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9, 2021
Home Curator’s Eye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当然,家中艺术品的摆放位置是由个人决定的,但放在床边如何呢?餐边柜的住户可能是一个钟、一盏灯、眼镜、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把一件艺术品放在一个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岂不是对你生活的一种刺激?
从早安到晚安,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一天的生活,如何?

Atsushi Kaneoya


Avator#418 x 23 cm

阿凡达#1110 x 19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ichi Higure

SALT ARMS M36
No119.3 x 24.3厘米
)。
SALT ARMS PPK/S
No219.3 24.3 cm
.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 Namura

NIPPON
POSE10 x 16 cm

魂下H 7cm x W 14cm x D 6cm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Celia Debras / Celia Debras

失重感
APE-A0517 x 12厘米
惰性机芯
MI_A1521 x 4 cm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hin Ogura

KONETA
什么都没有H 8.5cm x W 9cm x D 8.5cm
KONETA森林
水滴H 9cm x W 8.5cm x D 8.5cm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egumi Yamamoto


无名
植物
高20cm×宽20cm×深70cm
深呼吸
高40厘米 x 宽14厘米 x 深15厘米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eka Komatsu


一起
走吧
H 12.5cm x W 5.5cm x D 13.5cm
你要带我去哪里
高12.5厘米×宽6厘米×深18厘米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出生在日本东京。在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他在一家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社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2019年他加入了新创公司TRiCERA,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点播媒体。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自有媒体。他的写作速度很快,在为杂志社工作时,他一个人就能在一个月内写出150页。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大垣真野|为演讲而画。抽象绘画,表现原始叙事。

真野高明1976年出生于滋贺县,2006年在出生地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他曾就读于京都艺术大学,在柏林的"BERLINER LISTE"和纽约的"ART EXPO NY"等国内外展览,以及散文、摄影集等媒体。 主要使用丙烯画的马诺,对20世纪40年代的抽象表现形式如enformel有一定的认识,他说:"作为一种技法,我不做特别困难的事情。我直接把颜料涂在画布上。我想传达的信息是,绘画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就像幼儿涂鸦一样。从小生长在一个艺术家庭,父亲是日系画家,母亲是音乐家,事实上,创作和自我表达都是简单的日常活动,并没有让马诺对艺术有特殊的认识。 他的创作根源在于19岁时的一次神秘体验,他把爱、光、希望、自然等原始主题,用抽象表现主义的手法在创作中转化为绘画。他从横尾忠则、堀尾诚司等前卫派艺术家那里得到启发,看似对绘画史充满诚意,但同时又将目光投向了作品之外的"与他人沟通"。换句话说,从某种意义上说,马诺的绘画可以说是基于自然、大地等人类大的视角而发出的信息。仿佛这个星球上发生的所有现象。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网页

加藤公介个展”Re-scope”将举行。

TRiCERA将于2012年2月20日至27日举办加藤公介个展"Re-scope"。加藤一直在创作,通过景观的分解和重建这一关键词,来指涉景观的结构和视觉本身的模糊性。这次以"别人的观点"为概念,加藤将展出以引用SNS的图片为基础创作的约12幅画作。 在社交网站上上传的很多照片都是"别人的观点",并不是我们自己实际经历过的,但在数字化转变的今天,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地接收大量的"别人的观点"。但在今天,通过数字化的转变,我们不断接收到大量的"别人的观点"。也许我们通过第三人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比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更多。 加藤的画作描绘了信息转换的边缘,景观被分解,其色彩和形式被折叠。通过他的作品和展览,他旨在让我们有机会重新思考我们如何看待事物,在我们数字化的视觉世界中,"看"意味着什么,以及"看"从过去到现在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希望您能喜欢加藤公介在画布上的实验和冒险,因为他在探索风景和视觉。 展览信息期间:20/02/20 - 2021/02/27地点:TRiCERA博物馆东京都港区高轮3号。-东京都港区高轮大厦22-5 SDS*为防止新的冠状病毒感染,本次展览只接受预约。 请使用以下表格进行预约。 ,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点击这里进行预约

