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6, 2021
Home Curator’s Eye 艺术家介绍。

艺术家介绍[由亲戚的作品]。

与亲戚职业相近的人并不少见。尤其是音乐人和运动员的地位非常突出,在统计上有一定的关联性。可以预料的是,有很多人的父母是艺术家,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到父母作品的影响。

 

然而,即使亲属不是艺术家,也会间接影响作品的创作。有时它们可以成为图案和灵感的来源。他们往往可以成为一个有抱负的艺术家的催化剂。以至于近亲的职业是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本文中,笔者想从侧面探讨这些亲属的职业与作品之间的关系。

 

父亲:贸易公司员工

 

Saori Kanda

 

当Kanda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由于父亲是贸易公司的员工,她在巴格达(伊拉克)和迪拜(阿联酋)待过一段时间。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中,她接触到了世界的美丽和日本的魅力。

 

 她自称是”会跳舞的画家”,她的艺术表演是以用全身感受音乐的波浪来作画为理念。身体本身也成为画作的一部分,在大屏幕上翩翩起舞。画家动态创作的笔触具有生命的活力,生生不息,消消不息。他们的循环就像一个生态系统。

 

 肢体表现的作品与白贺和夫、杰克逊-波洛克的动作画一脉相承,而用灯光、音乐、舞蹈、香道、服装、发型、化妆、舞台艺术等充实空间的表演,作为独特的表演艺术受到高度评价,被评为世界遗产/冲绳此外,这里还被注册为世界遗产/冲绳中城遗址。他们还曾在奈良的天河台弁天神社、冈山的黍光彦神社、台湾、上海、香港等地进行献纳舞蹈表演。美国、瑞士、法国、哈萨克斯坦、印度、缅甸、菲律宾等。她还曾被邀请到日本。

 

 她在世界各地旅行,吸收与当地人的接触,并以舞蹈家和画家的身份精力充沛地展示她的作品,超越了国家和种族的界限,但我们可以认为她的成长经历与她原有的经历密切相关。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康达的画作。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114

 

父亲:铁匠

 

Hiroko Tokunaga

 

 童年时代的铁匠–“单造”的存在,似乎塑造了德永独特的创作态度。上大学时,她的专业是油画,但在探索了通过”做东西”而不是”画画”来表达自己的可能性后,她找到了雕刻丙烯板的方法。这就是她的极限。她现在的作品有一种当代”高大上”的感觉,但同时它又不仅仅是艺术。此外,它还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更基本的制作行为。

 

 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她的父母是铁匠的缘故,但我不禁觉得铁匠和德永的作品和创作有共同之处。从远处看,她的作品很现代,很整洁,但同时也很没有人情味,很冷漠。它们就像铁匠刚刚锻造完成的铁制品。

 

 不过,近距离看,这些切割出来的点和线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它们非常精致,但人们可以肯定地看到人类技艺的痕迹。这些作品的温情,似乎体现了铁匠世家事业代代相传的内在匠心精神。有。通过观察点与线的”堆积”,观者”感知”到她从美术到”造物”的所有感觉,以及通过这种过渡获得的点与线的”连接”,这是她在大学时代用画笔所体会到的。

 

 

点击这里查看德永宏子的其他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73

 

姐姐:服装商人

 

Shimpei Ishikawa

 

 石川的姐姐是学时装的,所以在她青春期的时候,周围都是时装杂志。他在杂志T台上看到的模特都是对称的。艺术模特作为一个艺术家,一定会牵动石川的心弦。此后,在他的图案中开始出现类似模特的身影,即使是现在,石川对模特的兴趣也很高。这与他的工作基础有关,即”感受和想象”。

 

 他经常用衣服遮住模特的脸和身体,使其变成与人体原形不同的形态。它已经完成了。通过人为的穿衣行为,他们就像娃娃一样变成了”被制造”的零件。不过,在跑道上行走的双腿是人类原形的一部分,可以说是”造与不造”。这两种元素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和想象”。这两部分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与想象”。因为有”作”的部分,所以”作或未知”的部分有一种空白。 这样一来,就鼓励我们这些模型的观众发挥想象力。

