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8, 2021
Home News 菊竹雄鹰画廊展览"我想要一颗钉子"的评论。

菊竹雄鹰画廊展览”我想要一颗钉子”的评论。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6月6日至7月13日,菊竹优人画廊隆重推出艺术家二人组作品展”为了想钉子”。 奈尔-霍尔是由两位日本年轻艺术家田中义久和饭田龙太组成的艺术家二人组,始于2007年,当时田中和饭田就如何提出和分享当代社会的问题进行了讨论。他们从2007年开始合作。 今年在菊竹丰画廊举办的展览,将展出以大分县别府市为灵感的作品。去年夏天,内尔-霍尔参加了在别府举办的名为”KASHIMA”的居住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她研究了日本最著名的温泉胜地之一别府的历史,从明治初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 内尔-霍尔的研究范围从别府人的口述历史到当地的资源和温泉的自然环境,以及伴随着历史发展而来的文化方面。 研究成果以13幅作品的形式展示在葵之家、别府公园以及他居住的商业设施的墙壁上。此次在东京Yutaka Kikutake画廊举办的展览中,我们还将展出上述作为东京项目而构思的新作品。新的作品也是基于在驻地进行的研究。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他们作品的有趣之处在于,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的故事。比如,《金先生的肖像》是我与当地一位金先生的对话所得到的灵感。金先生的肖像》背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向尼赫鲁讲述了在朝鲜战争中当兵的人,回国后开韩国烧烤店的故事,以及二战后移民日本的朝鲜人在日本生活的故事。这部作品的诞生,是因为聆听了在日本的韩国移民的故事,他们现在已经成为当地人,让我们感受到不同背景的人的历史和生活。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野豚”和”节拍器”的灵感来源于别府动物的故事和经历。尼赫鲁听说别府的河流中居住着热带鱼,便到堺河下游寻找瓜皮鱼,结果找到了。虽然石斑鱼原产于南美洲,但它已经成为当地的一种鱼类。豚鱼已经适应了环境的变化,看起来更像一条鳉鱼,但它的腹部仍然有着热带鱼特有的鲜艳。此外,通过《节拍器》,Nelhole还将个人经历与当地动物的记忆结合在一起,当我去看高崎山的野生猴子时,那里有1200多只猴子,我看到父母猴子在它们死后的几个星期里都在背着和抱着它们的小猴子。我很惊讶。这种行为是由于没有接受这种情况。在回家的路上,内尔霍听着与猴子心跳节奏相同的节拍器安静的声音,他回忆着猴子的行为。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他的作品中隐藏的叙事让我们思考生死、身份、对环境变化的适应性,并提出”什么是原创性”的问题。内尔-霍尔专注于每一个主题,从社区、自然、动物和人等经常被忽视的主题中提出问题。除了叙事之外,他的雕塑和分层版画带我们进入视觉之旅,Yutaka Kikutake画廊从2016年的《奇怪的吸引力》开始代理Nell Hall的展览。由于关注与我们日常生活相关的主题和对社会的质疑被认为是当代艺术的重要课题,内尔-霍尔使用各个主题的作品都是基于创造性的经验和研究,我们期待今后在菊竹雄鹰画廊看到更多的作品。我们希望今后能在画廊看到他更多的作品。

文章作者:Jeongeun Jo 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TRiCERA的成员之一,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出生在日本东京。在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他在一家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社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2019年他加入了新创公司TRiCERA,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点播媒体。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自有媒体。他的写作速度很快,在为杂志社工作时,他一个人就能在一个月内写出150页。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Quick Insight vol.3 – 鈴木潤 | Jun Suzuki –