艺术与电影–由场景和图像引导的电影和绘画之间的共鸣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把两件事放在一起:电影和艺术。 一部电影有很多元素,如图片、音乐、故事等。 一部电影有很多元素,如图片、音乐和故事,每个人可能有不同的观点,对一部电影有不同的感受。 因此,即使我们说要把它们都搭配在一起,我们也需要首先决定如何搭配它们。 你需要首先决定。首先,你需要思考构成一部电影的元素。 我们将尝试把它们应用于各种艺术。 剪切、场景 → 绘画、摄影 场景、序列->视频艺术 声音(BGM)->声音艺术 演戏,演员的身体→表演 剧本、情节 → 小说、文学、诗歌等。 布景、演员的身体 → 雕塑 这样来看,我们可以说,电影是一种综合的艺术形式,就像舞台一样。 将电影作为一种综合的艺术形式用单一的艺术作品来表达并不是不可能。 这不是不可能的,但有点困难,所以这次没有把整部电影和作品搭配在一起 这一次,我没有将整部电影与作品配对,而是将作品与电影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场景配对。 所以,我这次要把三部电影配对。...

窥探美国当代艺术的流变–美国艺术家特辑。

当你想到美国艺术或艺术家时,你会想到什么或谁呢? 8月是美国艺术家欣赏月,这是发现新的美国出生或在美国的艺术家的好时机。 二战结束后,此前一直标榜全球影响力的欧洲国家无力保住自己的实力,美国奋起直追。不仅在政治、金融领域如此,在艺术领域也是如此,美国文化的弘扬和输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尤其是波普主义、极简主义等艺术运动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Roy Lichtenstein, Andy Warhol, Jean-Michel Basquiat, Donald Judd, Frank Stella......。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我们才能享受到今天的艺术。美国的政治形象在我们这些非美国人看来,可能没有那么高尚,也可能没有我们现任总统希望的那么伟大。 但幸运的是,世俗的事务对我们享受艺术创作没有影响。让我们带着来自希望与梦想之地的光辉艺术,踏上快乐的逃亡之旅。 Brian Schorn A.C.D. 赛斯-金 劳伦斯-李 Edward Burden 现金-库珀 Sandra Mack-Valencia Carl Goss Clint Imboden