 

 石川在他的作品中再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人为操纵的作品形式与观者无意识的形象共存,相互影响。他的作品,是通过实践完成的,其本质是一种创作过程。他创作的前提是里面有一个人,故意给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手被握住了。观者会自觉地意识到,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的部分,没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或未知”的部分。与作品的互动关系是以前后左右为界限的。 不仅如此,它还会让我们重新考虑什么是意识。

 

对石川来说,用木块雕刻人的行为和衣着的结构是他作品中的自然元素。这是一个结,是我们看似奇怪的行为。然而,”感受和创造”的心理功能可能隐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隐藏在时尚模特身上,出乎意料。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石川慎平的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81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黑白两色有颜色吗?-专注于铅笔画和绘画

 1560年代,在英国北坎普兰的博罗代尔矿区发现了优质石墨。  铅笔被剪成长长的细条,用绳子缠绕或夹在两块木头之间,作为书写工具。  铅笔画是用铅笔画出来的,铅笔画的范围很广,因为只用纸和铅笔就可以创作。铅笔画的特性难免会出现很多类似的作品,但另一方面,当代艺术家也在寻找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以便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 在本文中,我们将介绍一些走在黑白交织的铅笔艺术前沿的艺术家。 土田圭介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法鲁克-阿德南/法鲁克-阿德南 (Farrukh Adnan)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yumi Kunikat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Haruko Nagata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Fuma Kashiwagur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Takashi Fujit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人像的正面和背面

池田绫子是一位以肖像画形式输出情感的画家。她不以表现对象的细节为目的,如颜色、轮廓等,而是反映她的情感、思想和她自己内心的运动。绘画是一种自我表达,她用绘画的形式来勾勒自己的精神。 看来你的很多作品都是肖像画。首先,请您解释一下您的作品? -我的作品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所以我并不总是有一个特定的主题来画,但我经常画肖像。但是,我经常用当时的感受表达来画肖像。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以前经常画人。我还是喜欢画人,这不是故意的,但当我想到要在画中直接反映自己的情感来表达时,我觉得风景和抽象画不适合。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人像摄影是直接表达自己情感的最好方式。 鲜艳的R_02,53×45.5cm。 你作品中的人是用随意的颜色画出来的,而不是用写实的手法。这些图案是虚构的吗? -不,想象力不是我的专长,所以我画画的时候有一套原型。但是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却和我的形象不一样,所以有时候我在想,原型是否有用?身体各部位的颜色是在看图片的时候决定的,所以有时候皮肤的颜色是随机的,比如绿色。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的感受反映在我的画作中,所以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我当时的感受又回来了。我只有在完成一幅画的时候才会被说服,而不是在我工作的时候。 献给P_07,19.5×25.4厘米。 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名画家? -没有,但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我不能像漫画那样编故事,但我会画画,所以我决定去读美术学校。学校的倾向是叫我画全身,但我觉得脸更有趣。在学校里,我主要学的是插画,但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对"客户工作"的兴趣越来越小。我想画我想画的东西。 你说你的作品反映了你当时的情绪。但是你想画的东西会不会因为图案的不同而改变呢? -这要看情况,但我没有真正的流程。我想我在忙于其他事情的时候往往会画肖像。所以我觉得我在通过画画来释放自己的情绪。 去年秋天,我捡到一只麻雀,和它相处了大约两天,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一种冲动,想画一些肖像以外的东西。所以当时我画的是脸以外的图案。也许这个主题会改变,也许不会,这取决于我遇到的人或我对未来的看法。

