。让我们带着来自希望与梦想之地的光辉艺术,踏上快乐的逃亡之旅。 Brian Schorn A.C.D. 赛斯-金 劳伦斯-李 Edward Burden 现金-库珀 Sandra Mack-Valencia Carl Goss Clint Imboden

Archieve Posts

Pickup Posts

你在家中的艺术摆放位置由你决定。它可以挂在墙上、客厅的架子上,也可以挂在床边。餐边柜的居民可能是一个钟、灯、眼镜、一杯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有一件艺术品,你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它,是不是很有灵感? 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从早到晚的生活,怎么样? Atsushi Kaneoya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Yu Namura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Celia Debras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Makoto Ogura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Emi Yamamoto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Saeka Komatsu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