毒药与净化的故事

白鹭1996年出生于爱知县,2019年移居东京,开始了她的艺术家生涯。今年3月,她在银座的山茶花画廊举办了首次个展,由山下舞子策划。我们和她聊了聊她的活动,重点是她的作品和制作,她的作品是以"剪出瞬间的故事"为立场的彩绘油画和她称之为"雕塑"的画框组成的。     我想问一下您的作品的外貌,您的作品有的分画框,有的不分画框。你自己把框架部分称为"雕塑",并把它从框架中分离出来,作为装饰品。我想问的是,这部分木框在士郎先生的作品中处于什么位置。 -一般来说,相框具有很强的装饰品内涵。它是作为一幅画的装饰。对我来说,我没有意识到我在创造一个独立于绘画和画面的存在。我又不是在画一幅画,然后给它装一个手工框。如果我把它设置成画框,难免会让人觉得它是画的装饰,但它不是为了画而存在的。不是说一个演主角,一个演配角。   我认为二维和三维作品很难区分。你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认为我的作品是否是二维的,我并没有限制自己。最早用这种形式创作的作品之一是《老人与海Ⅲ》,它的创作是从故事中剪出一个瞬间,我用画框把这个瞬间保留下来。首先,相框是用来保存重要照片和记忆的。但木框并不是画面的装饰,所以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平面,也没有把它当成画面的主要部分。另一方面,这也不是一部立体的作品。所以两者都不是,也很难分开。我觉得没必要。   例如,有的艺术家试图站在二维和三维作品的边界上,如理查德-塔特尔或最近日本的安井隆之助。你是否也有这种意识? -不,我没有特别意识到这一点。一开始,我就不喜欢画布的方正。我厌倦了它是一个固定的形状。如果只是一幅画,有角有边,如果是纸,还有纸的厚度,但这些东西让我很困扰。这让我很困扰。如果我要在画布边上钉个钉子,我肯定要把它藏起来。看样子是碍于情面,我也没办法。我是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人,但当我还没到东京的时候,我正在工作,画布的形状让我很困扰。我想我是不习惯的。于是,我决定到外面去,从一块方形的画布开始。一开始,更多的是一种动力,就像"我们来做吧"。   我到达了框架,作为一种"突出"的手段。是意外吗? -不,逻辑就在那里。所以...我觉得这和意外有些不同。我想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会更加广阔。   将画布修饰成形体的表现方法有各种先例,如撕画布、剪画布、烧画布等。其中,它推进到画的外围这一点很有意思。 -我不想在画的表面做任何暴力的事情。我不想划伤它。     你以"画布之外"为理念创作的第一件作品是什么? -在意识方面,我会说《老人与海Ⅲ》。那是一部作品,其中很多事情都变得清晰起来。但这不是我的方向诞生的地方,在此之前还有其他作品(使用木框)。所以...我想这更像是一种发现。以前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我一直在无意识地做的事情,我想,原来是这样的。现在我觉得我在调整自己的做事方式。   如《鲸鱼与浪花》是一件没有框架的圆形作品。您刚才提到您有一种"切出故事的作品方式",换句话说,您是不是一开始就想把故事中的某个瞬间或者某个主题变成艺术作品,然后在实践的过程中,有的时候需要区分画和画面,有的时候不需要? -是的,没错。所以要看(是否使用框架)。如果你使用框架,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也有作品没有。并不是说没有他们就不能完成工作,而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用他们的方式。在鲸鱼和波浪的情况下,它没有出现的必要,它走的是另一条路,或者说,它走的是使支撑圆的路。这是最自然的工作。如果没有它,工作将是完整的。画面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它是作品的自然形态。     所以框架只是表达方式的延伸。有故事,有画,有的还有画框和可变形的支架。 -是的,所以无论如何,对我来说,没有理由把它们分开。它们都是由一个表达式连接起来的。而不管有没有框架,我所做的都是一样的。比如像《鲸与浪》,有的作品描绘的是经过人类之手改造过的生物,或者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风景或地方。我觉得这种作品应该有一个框架。所以要看情况。   从形式转到内容,你前面提到的故事有没有像电影或小说一样,有一个时间轴?你是指先有时间的流动,还是先有影像? -主题是第一位的。有我想描写的主题,还有就是周围的那种人,涉及的人和地方。以这个对象为轴心,我想到的是看到它的人看到的风景,他们记忆中的场景,以及他们的大脑内部。结果,我把故事或时间删掉了,但主题是第一位的。这更像是一种瞬间的叙述。这是一个瞬间的故事,就像10秒或10分钟出现的人。我不考虑一辈子。   听起来,你的重点是人物的记忆。 -不一定是人,但记忆可能是。所以我可能会想到故事中的生物所见过的风景,遇到过的人,过去的对话,过去存在过的地方。当初用相框的时候,也是和记忆和回忆联系在一起的。     假设你关注的是记忆,那么这个图案的来源是什么?它们是完全虚构的还是你从周围环境中获取的? -这几乎就像图案来自另一边,但我不知道,我做笔记。我把生活中看到的事情,引起我注意的事情写下来。我把那些让我觉得"哦,我想画这个"的东西写下来。我收集碎片,有些东西特别习惯出现在我的作品中,比如汽车车灯、泥塑等,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作为我作品的主要主题出现的。   比如说在讲故事方面,小说可以用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来写,但是你在创作时采取的视角呢? -这可能是图案的观点。所以我认为第三人称比较接近。它包括我自己的想法,但最接近的是动机。我想的是图案或第三人的想法,我也想的是天气和湿度。不知道这个图案在哪里,或者曾经在哪里,周围的环境又是怎样的。例如,如果作品的主题是泥塑,我就会想到过去制作泥塑的人,或者是与泥塑相处时间较长的主人。我想到了那个地方存在的一切。     谈到你的笔记时,你说你写下了"你想画的东西",这里面有什么共同点吗?你们的作品有什么共同点?你选择的图案和画材,和你所追求的世界观有关系吗? -基本上,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但肯定有相似之处。它可以是黑暗的,有点可怕的,神秘的,有毒的,或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过,也有光明的一面。但我觉得这更像是我想通过艺术创作来净化它们。我现在不用黑色,但可能是因为不平衡。如果我用它,最后会画得比较暗。我觉得这有点不一样。即使根部有黑暗,也应该有光明。也许我有强烈的欲望,想让它变得干净。   涤荡负。 -是的,很接近。根本上是我的,表面上是为别人服务的。我不知道是作品本身的制作,还是那一刻的离开,才是净化。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我觉得通过我的滤镜把它投射成一件艺术品,是一种净化。所以我才用白色的颜色。很平静,不是吗?     我想谈一下您的背景,但比如说您印象中的很多艺术家是否也有这样的世界观? -我不知道。席勒、博纳尔、大仲马、佩顿、怀斯,还有村濑京子和克里斯-胡辛-康、滨州,还有无数的人,但我不知道他们有多接近。我喜欢它们,但我不认为它们是一样的。我觉得很多时候它们不是我应该画的作品。但哈玛索伊,是的,因为它不舒服。......。我的预科学校的一位老师说过:"哈默肖伊的魅力在于不舒服的感觉。"当我觉得工作中缺少什么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句话。   当代画家很多,但你是否一直对当代艺术感兴趣? -不尽然,我高中时主修的是油画,但我在那里学到的是传统的油画。那是一个讲究技巧、讲究如何绘画的学校。那是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在研究我现在的作品是如何形成的时候,我就爱上了它。     这有点偏离主题,但你从爱知县搬到东京,开始了你的职业生涯。今年是你来东京的第二年,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来东京的? -这只是一个动机的问题。我没有上过美术学院,但在流浪了两年后,我决定继续小打小闹地做艺术。我辞去了预科学校的工作,打工维持生计,但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没怎么画画。......。我想一年大概有两三张照片。我会工作,回家,很累。就在这期间,画家山下敦子找到了我。他说:"如果你想继续,东京是一个更好的地方。来东京吧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环境完全不同,传来的信息也完全不同。   在某些方面,当代艺术是一个战略世界。您的第一次个展是在移居东京后的第二年举办的。而它的策划人是山内舞子。你的开局非常好,但你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定位? -我不知道,我真的没有考虑过定位什么的。也许只是还不清楚。但有些作品是我喜欢的,我看的时候就是这样,我觉得有艺术家发自内心喜欢的作品就好。我想做这样的工作。剩下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我想的就是这些。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的感情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     你的工作会不会有更大的变化?比如说,你会不会完全停止使用框架?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画家。所以我并不打算把我的作品局限在绘画上。但这也不代表我是个雕塑家。在未来,我正在思考我的作品的各种方向,比如使用同样的支撑物(不把画布和画框分开),或者增加画布的厚度,但我并没有停止绘画或绘画本身的打算。......。我想我是会画画的。但我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方式。此刻。   点击这里进入TRiCERA页面。