艺术家介绍[由亲戚的作品]。

与亲戚职业相近的人并不少见。尤其是音乐人和运动员的地位非常突出,在统计上有一定的关联性。可以预料的是,有很多人的父母是艺术家,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到父母作品的影响。   然而,即使亲属不是艺术家,也会间接影响作品的创作。有时它们可以成为图案和灵感的来源。他们往往可以成为一个有抱负的艺术家的催化剂。以至于近亲的职业是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本文中,笔者想从侧面探讨这些亲属的职业与作品之间的关系。   父亲:贸易公司员工   Saori Kanda   当Kanda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由于父亲是贸易公司的员工,她在巴格达(伊拉克)和迪拜(阿联酋)待过一段时间。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中,她接触到了世界的美丽和日本的魅力。    她自称是"会跳舞的画家",她的艺术表演是以用全身感受音乐的波浪来作画为理念。身体本身也成为画作的一部分,在大屏幕上翩翩起舞。画家动态创作的笔触具有生命的活力,生生不息,消消不息。他们的循环就像一个生态系统。    肢体表现的作品与白贺和夫、杰克逊-波洛克的动作画一脉相承,而用灯光、音乐、舞蹈、香道、服装、发型、化妆、舞台艺术等充实空间的表演,作为独特的表演艺术受到高度评价,被评为世界遗产/冲绳此外,这里还被注册为世界遗产/冲绳中城遗址。他们还曾在奈良的天河台弁天神社、冈山的黍光彦神社、台湾、上海、香港等地进行献纳舞蹈表演。美国、瑞士、法国、哈萨克斯坦、印度、缅甸、菲律宾等。她还曾被邀请到日本。    她在世界各地旅行,吸收与当地人的接触,并以舞蹈家和画家的身份精力充沛地展示她的作品,超越了国家和种族的界限,但我们可以认为她的成长经历与她原有的经历密切相关。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康达的画作。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114   父亲:铁匠   Hiroko Tokunaga    童年时代的铁匠--"单造"的存在,似乎塑造了德永独特的创作态度。上大学时,她的专业是油画,但在探索了通过"做东西"而不是"画画"来表达自己的可能性后,她找到了雕刻丙烯板的方法。这就是她的极限。她现在的作品有一种当代"高大上"的感觉,但同时它又不仅仅是艺术。此外,它还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更基本的制作行为。    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她的父母是铁匠的缘故,但我不禁觉得铁匠和德永的作品和创作有共同之处。从远处看,她的作品很现代,很整洁,但同时也很没有人情味,很冷漠。它们就像铁匠刚刚锻造完成的铁制品。    不过,近距离看,这些切割出来的点和线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它们非常精致,但人们可以肯定地看到人类技艺的痕迹。这些作品的温情,似乎体现了铁匠世家事业代代相传的内在匠心精神。有。通过观察点与线的"堆积",观者"感知"到她从美术到"造物"的所有感觉,以及通过这种过渡获得的点与线的"连接",这是她在大学时代用画笔所体会到的。     点击这里查看德永宏子的其他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73   姐姐:服装商人   Shimpei Ishikawa    石川的姐姐是学时装的,所以在她青春期的时候,周围都是时装杂志。他在杂志T台上看到的模特都是对称的。艺术模特作为一个艺术家,一定会牵动石川的心弦。此后,在他的图案中开始出现类似模特的身影,即使是现在,石川对模特的兴趣也很高。这与他的工作基础有关,即"感受和想象"。    他经常用衣服遮住模特的脸和身体,使其变成与人体原形不同的形态。它已经完成了。通过人为的穿衣行为,他们就像娃娃一样变成了"被制造"的零件。不过,在跑道上行走的双腿是人类原形的一部分,可以说是"造与不造"。这两种元素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和想象"。这两部分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与想象"。因为有"作"的部分,所以"作或未知"的部分有一种空白。 这样一来,就鼓励我们这些模型的观众发挥想象力。    石川在他的作品中再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人为操纵的作品形式与观者无意识的形象共存,相互影响。他的作品,是通过实践完成的,其本质是一种创作过程。他创作的前提是里面有一个人,故意给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手被握住了。观者会自觉地意识到,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的部分,没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或未知"的部分。与作品的互动关系是以前后左右为界限的。 不仅如此,它还会让我们重新考虑什么是意识。   对石川来说,用木块雕刻人的行为和衣着的结构是他作品中的自然元素。这是一个结,是我们看似奇怪的行为。然而,"感受和创造"的心理功能可能隐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隐藏在时尚模特身上,出乎意料。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石川慎平的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81