铃木淳在20多岁时移居东京,成为一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的原创人物直接从自己的内心出发,强调艺术家与观众之间通过欣赏而产生的交流。我们和他聊了聊他独特的世界观,他说"我想让人们看看我的脑袋里面",以及他是如何成为一名艺术家的。 铃木,你主要用圆珠笔,画得很细致。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吗? ,我画我的作品,就像让我里面的人物出来一样。不管我怎么画,越来越多的人物来到我身边。   友达纸本圆珠笔, 51.5 x 36.4cm. 现在购买   你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开始了你的艺术家生涯。它是怎么开始的?   其实,我2014年从仙台来到东京,但我并没有什么计划。在餐厅工作了很久,日子过得稀里糊涂,但渐渐地,我明确了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我问自己:"我喜欢的是什么?我想:"那我喜欢做什么呢?"我发现是画画,于是我决定真正尝试一下画画。   你来东京后就开始工作了吗?   不,一开始我加入了一家设计院。我晚上去上培训班,一周大概上三次。但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选择去那里。这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   最后,很无聊,半年后我就辞职了。当时,云朵社为他们的杂志举办了一次美术比赛,我也参加了。那是一幅圆珠笔作品,但它得了奖,我想:"哦,还行。这给了我信心,即使是圆珠笔画也会被接受。那时候我就开始工作了。   丛林纸本圆珠笔,29.7 x 21cm。 现在购买     你为什么要用圆珠笔? ,这是我最喜欢的文具,就这么简单。我喜欢只需一支笔和一张纸,就可以在任何地方画画,而且可以画得很细致。   你从小就开始画人物吗? 是的,我从小学就开始画原创人物。就像我自己的幻想世界,或者是那种地方的人物。 ,我有电视和杂志上出现的人和物的模型,我想我可能已经把这些东西还原成了我的想象。   你喜欢大友先生,是吗?是否有其他文化对你产生了影响? 我很佩服法国艺术家莫比乌斯,他只用一支笔就画出了非常酷的东西。我也喜欢Bandes dessinées的艺术家。   回忆纸本圆珠笔,42 x 29.7cm。 现在购买   那画家呢? ,最好的是佐藤诚,另一个是藤田津轻。我看了他的传记,很震惊。他的生活方式,他的思维方式,他的一切都令人惊叹。   回过头来,你说你想做的是"画画"。你为什么选择"画"? ,我觉得没有明确的原因,我一辈子都在画画。从小到大,画画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平常的、日常的事情。我曾经在日历的背面、试卷的背面什么的画过。我觉得我现在还在做。   骷髅脸布面丙烯,53 x 45.5cm。 现在购买   你有同样的动力继续做艺术家吗? ,我觉得没变。我画我喜欢的东西,当我把我画的东西给朋友看时,他们会很高兴,这让我很开心,这也是我坚持下去的原因。 我想,我想让大家看到我喜欢的东西。我喜欢什么就画什么,让大家看到。我想让大家看看我的内心,,我做这件事的感觉很简单,比如我想让大家赞美我,或者我想让看到的人和我一样喜欢。   你活动后有什么变化吗? ,我最近在作品中用的颜色比较多。我一直是一个单调的艺术家,但周围的人都告诉我,我应该尝试用颜色。最近,我开始使用亚克力。   GOEMON布面丙烯,41 x 38cm。 现在购买   最后一个问题,你将来有没有可能改变的东西,或者不想改变的东西?...

Quick Insight Vol.2 – 浅間明日美 –

浅间麻美试图通过刺绣技术来了解自己和世界本身。对浅间来说,她说:"我就像一个容器,站在我的本能和我的工作之间。"刺绣具有仪式感的意义:她把她所捕捉到的基本感觉勾勒出来,缝在布上,然后重复这个动作。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和他聊了聊他的制作背景,以及他是如何形成现在的风格的。 浅间先生,你是用刺绣来作画的。你在哪里学的刺绣? ,其实我完全是自学成才。我没有跟任何人学过,也不遵守任何职业规则。我只是想找到自己的做事方法。我是自学成才的,所以我有自己的规则,但我没有把它们系统化为知识。所以有时候有人请我去开研讨会,但我不会教。 ,你是怎么开始接触刺绣 的? 我以前是一名插画师,但正是因为孩子的病,让我转入了刺绣行业。为了照顾她,我不得不休息一下,但我还是想创作,想表达自己。但很难找到时间和空间来画画。我想知道,我是否能以某种方式创造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我就这样想到了刺绣。如果你只有针和线,你可以在厨房里做。     Hon Utatori系列 - Bacchus(巴克斯) 33 x 33cm, 刺绣, 布料, 板材 点击这里查看我的作品     是什么让你坚持做纹绣? ,我想是因为它最适合我的性格。绣花就是重复同样的行为,不是吗?你重复同样的手部动作。我想,这种重复可以让我抛开自我,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这几乎就像冥想。也许这就像一个仪式。我觉得刺绣这个行为让我更接近真理。   ,这种表达方式是否也会影响你的作品内容? 我想也是。我的作品没有社会或政治信息。这也不是概念性的... ...我想。这比较抽象,就像我在确认自己的存在。这是一种身体上的感觉,只有在缝制的时候自己才会感觉到。但那里没有自我。这是在很简单的层面上对存在的一种确认。   冬姑娘 25.8 x 31.8厘米,布上刺绣。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没有利己主义很重要,不是吗?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灵感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能把脑海中出现的画面,不管多仔细、多认真,都要让它们从脑海中消失。我的作品能有多纯粹?这才是最重要的。作品的味道也可以强调纯真。   Honka-tori系列 -...