Don't Miss

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锐数字画家。

数字绘画是否应该被视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当然,这一点毋庸置疑。当然,它不同于传统艺术的画布和油画、丙烯颜料等写实材料,但它仍然需要绘画、构图等艺术技巧,最重要的是创意。 此外,数字绘画可以比以前更及时地反映当前的世界形势。无论是对当时皇室王子的写实肖像,还是对战争的立体主义演绎,总能成为历史的镜子和视觉记录,这也是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元素,2020年之后有很多不可忽视的事件发生,越来越多的数字艺术家在描绘这前所未有的一年。 大多数数字作品以版画的形式到达我们面前,不言而喻,缺乏立体感,也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原创"。但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特有的简洁线条和难以想象的色彩运用。句首的答案是,这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应该承认新的风格。你将会被这种独创的、毫无争议的艺术力量所折服。   Le Thai Huyen Chauo   一个新兴的迷幻色彩的魔法师。她玩世不恭地将封锁下的日常景观变成了世界末日的迪斯科。       fkXrnbw   艺术的塔巴斯科。严酷的幽默与超现实主义的结合。扭曲的创意让你在"梦中梦"中惊醒。         SAD MARIA   温柔的一巴掌,促进了人们对心理健康的认识。简约的构图强调了信息。       이창희   邀您参加一场融化的幻想曲--细节和图案的复杂组合。      