科阿兰诺夫–具有动画与现实主义魅力的女孩

菲律宾年轻艺术家Coaranoff使用iPad创作半写实到动画的画作。她的作品描绘了引人入胜的人物,并以温暖和焦灼的色调渲染,创造出光与影的对比。 她的作品特点是注重女孩的姿态,而不是作品背后的故事,因为她喜欢描绘可能是某人记忆中的场景。她的绘画灵感来自于很多方面:音乐、朋友、演出和梦想,她希望人们能够享受这些记忆。 过去,她曾与音乐人合作,也曾翻唱过新发行的歌曲。我很期待未来能与音乐人和插画师合作。他希望继续扩大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活动范围,所以趁着他的作品还在,不妨去看看。       查看更多详情               查看更多详情               查看更多详情               查看更多详情               查看更多详情

本桥浩介的光栅限定版画限量发行150张。

沉默之王   15,000日元(不含税)   版本:150尺寸:高420×宽297mm工艺:亚克力镜片凹版印刷有框印刷。原创亚克力框架(+10,000日元) 照片中的画框仅供参考,并非原物。 ©︎KOSUKE MOTOHASI/TRiCERA,inc.版权所有。       TRiCERA欣然宣布推出本桥浩介的限量版印刷品"THE KING OF SILENCE",限量150张。 本桥1989年出生于日本兵库县,2013年左右开始艺术生涯,一直活跃在东京和纽约。本桥一直在问:"在我们这个时代,解决生与死的问题意味着什么?"他通过作品探讨了艺术作品和观众面对面时发生的关系性化学反应和意义。 ,在这次展览中,他采用光栅印刷的方式,创作出了一件可以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看到的作品,并且不断变化,仿佛是一个多变的现象世界。 请大家借此机会欣赏一下本桥作品中流淌的一部分直接面对生死的心跳。                             出售须知】(1)作品附带签名、编号的证书。 (2)版号不能选择。 (3)从您购买作品到发货,请允许大约2周至1个月的时间。 (4)因客户拒收工程而需重新交付的费用由客户承担。 (5)作品销售期为2020年12月8日至2021年1月8日。      