画家、画布和另一边。

我想向对方伸出手,或者说,我想看对方,同时体会画家的位置、画布的位置、对方的位置等多个层次。 佐佐木成美是一位将画布剪开,将彩色玻璃、矿物等材料以拼贴的方式排列在画布上的画家。她说,她的绘画世界,是用多种材料层层叠加的,类似于"挖掘画布"。 在代官山LOKO GALLERY研究生院毕业后的首次个展上,我们对她进行了采访。 郁金香,夜 油画/陶瓷,42×33cm,2018年。 首先,您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展览和作品吗? -至于作文,我主要选取了自己近一年半来的作品。我从大学毕业大概一年半了,这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次个展。 经常有人问我,我的作品是雕塑、立体作品,还是绘画,但在我看来,它们是绘画,我把它们作为绘画来呈现。我画了很久的画,有一段时间我又在自己的内心仔细地探索什么是绘画,我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但这次我的印象是,它已经作为一个作品或一个展览出来了。 草编 油画/石头,50×32.5cm,2018年。 这是关于绘画行为本身吗? 另外,我觉得在你的作品中,拼贴的元素很突出,这也是一个结果吗? 嗯......大概是在2017年左右,我明确地转向了切割画布和拼贴等结合的事情。其实那个时候我在法国留学了半年左右,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起点。 我去那里学习现代艺术,除此之外,我还对宗教设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那边,有基督教教堂、伊斯兰教寺庙、犹太教寺庙,以及各种情况混合的设施。我对看这种地方的装饰艺术很感兴趣,但当我去了几个地方之后,我就被这样一个事实所吸引,那就是人们为了生活所追求或不得不追求的精神结构以及与这种结构相配套的产品都是一样的。我很着迷,当然,他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还不能真正的用语言来表达,但我想,画画可能就接近于这种欲望。但是为了让这个愿望得到满足,不仅仅是这样,还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我真的觉得,我必须要等待一个我无法控制的大力量来发挥作用。我想我的工作就是这样改变的。 所以你因此开始剪画布等? -是的,它是。我还没能用语言表达出具体的因果关系,但一开始我是把东西拼凑在一起,然后我开始用各种材料填充画布,就像某种装饰一样。 材料似乎有差异,但又似乎有共同点。 是的,我选择的材料都是贴近自然的,有一点。木头、陶瓷,还有玻璃、彩绘玻璃。这样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也不一定是好的,有时候我觉得一点都不好,但是我在等自己去做这样的组合。这时我就开始剪画布了。 是作为处理这种混合事情的一种方式吗? -当我在画画的时候,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有的时候,我在饱和状态下画画,却无能为力。当我想把它颠倒过来的时候... 或者说,当我想把它颠倒过来的时候,我就把画布剪掉。 但是当我切开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虽然我自己也在剪(笑)。(笑)我说:"哦,我切了。...

景观的分解与再整合–采访加藤公介。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加藤公介说:"我将景观的视觉信息分解,并将其转化为几何形状。他说:"我对一幅画创作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和他聊了聊他的作品。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作品。 -基本上,我是以风景为主题的。我不只是画风景,而是将其中的视觉信息分解,用几何图案代替,这是我创作作品的过程。我以劳拉-欧文斯等人为参考。之所以开始画山水,原因并不琐碎,首先是想做一幅大作品。题材越大越好,题材越大越好,我想到的是整个世界,或者说是风景。此外,景观的信息量很大,而且容易拆除重新整合。 雪景,194×162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你从一开始就画山水吗? -不,一开始我的风格是写实绘画和极简主义的结合。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笑)。(笑)现实主义画作卖得很好,我想如果在作品中加入日本的歉意和孤独的概念,一定会畅销。但是,当我在寻找一些事情做的时候,我想,"如果我无论如何都要做这个事情,我还是坚持自己喜欢的方向吧。"于是,我开始认真研究当代艺术的历史和现场。我开始参观东京的博物馆,阅读艺术书籍,积累知识。这是一个傻乎乎的故事,但我认为我是受西方艺术界背景的影响。就在2019年左右,我开始画我现在的风景画。 当你创作的时候,重要的是想法还是自己的感悟? 还是艺术的背景? -我比较注重传统。我觉得不了解历史就不能创造新的东西。我认为只有认识旧画,才能创作新画。我想做一个画家,只要我是画家,我就想在创作新画的背景下。 笨拙的树,91×117cm 有关我的作品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你对"新"有什么看法? -这可能与"新"的观点不同,但我个人认为立体主义现在很有意思。这种运动是高度抽象的,但在我看来,立体主义的根本目的是重新整合图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与我的"视觉信息的解构与再整合"的绘画方法论有相似之处。我把图像折叠一次。我的画可能是我在用另一种形象做这种方法。 换个话题,是什么让你一开始就想成为一个艺术家? -我喜欢画画。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擅长过。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没有受到很高的赞扬。我想,高中美术老师的影响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他给我看了很多艺术书籍,包括一些杰克逊-波洛克的书,我对这些书印象深刻。我对此印象深刻。我想我对绘画的兴趣起源于一种类似于好奇心的感觉。 野岛,91×91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你将来打算做什么?...