宠物变成了画

 动物过去不过是食物和工具。现在,每天都会给人类治病。  日文的英文有一个词叫"Animal Therapy"。是指通过与动物的接触,减少内在的压力,恢复心理健康的做法。虽然学术上的证据不多,但生活在现代日本这样一个宠物重地的国家,人们对与动物接触的积极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有趣的是,很多人在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站上观看别人的宠物。这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治病。单看这情况,似乎即使人类是虚拟的动物,也可以进行动物治疗。  本文探讨的是拉斯科和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中所描绘的动物与艺术的关系,据说这两幅壁画是艺术的开端。 英加-马卡洛娃 / 英加-马卡洛娃。  Inga Makarova是一位艺术家,她的作品涉及的动物范围很广,从典型的宠物动物如狗和猫,到危险的昆虫如蜜蜂,以及外来动物如变色龙。她善于抓住每一种动物的生物特征,提取与人类文化的共同点。  狗经常被描绘成图案,也许是因为马卡洛娃对狗的情感依赖。色调鲜艳毒辣,但她对狗的喜爱却表现在小小的身躯上,有些可爱。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Airi Kumori  熊森是另一位对动物有深刻洞察力的艺术家。  然而,除了马卡洛娃对动物的宠爱凝视,抽象的程度也更上一层楼,这或许是因为在他的脑海中正在进行着对动物形态的解构。  他巧妙地运用复杂的几何线描与简化的图案、静态与动态的形象的二元对立,描绘了以动物为基础的动物和神灵。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动物,经过改造,时而琅琅上口,时而惊恐万分,每个动物的特点都被夸张地表现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家还把通常被认为是无意识的动物,当作和人类一样具有明确意识的生命,以创造一种人物形象。在西方也能看到动物的特征,但即使在这方面,日本人特有的夸张的面部表情和奔放有力的笔触,也让人联想到鸟兽的漫画。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ko Hizume  有的艺术家采取与以上两位艺术家不同的方法来画动物。胧胧就是其中之一。  胧胧描绘了身着经典日式和西式时装的智慧、野性、坚强的女性之美。两侧是我们很少能直接看到的动物,如老虎、仙鹤、汪星人等。据说,这种画风是来自于对母亲和动物的感恩之情。  图案中的两位女性都有着端庄的外表,她们的精神力量隔着屏幕向我们袭来。而动物正是作为一种媒介,通过它向我们传递这种灵性的功能。老虎更增添了力量,而蜥蜴则加速了女性不羁的印象。  纵观希泉的作品,我们可以共同感受到自然人与动物的形象,两者之间的关系会在观者心中得到重申和重新思考。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由于宠物热潮空前高涨,2003年家中饲养的宠物数量超过1900万只,超过了15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动物不仅仅是食物和工具,而且越来越有机地融入人类社会,如何对待动物这个问题,答案或许就在艺术之中。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艺术奖东京丸之内2019的评价

展示日本当代艺术的最新动向的展览。     6月5日至20日,在东京有乐町和大手町的丸之内地区,举办了日本最成熟的青年艺术家艺术奖--"东京丸之内2019年第13届艺术奖"。为了发现和培养有才华的年轻艺术家,该奖的指导委员会一直在观察全国各地的艺术大学和研究生院举办的学位展。被提名的作品将在丸之内展出,稍后将在东京颁发大奖和评委会奖。除执行委员会奖和评审团奖外,"丸之内奖"将由观众投票产生。         本次展览的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它不仅要发掘隐藏的艺术家,还要将丸之内作为一个艺术区进行开发。   展览在丸之内地区的大手町中通大道上的国际大厦、新东京大厦、新丸之内大厦以及大手町中通大道上的行子千花画廊举行。   丸之内作为东京的中心地带,被摩天大楼所包围,是年轻艺术家的舞台,同时也让平时难以欣赏到当代艺术的城市居民能够方便地接触和欣赏展览。行子千花画廊建在通往东京站的地下人行道上。后来,知道了它的特殊位置,画廊不仅被评为"东京艺术奖",还被评为"东京丸之内艺术奖"。   因此,在过去的13年里,该展览成为连接优秀青年艺术家、城市居民和城市发展的纽带。所以,我们不仅能够关注作为日本当代艺术发展趋势窗口的著名艺术奖项,而且能够从中发现价值。   被提名的作品共有25件,在东京丸之内展出。艺术家来自以下大学和大学院:东京都艺术设计大学、多摩艺术大学、武藏野艺术大学、东京造形大学、城西艺术设计大学、京都艺术设计大学、京都艺术设计大学、名古屋艺术设计大学、京都市艺术大学、东北艺术设计大学。我还创作了绘画、雕塑等各种类型的艺术作品。摄影、印刷和安装。   作为日本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奖项之一,我们每年都期待着这个奖项对艺术家、观众和城市的价值。   更多关于展览的信息,请访问http://www.artawardtokyo.jp/2019/。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现居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音乐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Feature Post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无边界–或者说是关于穿越的力量。