Don't Miss

肖像中的社会扭曲

我们为什么要画脸? 关于肖像画。

肖像是对特定人物外貌的描绘。在摄影、雕塑等各种输出方式中,以绘画方式输出的称为肖像画。 在近代早期,有一种绘画流派叫"肖像画",描绘皇室和贵族的形象,但随着照相机的兴起,写实绘画逐渐衰落,现在的肖像画是在博物馆里看到的。 在当代艺术中,以人的脸(真实的或虚构的)作为模块的案例很多,如安迪-沃霍尔描绘玛丽莲-梦露脸部的作品。无论是作为图案还是主题,艺术家们对脸部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 Hitoshi Tsuboyama  坪山的"组合肖像"系列,第一眼就唤起了一种疏离感和焦虑感。  坪山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晚期现代主义包括极简艺术的启发,他的画作以美感著称,以自己的空间概念为基础,通过色彩探索新的表现形式。  这部作品的主题是人们对某一事物的鉴别和认识的疑惑和质疑,这也许是它被称为"组合"的原因。脸部像轮廓线一样被划定,并涂上美丽的色彩,似乎在向我们询问一些关于肖像的外观和身份。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Changhee Lee  李的肖像画也不是似曾相识。她一贯选择年轻女性作为主题,她的画作混合了中世纪和奇幻的元素。  李国庆的作品虽然打着肖像画的名号,但却是他内心世界的进步表现。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Antonio Salas Cabrera / Antonio Salas Cabrera  安东尼奥-萨拉斯-卡布雷拉通过重建现有的图像来创作他的作品。他把一张现有的图像放到PC中,经过修剪和改变颜色后,输出的图像呈现出与我们熟知的现有模型不同的表情。  安东尼奥作品中的模特也是一件艺术品,我们可以说是通过双重透视来观察原作的人物,因为作品中的模特也是一个人物。然而,即使双重解释在不知不觉中被剪掉了,但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意识还是直接捕捉到了模型的身影。安东尼奥以模拟主义为基础的方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感知的解释。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代理人X  X探员是一个多媒体拼贴作品,他从美国漫画等现有的图像中汲取灵感,创造出一个独特的存在,虽然他的实验作品中很多人物都是人类,但他的作品种类繁多,令人惊叹。  在未来主义的美学和哲学、达达运动的社会评论以及从波普艺术到超级平面的当代艺术运动之间的独特交集中进行绘画,《<女王>》系列让人想起16世纪艺术家阿奇姆巴德的拼贴画式肖像。然而,当代的思想与数字一代的技术相结合,创造出了一件件和谐的艺术作品,但我们却感到了一种混乱和变态的感觉。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A.C.D.  这幅作品在很多直线的运用上让人联想到立体主义,但抽象的方法却是A.C.D.所独有的,它给观者一种硬朗的印象,而高饱和度、高色彩的画作则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尤其是"乐大王子",以简单的线段精确地表达了现代人的脸部表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人像摄影具有不同于其他领域的味道,因为它们往往表现出艺术家和模特之间的戏剧性。然而,在这个人人都在批量生产人像的时代,人像是描绘面孔的唯一方式,这证明了人的面孔和身份有着密切但不稳定的关系。

迈克尔-托恩斯,”纸上绘画1995-2019″

8月24日至10月12日由田口美术公司举办。     田口美术很高兴在今夏和秋季举办德国画家Michael Toenges的个展。Michael Tenges是德国画家,生于1952年,常驻勒沃库森。他的一些作品被科隆的科伦巴博物馆和瑞士的阿劳博物馆收藏。虽然他主要活跃在欧洲,但此次"纸上绘画1995-2019"个展是他的作品首次在亚洲亮相。本次展览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所有展出的作品都是在纸板上绘制的小件作品。据画廊介绍,这些小型作品并没有像其他大型作品或布面油画那样受到关注。虽然纸板上的小作品被认为是准备性的和零碎的,但它们值得注意,因为它们是他对色彩进行实验和斗争的证据。本次展览展出了他从1995年的旧作到为本次展览准备的最新作品。       Toenges通过在木板和画布上层层叠叠地涂抹油彩来探索色彩的多样性。滕格斯说,他主要关注的是色彩的安排、对比和构造,而不拘泥于形象和形式。他专注于探索色彩和颜料的物质性,他认为这是绘画的基本要素。   腾博会登录通常不提前准备草图,在没有参考图像和计划的情况下进行绘画。Tenges的绘画是自发的,没有任何特定的形象,但同时他研究了历史上其他画家使用的色彩构图,如乔托、弗拉-安杰利科、波提切利和戈雅。从不断的研究中获得的知识积累,似乎让他能够毫不犹豫地作画。   事实上,他的作品看似是一次创作,只是因为没有计划性,但从技术上讲,这个过程是将颜色涂在木板上,让其干燥,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过程。这样一来,他的绘画可以说是艺术史上对色彩运用的长篇研究。   由于他的作品具有快慢两种速度的特点,我们也能感受到两种魅力。首先是它们一下子就抓住了我们的注意力,就像天格画画时毫不犹豫的那一刻。第二,就像他努力的过程一样,让我们在他的作品前久久驻足,你可以在田口美术慢慢欣赏他的作品,直到10月12日。   迈克尔-托恩斯,"纸上绘画1995-2019"   日期:2019年8月24日(星期六)-10月12日(星期六)。 开放时间:下午1时至7时 周日、周一和公共假期休息 >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作品与艺术家内心的距离:论绘画的魅力。