突出公开征集的”TOKAS-Emerging 2019″展览。

TOKAS-Emerging 2019第二部分在TOKAS本乡举行     东京大都会艺术空间TOKAS是一个致力于创造和推广东京当代艺术的艺术中心。TOKAS成立于2001年,名称为"东京奇迹网站"。Tokyo Wonder Site于2017年更名为Tokyo Arts and Space.自2001年以来,TOKAS一直在实施各种计划,支持新晋艺术家和实验艺术项目。   TOKAS-Emerging是一个公开征集35岁以下日本艺术家的项目,今年有6位艺术家入选。TOKAS-Emerging第一部分将于7月20日至8月18日举行,第二部分将于8月31日至9月29日举行。   详见第二部分--足川美月、宫坂直树、北条智子。         TOKAS有两个场馆,一个是主要用于艺术项目和展览的TOKAS本乡,另一个是艺术家的住所TOKAS Residency。   TOKAS本乡的建筑有三层楼高,三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艺术家可以以个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楼是足川美月的作品,主要是石版画和其他版画。本次展览的特点是陈列结构合理。大到大尺寸作品,小到80x50mm等小作品,都是有节奏地进行安装。   这些图案都是根据我在小区里散步时遇到的景物创作的。特别是这次她展出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她对TOKAS本乡的访问。 之所以展出她的作品,是因为基于她对空间的理解,按照空间的节奏进行展示。   二楼有宫坂直树的展览。三个空间。的展览正在举行。宫萨卡是一位研究人类感知可以改变的空间概念的艺术家,她将整个展览空间作为作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呈现了三个空间,以捕捉人类感知变化所产生的各种空间概念。   音响艺术家北条智子在三楼办公。她主要创作装置和声音作品。在她的个展"Sotto Voce"中,她关注的是历史和大众媒体对小野洋子的各种看法。虽然有很多关于小野洋子作为艺术家、约翰-列侬的妻子、丑女等的描述,但胡乔将这些记录在案的认知形象化,并呈现出个人是如何被主体化的。   关于空间与计划--TOKAS-新锐篇   在一栋有趣的三层楼里,我被艺术家们的展览所打动,他们就像在开个展一样。虽然有很多公开征集艺术家支持群展的活动,但TOKAS-Emerging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给了艺术家一个举办个展的机会。年轻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机会不多,所以我觉得TOKAS支持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帮助。不仅在评奖本身,而且在实际工作中,似乎对艺术家们的支持也很大。   TOKAS-Emerging 2019 part 2   日期:2019年8月31日(星期六)至9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00-下午7:00。 休馆日:9月2日(周一)、9月9日(周一)、9月17日(周二)、9月24日(周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Don't Miss

我们为什么要画脸? 关于肖像画。

肖像是对特定人物外貌的描绘。在摄影、雕塑等各种输出方式中,以绘画方式输出的称为肖像画。 在近代早期,有一种绘画流派叫"肖像画",描绘皇室和贵族的形象,但随着照相机的兴起,写实绘画逐渐衰落,现在的肖像画是在博物馆里看到的。 在当代艺术中,以人的脸(真实的或虚构的)作为模块的案例很多,如安迪-沃霍尔描绘玛丽莲-梦露脸部的作品。无论是作为图案还是主题,艺术家们对脸部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 Hitoshi Tsuboyama  坪山的"组合肖像"系列,第一眼就唤起了一种疏离感和焦虑感。  坪山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晚期现代主义包括极简艺术的启发,他的画作以美感著称,以自己的空间概念为基础,通过色彩探索新的表现形式。  这部作品的主题是人们对某一事物的鉴别和认识的疑惑和质疑,这也许是它被称为"组合"的原因。脸部像轮廓线一样被划定,并涂上美丽的色彩,似乎在向我们询问一些关于肖像的外观和身份。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Changhee Lee  李的肖像画也不是似曾相识。她一贯选择年轻女性作为主题,她的画作混合了中世纪和奇幻的元素。  李国庆的作品虽然打着肖像画的名号,但却是他内心世界的进步表现。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Antonio Salas Cabrera / Antonio Salas Cabrera  安东尼奥-萨拉斯-卡布雷拉通过重建现有的图像来创作他的作品。他把一张现有的图像放到PC中,经过修剪和改变颜色后,输出的图像呈现出与我们熟知的现有模型不同的表情。  安东尼奥作品中的模特也是一件艺术品,我们可以说是通过双重透视来观察原作的人物,因为作品中的模特也是一个人物。然而,即使双重解释在不知不觉中被剪掉了,但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意识还是直接捕捉到了模型的身影。安东尼奥以模拟主义为基础的方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感知的解释。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代理人X  X探员是一个多媒体拼贴作品,他从美国漫画等现有的图像中汲取灵感,创造出一个独特的存在,虽然他的实验作品中很多人物都是人类,但他的作品种类繁多,令人惊叹。  在未来主义的美学和哲学、达达运动的社会评论以及从波普艺术到超级平面的当代艺术运动之间的独特交集中进行绘画,《<女王>》系列让人想起16世纪艺术家阿奇姆巴德的拼贴画式肖像。然而,当代的思想与数字一代的技术相结合,创造出了一件件和谐的艺术作品,但我们却感到了一种混乱和变态的感觉。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A.C.D.  这幅作品在很多直线的运用上让人联想到立体主义,但抽象的方法却是A.C.D.所独有的,它给观者一种硬朗的印象,而高饱和度、高色彩的画作则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尤其是"乐大王子",以简单的线段精确地表达了现代人的脸部表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人像摄影具有不同于其他领域的味道,因为它们往往表现出艺术家和模特之间的戏剧性。然而,在这个人人都在批量生产人像的时代,人像是描绘面孔的唯一方式,这证明了人的面孔和身份有着密切但不稳定的关系。