TRiCERA将于11月21日(周六)至12月5日(周六)举办"NO BORDER"群展。在这篇文章中,小编想为大家讲解一下选择艺术家的要点以及每个艺术家的亮点。   享受"不可知性"的艺术 本次展览,我们选取了一些作品难以用流派或线条来区分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无法用传统的方式来欣赏。 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国外,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有很多艺术流派。我觉得这次入选的很多艺术家在现有的框架内很难解释。但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事实,可能证明他们有新的东西可以提供。 当然,我们可以用眼睛去欣赏作品,但我们可以用文字去欣赏作品,这可能是当代艺术的一种特权。 ,希望您能欣赏到艺术家本人在颜料和画布背后的思想。   关于参展艺术家 - 兴趣点   平田直哉|平田直哉 平田,1991年出生于长野的艺术家,他的特点是利用从互联网上收集的数据在虚拟空间中创作雕塑的态度。所以他自称是雕塑家。平田认为"雕塑是具有空间性和时间性的东西",他所做的是传统的雕塑作品,只是对现有的空间和材料(钢和木头)做了不同的处理。他的作品让我们思考:"数字和真实是同义词吗?而最重要的是,它是我们作为现代人质疑空间和时间的一个机会。     先知》2019年33×27.5cm 铝合金数字银版印刷版1/3       查看工作细节   畑直之 - 畑直之 旅居日本九州的畑,近来以在被摄体上涂抹色彩的方式进行摄影创作。人的眼睛看东西,是通过反射光来判断颜色的,但当我们看畑的作品时,可以直接联想到我们看到的颜色未必是真正的颜色。在某种程度上,你的摄影作品就像是对人类视觉的考验。     g/b//u/#1 2020年29.7×42cm数字银印版1/10       查看工作细节   西木俊介|西木俊介|西木 俊介 西岐是一位以画布为展示对象进行绘画创作的画家。对于我们这些大部分信息和通讯都依赖智能手机和PC的人来说,终端的显示效果离我们的眼睛和视觉本身就很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存在本身就是非常立体的。他们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就好像你自己把我们的眼睛挖出来了一样。     日常生活与荒诞 2019 60.6 × 91cm 布面丙烯油画       查看工作细节   忠野绫香 - 忠野绫香 忠野绫香是一位以日本画的技法和当代绘画为主题的画家。她创作的山水画描绘了"我们人类有一天会消失"的短暂一面。在日本的绘画中,使用的是矿物制成的颜料,所以画的表面是粗糙的,我觉得这种对事物的感觉,结合田野"永恒的缺失/事物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主题,产生了一种很感伤的效果。     还在路上 2020年 35×50cm 矿物颜料 木板和纸       查看本作品的详细信息   曾超 出生于中国的曾超,是一个将中国画传统与当代绘画混搭的人。在中国,对一幅画的传统评价点是"气势表现的多少",他通过刻意让笔触可见,表达了艺术家在绘画时的呼吸和情绪的波动,让气势可见。换句话说,它们是画家的存在非常明显而又隐蔽的绘画。     KS190829 2020 53×53cm...

跨界者:艺术与陶瓷的界限。

 不可否认,"陶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古意。  如果你是日本人,你可能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本文化,比如插花、茶道,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你也可以肯定它与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是因为陶器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如果是原始的陶器,只能用泥土和火来完成。  然而,当代陶瓷艺术家和其他媒体一样,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青木胜洋、桑田拓郎、龟井敬吾等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质量高,而且赏心悦目。  日本的泥料和烧制方法多种多样,世界上有各种陶瓷艺术形式。在本文中,我想介绍三位来自日本的艺术家,他们为陶瓷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ukiko Yoshi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ori Osa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艺术家介绍[由亲戚的作品]。