 与艺术相关的词语非常多,定义的边界也不清晰。  绘画和周围的文字可能是这种倾向的一个特别明显的例子。  Drawing可以翻译为"线描"。换句话说,就是指用单色铅笔、钢笔或炭笔画线条的行为,强调画出的画面。在法语中,绘画相当于素描,但不同的是,绘画作品也可以算是历史作品。相对于绘画来说,绘画更多的是练习,绘画中有很强的表现元素。  绘画作品也会在博物馆中展出,因为它们能让人看到艺术家的技术和概念创作过程。本文为大家介绍10张画,希望大家能探究艺术家的真面目。 MATSUMOTO SAYAK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Aimi Numat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碗仔芋头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Takashi Fujit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Martin Zeihner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不同的目光,各有不同的距离

小樽NUKAGA的"凝视与距离" 凝视与距离》(2019)装置图 © KOTARO NUKAGA,由KOTARO NUKAGA提供。 你看过巴勃罗-毕加索和保罗-塞尚等历史和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吗?东京画廊KOTARO NUKAGA本月刚刚举办了这样一个展览。画廊举办了"凝视与距离"联展,展出了20世纪初至今的裸体绘画作品。虽然主题很有趣,但参与的艺术家名单也很有趣。 除了保罗-塞尚、巴勃罗-毕加索、埃贡-席勒等耳熟能详的艺术家外,展览还包括汤姆-韦塞尔曼、基思-哈林、马琳-杜马斯等20世纪的代表艺术家。此外,还有三位日本艺术家上榜:藤田刚治、斋藤诚、伊达幸政。知道日本新锐艺术家之一的伊田幸政只有29岁,就能理解这次展览的名单有多新鲜。本次展览的主题是"裸体画",我们在艺术史的背景下欣赏了当代和历史作品。 画廊认为,追溯裸体画的历史,就等于回顾艺术史,也就是艺术的演变。20世纪学院派结束后,作为现代艺术的开端,对身体的多样化描绘得到了发展。这要从塞尚说起。塞尚的裸体画风格不同于当时的其他画家。在整个作品的构图中,他刻意将身体作为绘画元素之一。他的"浴池"系列,利用三角形结构稳定构图,使人物与山水和谐统一,名声大噪,被称为现代艺术之父。 在扩大了他的物象描写范围后,各种艺术运动应运而生,包括野兽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和达达。例如,众所周知,巴勃罗-毕加索是受塞尚的一系列澡堂的启发,创作了《阿维尼翁的年轻妇女》。 凝视与距离》(2019)装置图 © KOTARO NUKAGA,KOTARO NUKAGA提供。 凝视与距离》(2019)装置图 © KOTARO NUKAGA,KOTARO NUKAGA提供。...

Feature Post

跨界者:艺术与陶瓷的界限。

 不可否认,"陶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古意。  如果你是日本人,你可能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本文化,比如插花、茶道,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你也可以肯定它与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是因为陶器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如果是原始的陶器,只能用泥土和火来完成。  然而,当代陶瓷艺术家和其他媒体一样,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青木胜洋、桑田拓郎、龟井敬吾等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质量高,而且赏心悦目。  日本的泥料和烧制方法多种多样,世界上有各种陶瓷艺术形式。在本文中,我想介绍三位来自日本的艺术家,他们为陶瓷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ukiko Yoshi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ori Osa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宠物变成了画