deTaka|生命表情在无常的世界里闪闪发光,生动而精致。

有一天,当大卫-鲍伊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活跃在牙医界的deTaka突然出乎意料地决定开始自己的作家生涯。大约是在他的亲朋好友出殡的时候。 作为艺术家,她2018年毕业于京都艺术大学,2019年参加了纽约jadite画廊的群展。在德库宁、毕加索、马蒂斯和塞西莉-布朗的影响下,他创造了强烈而大胆的作品,将粗糙的触感与丰富的色彩和材质结合起来。 虽然deTaka的主要媒介是丙烯画,但他的口袋很深,他的个性在他的混合媒体和数字表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像杰克逊-波洛克一样在地板上作画,他的"东方歉意"与"西方流行"系列的背景,是他在学校时代受到英国摇滚音乐的影响,是对有限生命的敬畏,是在作品中灵活运用牙具,也是他独特的人生经历。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像音乐人一样,给观众带来越来越多的精致和强烈的感受。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瓦尔达-凯瓦诺在小山富雄画廊举办个展。

Varda Caivano,"无题",2019年,亚麻布上的水性油画(水粉和水墨),90.9×57.6厘米(画框:150.9×117.6厘米),©Varda Caivano,Courtesy of。小山富雄画廊 小山富雄画廊欣然宣布,将于10月11日至11月9日举办伦敦艺术家Varda Caivano的个展。卡伊瓦诺1971年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自2000年代初起一直在英国居住。这将是她在小山富雄画廊的第四次个展,她将展出自己的最新作品。 在她的艺术实践中,绘画过程本身就是她最关注的。凯瓦诺在关注工作过程的同时,也关注物质性。她的作品围绕着"绘画"的基本特征:色彩多样、笔触丰富、层次分明。在这次展览中,她将绘画的范围扩大到强调作品内部空白的作品。与以往的作品在整齐排列的画布表面作画不同,他强调无色空间,并尝试使用粗麻布。正是因为有了边幅,才使得有限的画布空间有了无限的可能。因此,她作品的边际激发了观众对边际之外的想象力。可以说,她的作品在保持自己独特风格的前提下,以多种表现方式发展。 瓦尔达-凯瓦诺个展(2019)装置图 ©瓦尔达-凯瓦诺,由小山富雄画廊提供。 瓦尔达-凯瓦诺个展(2019)装置图 ©瓦尔达-凯瓦诺,由小山富雄画廊提供。 只专注于所画之物,与她以往的作品并无完全不同。她的主题依旧,只是改变了有效或多样的表达方式。物质性也很突出,因为凯瓦诺注重的是"过程"。她作品中的"过程"是什么?可以是重复的决定和观察,比如做什么样的拼贴画。也可能是想到在画布上配色。 因此,她的作品成为涉及物质性、她的关注和时间的过程痕迹。她的时代痕迹和关注点似乎不是具体的描写(描述)。凯瓦诺自己认为她的作品如下。 "我认为绘画不是作为表象,而是作为诗歌和音乐背景下的一种呈现。" (Varda Caivano采访"。激发想象力的无限画作》,采访者岛田小太郎,艺术科技,2017年2月)。) 此次展览是艺术家自2016年以来在小山富雄画廊举办的第四次个展,还将展出她的9幅最新画作,以及新的装帧作品,包括拼贴画、素描和纸上绘画。此外,新作品中使用的色彩也较之前有所改变:2016年在日本举办的个展中,之前的"灰画"系列主要使用了灰色,而新作品则较之前表现出了红、黄、绿等更为鲜艳的色彩在这个新的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红、黄、绿等更加鲜艳的色彩。 一句话,她的作品并不是停滞在画布上,而是像诗歌或音乐的意境一样,似乎有一种流动的节奏。她以新的方式呈现她的作品,特别是通过使用框架和刻意的边框,将她流动的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 Varda Caivano的个展 日期: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至11月9日星期六)...