与亲戚职业相近的人并不少见。尤其是音乐人和运动员的地位非常突出,在统计上有一定的关联性。可以预料的是,有很多人的父母是艺术家,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到父母作品的影响。   然而,即使亲属不是艺术家,也会间接影响作品的创作。有时它们可以成为图案和灵感的来源。他们往往可以成为一个有抱负的艺术家的催化剂。以至于近亲的职业是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本文中,笔者想从侧面探讨这些亲属的职业与作品之间的关系。   父亲:贸易公司员工   Saori Kanda   当Kanda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由于父亲是贸易公司的员工,她在巴格达(伊拉克)和迪拜(阿联酋)待过一段时间。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中,她接触到了世界的美丽和日本的魅力。    她自称是"会跳舞的画家",她的艺术表演是以用全身感受音乐的波浪来作画为理念。身体本身也成为画作的一部分,在大屏幕上翩翩起舞。画家动态创作的笔触具有生命的活力,生生不息,消消不息。他们的循环就像一个生态系统。    肢体表现的作品与白贺和夫、杰克逊-波洛克的动作画一脉相承,而用灯光、音乐、舞蹈、香道、服装、发型、化妆、舞台艺术等充实空间的表演,作为独特的表演艺术受到高度评价,被评为世界遗产/冲绳此外,这里还被注册为世界遗产/冲绳中城遗址。他们还曾在奈良的天河台弁天神社、冈山的黍光彦神社、台湾、上海、香港等地进行献纳舞蹈表演。美国、瑞士、法国、哈萨克斯坦、印度、缅甸、菲律宾等。她还曾被邀请到日本。    她在世界各地旅行,吸收与当地人的接触,并以舞蹈家和画家的身份精力充沛地展示她的作品,超越了国家和种族的界限,但我们可以认为她的成长经历与她原有的经历密切相关。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康达的画作。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114   父亲:铁匠   Hiroko Tokunaga    童年时代的铁匠--"单造"的存在,似乎塑造了德永独特的创作态度。上大学时,她的专业是油画,但在探索了通过"做东西"而不是"画画"来表达自己的可能性后,她找到了雕刻丙烯板的方法。这就是她的极限。她现在的作品有一种当代"高大上"的感觉,但同时它又不仅仅是艺术。此外,它还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更基本的制作行为。    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她的父母是铁匠的缘故,但我不禁觉得铁匠和德永的作品和创作有共同之处。从远处看,她的作品很现代,很整洁,但同时也很没有人情味,很冷漠。它们就像铁匠刚刚锻造完成的铁制品。    不过,近距离看,这些切割出来的点和线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它们非常精致,但人们可以肯定地看到人类技艺的痕迹。这些作品的温情,似乎体现了铁匠世家事业代代相传的内在匠心精神。有。通过观察点与线的"堆积",观者"感知"到她从美术到"造物"的所有感觉,以及通过这种过渡获得的点与线的"连接",这是她在大学时代用画笔所体会到的。     点击这里查看德永宏子的其他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73   姐姐:服装商人   Shimpei Ishikawa    石川的姐姐是学时装的,所以在她青春期的时候,周围都是时装杂志。他在杂志T台上看到的模特都是对称的。艺术模特作为一个艺术家,一定会牵动石川的心弦。此后,在他的图案中开始出现类似模特的身影,即使是现在,石川对模特的兴趣也很高。这与他的工作基础有关,即"感受和想象"。    他经常用衣服遮住模特的脸和身体,使其变成与人体原形不同的形态。它已经完成了。通过人为的穿衣行为,他们就像娃娃一样变成了"被制造"的零件。不过,在跑道上行走的双腿是人类原形的一部分,可以说是"造与不造"。这两种元素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和想象"。这两部分的并存,撼动了观者模糊而又生动的"感觉与想象"。因为有"作"的部分,所以"作或未知"的部分有一种空白。 这样一来,就鼓励我们这些模型的观众发挥想象力。    石川在他的作品中再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人为操纵的作品形式与观者无意识的形象共存,相互影响。他的作品,是通过实践完成的,其本质是一种创作过程。他创作的前提是里面有一个人,故意给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手被握住了。观者会自觉地意识到,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的部分,没有手的作品是"被制造或未知"的部分。与作品的互动关系是以前后左右为界限的。 不仅如此,它还会让我们重新考虑什么是意识。   对石川来说,用木块雕刻人的行为和衣着的结构是他作品中的自然元素。这是一个结,是我们看似奇怪的行为。然而,"感受和创造"的心理功能可能隐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隐藏在时尚模特身上,出乎意料。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石川慎平的作品。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381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