 动物过去不过是食物和工具。现在,每天都会给人类治病。  日文的英文有一个词叫"Animal Therapy"。是指通过与动物的接触,减少内在的压力,恢复心理健康的做法。虽然学术上的证据不多,但生活在现代日本这样一个宠物重地的国家,人们对与动物接触的积极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有趣的是,很多人在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站上观看别人的宠物。这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治病。单看这情况,似乎即使人类是虚拟的动物,也可以进行动物治疗。  本文探讨的是拉斯科和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中所描绘的动物与艺术的关系,据说这两幅壁画是艺术的开端。 英加-马卡洛娃 / 英加-马卡洛娃。  Inga Makarova是一位艺术家,她的作品涉及的动物范围很广,从典型的宠物动物如狗和猫,到危险的昆虫如蜜蜂,以及外来动物如变色龙。她善于抓住每一种动物的生物特征,提取与人类文化的共同点。  狗经常被描绘成图案,也许是因为马卡洛娃对狗的情感依赖。色调鲜艳毒辣,但她对狗的喜爱却表现在小小的身躯上,有些可爱。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Airi Kumori  熊森是另一位对动物有深刻洞察力的艺术家。  然而,除了马卡洛娃对动物的宠爱凝视,抽象的程度也更上一层楼,这或许是因为在他的脑海中正在进行着对动物形态的解构。  他巧妙地运用复杂的几何线描与简化的图案、静态与动态的形象的二元对立,描绘了以动物为基础的动物和神灵。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动物,经过改造,时而琅琅上口,时而惊恐万分,每个动物的特点都被夸张地表现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家还把通常被认为是无意识的动物,当作和人类一样具有明确意识的生命,以创造一种人物形象。在西方也能看到动物的特征,但即使在这方面,日本人特有的夸张的面部表情和奔放有力的笔触,也让人联想到鸟兽的漫画。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ko Hizume  有的艺术家采取与以上两位艺术家不同的方法来画动物。胧胧就是其中之一。  胧胧描绘了身着经典日式和西式时装的智慧、野性、坚强的女性之美。两侧是我们很少能直接看到的动物,如老虎、仙鹤、汪星人等。据说,这种画风是来自于对母亲和动物的感恩之情。  图案中的两位女性都有着端庄的外表,她们的精神力量隔着屏幕向我们袭来。而动物正是作为一种媒介,通过它向我们传递这种灵性的功能。老虎更增添了力量,而蜥蜴则加速了女性不羁的印象。  纵观希泉的作品,我们可以共同感受到自然人与动物的形象,两者之间的关系会在观者心中得到重申和重新思考。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由于宠物热潮空前高涨,2003年家中饲养的宠物数量超过1900万只,超过了15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动物不仅仅是食物和工具,而且越来越有机地融入人类社会,如何对待动物这个问题,答案或许就在艺术之中。

将光带入形体–采访藤野真司。

 他曾在日本举办过多次展览,并在2019年参加了斯洛文尼亚的驻场艺术家计划。藤野真司一直在欧洲与艺术家们一起充满活力地工作、创作和展览。我们采访了他,了解他是如何成为一名艺术家的,以及他对处理光的作品的看法。  "光的标本"系列,将透明的笔触涂抹在玻璃和亚克力上,通过作品放置地的光线来实现视觉效果。该系列作为藤野的代表系列之一,以"光能给我们看什么"为主题进行创作。藤野对光有着特殊的兴趣,但光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说如下: 光无处不在,不分地点,根据观者的内心状态,可以有不同的感知方式。  对于人类来说,光是我们普遍存在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它又是那么难以捉摸。藤野说,他受到詹姆斯-图瑞尔等艺术家的影响,他们把光当作一种材料。藤野进入专业创作领域的第一步也与光有关。  他说:"我在艺术高中和艺术大学学过艺术,毕业后做过策展人,但我陷入了'逻辑思维',我的处境非常拘谨。后来,我去旅行,看到美丽的自然光照进房间,当我茫然地注视着它时,我就能从"逻辑思维"中解脱出来,获得自由。  这段最初的经历是藤野的一个转折点。这段最初的经历对藤野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他得到了一种来自光的启示。在藤野的背景中,又有一个有趣的情节,反映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告诉我们。  我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小旅馆。从小到大,我不断地接触到外面来的人和送回来的人的循环,这让我意识到'人是多样的'。  "光的标本"系列作品中,作品的体验不仅是由作品本身形成的,也是由作品的安装环境和观者的视角形成的。这也是藤野作品的主题。 我想让那些忙碌的人们来接我的作品。如果他们能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光景足够美丽,我会很开心。  "光之标本"系列是以人的多样性为前提的。它的包罗万象的温柔就像阳光一样。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藤野真司的作品。