在地与全球–缅甸当代艺术的场景

缅甸当代艺术的流动 近年来,随着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设立"洞见单元",介绍亚洲及亚太地区的艺术场景,人们开始关注亚洲特有的、不同于西方的本土场景的阐释和存在。 矛盾或讽刺的是,要看清缅甸当代艺术界与当地民族绘画和民间艺术的区别,就不能忽视缅甸的本土文化及其社会历史。 缅甸在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一方面建立了民主和文化教育计划,虽然不稳定,但另一方面由于少数民族问题和政治内耗造成政治基础的不稳定,1962年爆发了政变,与之相伴的军事统治一直持续到1988年的民主运动。军人政权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1988年的民主化运动。 军人政权下对艺术活动的限制,对艺术在国内的认可和公民身份产生了逆风效应,但随着民主化运动的开展,1979年诞生了一场当代艺术运动。 "甘果村"是由大约20名在现在的仰光大学从事独立艺术研究的学生创立的,是缅甸最早发展起来的当代艺术运动,当时主要是以自己对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解读为基础的作品来培育的。换句话说,它是第一个与西方艺术界建立联系的运动。 然而,在缅甸军政权的影响并没有消失,艺术界的待遇并不高,在继续发展不成功的同时,90年代出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潮流,寻求在校外进行展示和活动,1990年成立了"现代艺术90",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由此,199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支持具有全球舞台的艺术家的创作。 缅甸艺术界走向世界--河畔画廊的尝试。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画廊的信息 河畔画廊已经成立14年,是一家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拓展活动的当代艺术画廊。 江河拥有40多位艺术家的名册,从审查时代开始,江河就一直在尝试如何将艺术家带入全球范围内,包括国际收藏家。 在保留经得起西方语境考验的元素的同时,艺术家们能够呈现出具有本土性、历史性和缅甸特色的作品,揭示了亚洲艺术界的很多黑匣子及其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有能力揭示很多已经成为黑匣子的亚洲艺术圈和历史。 如"僧人的记忆"系列的画家土土(1972-)说:"我想暗示佛教作为缅甸的生活背景和僧人的存在。正如他所说:"我想提示佛教在缅甸的生活背景,以及僧侣的存在。"大威土图以鸟瞰的视角,将缅甸广泛支持的佛教对事物和存在的认知方式,用色彩层次的手法描绘出来,让人看到了缅甸文化的一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另一方面,Thar Gyi(1966-)抓住了缅甸绘画史的抽象性,并带来了新的角度,他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非绘画"。Thar Gyi的灵感来自于他在缅甸参观寺庙小镇时看到的乡村风景,他在国内绘画所使用的内部节奏表现中加入了"脊状"的具象性,从而实现了在缅甸艺术史和抽象绘画史上的独特定位,但并不直接。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TRiCERA很高兴地展示来自河画廊的49幅画作,河画廊是一家支持艺术家的画廊,他们的作品似乎是缅甸国内艺术界和西方艺术界之间的一个奇点。希望您能欣赏到既具有民族性又具有世界性的缅甸艺术史。 屠呦呦(1972年-)屠大伟,出生于缅甸,自1997年起在缅甸参加展览,并一直活跃在缅甸境外,包括英国和新加坡。自2007年起,他连续三年获得缅甸亚洲艺术奖年度最佳绘画奖,最近的作品《僧侣的回忆》,用非常有限的色彩范围,用明显的明暗对比来暗示"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觉林(1975年-)在澳大利亚、巴黎和香港等地工作的林氏,以其围绕着缅甸风景的平淡而有内涵的色块而闻名。然而,他的作品避开了山水画的物质性,而是表现自然的细微之处和日常生活的情感,邀请观众去发现。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塔吉(1966年-)Thar Gyi的关键词是"非绘画",他将缅甸乡村风景中的脊状造型特质融入到绘画中,为国内抽象绘画史带来了新的角度。在对缅甸绘画发展的姿态参照中,他将视觉艺术与绘画学术的精髓融为一体。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Feature Post