银座柳画廊:东京西画的灯塔。

踏入银座柳画廊 银座柳画廊主人的包容使命 加强日本的艺术声誉 在哪里可以买到银座柳画廊的特色艺术品? 踏入银座柳画廊 东京有很多文化中心,但银座以其艺术性在其中脱颖而出。从银座柳画廊开始,银座拥有许多东京最好的艺术空间。我们很荣幸能在银座举办个展,在这里举办个展可以永远改变艺术家在日本的发展道路。 自1994年起,该画廊成为日本艺术家在轻松、现代的环境中展示西式绘画的基地。 当你走进画廊,你会看到日本当代艺术家的西式画作,这些画作是店主野野义彦根据个人对艺术家美学的鉴赏能力挑选出来的。展出了许多风景、人像、静物等具象题材的原创油画作品,给人以独特而温暖的感觉。 Hiroshi Okano负责风景画,Takumi Arita负责壁画,Minoru Hirota和Nobuyuki Shimamura负责肖像画:......。这些都是多年来因与野野先生关系密切而经常在银座柳画廊被介绍的艺术家。此外,以漫画见长的福永明子、以精准山水画著称的松泽真纪等女性艺术家也备受关注。 除了这些艺术家外,我们还想不定期展出新近加入画廊的北尾玲子、邦腾斯等新锐艺术家的作品,以及马蒂斯、雷诺阿、达菲、夏加尔、毕加索、藤田浩二等国际印象派经典画家,以及强调东方题材和技法的日本著名艺术家的作品!. 银座柳画廊老板的首要任务。 Noro先生对艺术的热情并不局限于画廊的经济成功。10多年来,野野先生一直在举办"银座画廊之旅"活动,带领观众参观银座各家画廊的同步展览,旨在恢复只有艺术才能带来的创造和发现的激情。 巡回展不可避免地需要参观竞争的画廊,但Noro并不担心会失去顾客,因为他的最终目标是"振兴日本的艺术产业"。他认为,多元化是继承银座丰富的艺术文化的关键,他欢迎其他画廊的存在,与艺术收藏家分享这种多元化。 在日本,个人收藏艺术品并不常见。据说,所有家庭中只有30%左右的家庭拥有艺术品。我想在日本人的心中灌输个人收藏的理念。在欧洲和美国,情况恰恰相反,很少能找到一个没有艺术品的家。这就是为什么我试图在我的画廊里收集高质量的作品。 我曾听到一位顾客说:"感谢艺术,我不再有自杀的念头。真正的艺术具有直接与观者心灵对话的力量。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体验到艺术,所以我的画廊专注于介绍具有优秀技能的艺术家,并推动日本艺术界的发展。 在Noro渴望活跃日本艺术和文化的背后,是他的成长经历。诺诺出生于一个艺术商人的家庭,从小被艺术之美包围,他想把自己的人生经历与他人分享。 在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带我去了小矶良平的画室和轻井泽,在那里,我有幸与许多当时最伟大的西式画家和艺术家,如若田华、伊藤清永等共处。在我的家族传统中,家族的每个成员都与艺术家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我很幸运能够认识他们。 诺诺天生就对艺术有着多方面的鉴赏力,但他的父母从来没有像日本文化中常有的那样,要求他接管家业。大学商学专业毕业后,野野先生最初以为自己会在一家大型贸易公司工作。在找工作的时候,他意识到艺术行业在召唤他,于是他开始在一家在日本和法国有活动的国际画廊做经销商。之后,他接管了家族企业,几年后成为东京银座梅田东京画廊的经理。在经营画廊三年后,他决定在东京的艺术中心建立自己的事业。 他凭借在优秀作品中培养出来的艺术知识,吸引了有才华的画家,为日本艺术家创造了一个新的基地。...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