肖像中的社会扭曲

以人为本、以情感人的方法。 比方说,你在博物馆里逛藏品。你是那种会仔细看普通人像部分的人,还是像笔者一样快速走完的人?这个地方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墙上的画像让我想起了校长办公室的那面墙,在那里,我因为天真无邪的不当行为被骂了几个小时。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作品和苦涩的回忆一样让我着迷,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看看模特和艺术家们永恒的叙事,以及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普通人的肖像特别有趣,特别有戏剧性。比如,荷兰黄金时代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的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启发了特雷西-舍瓦利耶写出了同名小说,销量超过500万册,甚至被拍成了电影。就像雕刻在拉什莫尔山上的美国总统的脸庞无所畏惧却又无法接近一样,无论被渲染得多么美丽,都会被典型的特权阶层所吸引,这就有些难能可贵了。 一张好的人像作品应该具有吸引我们进入模特、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奇怪三角关系的力量。我们不需要害怕对它的感情。今天《TRiCERA》中的一些肖像画描绘的是普通人,尤其是那些来自扭曲的社会层面的人。我们准备好潜入那个扭曲的层面了吗? 请系好安全带。这将是一次非常私密和情绪化的飞行。 "我希望它能尖叫"--詹姆斯-厄利。 出生于英国的詹姆斯-厄利是当今最有前途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之一,曾获得2019年伦敦双年展一等奖。 他说,他经常代表问题人物,"提高人们对无家可归、精神健康和战争等问题的认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不拘一格的模式,其人性和宁静的积极意义远大于悲伤和疲惫的消极意义。 到了所谓的"普通人"那里,喊的是这些"不幸的人"和我们没有区别。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想要隐藏的问题。 但在他们的情况下,他们只是因为没有社交服装遮挡而暴露。 这个男人的脚底,吸引了观众的目光,象征着我们极力掩饰的生活艰辛和污点,也唤起了观众暴露在其中的尴尬。 2015年,当我搬到被称为世界上最宜居城市的加拿大温哥华时,无家可归者饱和的景象让我感到震惊。毕竟,就在一条日夜熙熙攘攘的游客街上,一个街区的距离,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无家可归者区。生活在他们中间,我没有受到任何直接的伤害,但间接的伤害却很大。他们中很多都是同龄的青年男女,每次从他们身边走过,我都会心疼。 用微薄的积蓄和打工来支付房租、食物和昂贵的学费,我在东京市区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艰难。在我勉强维持生计的时候,一位同龄的加拿大朋友向我讲述了她的秘密往事。她告诉我,她的情况和我一样,但是摔了一跤,无家可归了几个月,然后住进了收容所。在外界看来,她很美,也很开朗,但在她的伪装下,她隐藏得很好。那天之后,无家可归不再是别人的问题。这种认识和恐惧成了我离开市区的动力,但最终成为我离开市区的催化剂。 有一天,在我逃避了多年的悲惨现实之后,一个来自蒙特利尔的无家可归者,名叫让-马克,让我去那家商店为他买这个。平时他只会问我要几个硬币,但他很友好,年龄也差不多,所以我接受了他的提议。当我们一起走过接下来的几个街区时,他高兴地与我分享了他的个人故事。几天后的晚上,我又在街上看到了他,我们聊了几句。我不能为他做什么,但我有时会想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我在Early的亲密画像中看到Jean-Marc羞涩的笑容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只能认为,艺术家一定有一颗充满同情和怜悯的心,以及分享和承受他们的悲伤的力量。在这幅画中看到的不是慈善,而是他不加修饰的人格,才会有真挚的笑容。早期将现实中瞬间的欢乐作为艺术来延续,照亮了那些被忽略的生命。 这些并不是唯一反映社会扭曲的画像。 在年轻一代中,要求自己独一无二(和别人一样)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在与生俱来的个性珍贵和社会认可的个性流行之间努力寻找自己。拉法-马塔在他的艺术和文字中恰如其分地指出了这一矛盾。 曾超把当代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冲突描绘成一个人的肖像。他说,一个群体是受中国社会主义的影响,而另一个群体则是受中国古代哲学道家的影响。他为这些人物穿上象征社会主义的服装,并将他们的头颅换成他的道家图案"临时山石"。动感的笔触与油彩的对比,让人惊叹。 镜子里反射的影像是我们自己的,还是别人看到的影像?我们看到的不确定性问题是清水美乐迪作品的主题。他说:"我们通过别人向我们展示的形象来理解和定义自己。因此,别人是我们的镜子。这幅自画像是将各种社会的镜子中的自己的各种形象打上马赛克。 肖像所代表的内容可能与人们容易理解的不同,例如,在一幅山水画中。不过,正因为有这种模糊性,所以从字里行间可以自由欣赏作品。作为观众,我们的感受是什么?画家是如何诠释模型的?而模特的眼睛里反映的是什么呢?从个人情感的角度出发,欣赏人像是一件好事。 我的一个同事又写了一篇关于肖像的文章。"人为什么要画脸? 他还从技术角度分析了许多其他作品。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别忘了订阅ArtClip通讯。

Quick Insight Vol.10 西班牙艺术家Hector Fernandez Lleida如何通过人类、动物和机器的图像来创造对当代社会的鸟瞰。

赫克托-费尔南德斯-莱伊达在传统油画方法的基础上,用数字修饰和VR技术等多种科学方法叠加,用模板进行涂鸦式的表达,画出了瓶子、动物和人类活动等日常主题。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将仔细观察他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他试图用自己独特的视角来表现这个世界的现实,同时在当今复杂的图像洪流中融入这种趋势。 1.是什么启发你开始艺术创作? 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画画,临摹我父亲带回来的漫画中出现的插图,在学校里,在课堂笔记之间,总有一些画,我所有的笔记本都被装饰过。 我的父亲是80年代著名的漫画家,对我来说,这就像在家里有一个私人老师。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决定在巴塞罗那大学学习美术。 我的专业是绘画,毕业后不久我就开始展出我的画,最初是在市民中心和当地的艺术画廊。 渐渐地,我的技术和风格越来越成熟,融入了新的技术和主题。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2.请告诉我们您目前作品的主题。 我目前正在画一幅100x100厘米的画布。 ,是一幅静物画。 这件作品属于我多年来一直在开发的一系列瓶子构图。 陡峭的视角,由瓶子的摆放产生的节奏,颜色和纹理都是这幅作品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我曾用丙烯颜料做底色和纹理,使用刷子和铲子,现在我继续用油画颜料创作。 3.您受到什么影响,您认为什么是您的转折点? 我的影响范围从当代现实主义到抽象主义,包括街头艺术和数字艺术。我的大部分作品是绘画和油画的结合,但我曾经从我拍摄的摄影图片开始,有时通过数字处理来改变构图和颜色,或者简单地增加或减少元素。在使用绘画和水基绘画材料(水彩、丙烯、墨水等)对该作品进行原型设计、检查和开发后,我再创作出最终尺寸的绘画。这个创作过程可能需要几周到几个月的时间,这取决于作品的复杂性。我也正在将源自VR、数字创作和修饰的元素和主题纳入我的作品中,我相信这将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至于VR技术的使用,我对将我的绘画作品引入人工环境的方式感兴趣。目前,我是这个领域的新手,但我意识到,一个新的世界正在为我打开。事实上,我已经开始创作混合了传统元素和数字艺术的插图。我还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出版自己的NFT和数字印刷品。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4.你说的动物图案与人类和城市图案共存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城市人,我对自然、动物和人物的看法经常沉浸在城市和当代的背景中。在我的画家生涯中,我一直在处理深刻的问题,如时间的流逝和绘画的陈旧性,但有时我的作品不那么概念化,更多的是审美性质。我住在一个叫巴塞罗那的城市。我画的大多数主题都来自于四处游荡,思考路人会错过的城市的场景和角落。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发展、不断变化的世界。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图像所包围。而围绕着我们的许多图像也是在运动中。我们中的许多人很少花时间来思考、分析和理解这些图像。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5.最后,你对你的下一个作品有什么想法,你想实现吗? 我的脑海中总是有一个项目。我的下一个作品与...

Joi Murugavell – 欢乐迷宫

澳大利亚艺术家Joi Murugavell创作了色彩斑斓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大胆、有趣,充满了独特的个性。在奥克兰理工大学获得艺术与设计硕士学位后,Joi开始了她的艺术家之旅。     自2009年首次举办个展以来,Joi Murugavell一直积极参加世界各地的展览。最近,她参加了国际知名的当代艺术博览会"Affordable Art Fair",以及日本最大的拍卖行之一的新和拍卖。她的作品不仅在大洋洲展出,还在欧洲、亚洲和美洲展出。   她的艺术常常是抽象的、明亮的、尖锐的、幽默的,独特的人物在画布上跳舞。她的角色不仅仅是有趣和娱乐。每个人物都能捕捉到人类经历的美与痛,以及变化中的灵魂,引用。                                     查看更多Joi Murugavell的作品

我想看看画画能引起的化学反应–专访吴林仙娜。

从2011年开始,林加奈武就开始创作和展示以速度为主题的二维表达作品,2015年她发表了类似未来主义的《速度主义宣言》,向艺术史致敬,我们就她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作品和制作情况对她进行了采访。 舞蹈 42 x 29.7cm, 纸本Giclee印刷, 版本:50 点击这里查看她的作品 小林的作品一直以速度为主题。你在平面上对速度的追求,让人想起了未来派,但同时,你似乎已经独立于他们。能否先说说你现在工作的缘起? 速度是我思考了很久的东西,但就我与未来主义的关系而言,我是在2015年才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在那之前,我的作品主要是以人为主,但当我画的以人为中心的构图越来越多时,我不可避免地停了下来。人物可以分解为五个部分:脸、手、脚、躯干。很简单,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这种风格能持续多久是有限度的。大约在2013年,我开始觉得自己需要改变。我想我需要做一些更有实验性的工作。然后,在2015年左右,人们开始说我的作品是"未来主义式的",我也经常被拿来和俄罗斯前卫派等艺术史上的潮流相比较。当时,我对它并不感兴趣,只是知道大家都在说它,但我对它并不了解。本来我也不太懂,但我渐渐厌倦了"人云亦云"的局面,但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我决定做一些研究。在日本,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献并不多,但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们似乎是专注于速度主题的人,我开始喜欢他们的世界观。 而这也导致了2015年《速度主义宣言》的发布。您当时的这一行动与"未来主义宣言"也有关联,您的意图是什么? 它更像是一个宣言,一个意向声明,说:"我要做一段时间这样的运动。这是一个宣言,所以我像米莱哈人一样,把宣言做成传单,分发出去。当时,周围的人对此颇感兴趣。他们说:"你要怎么做呢?对于我来说,我的心情是战斗的。我想,这就是我要做的事。当时,我一直在画画,但我的心态是没有时间在画画。我不得不直接做概念艺术。我想,如果我没有用空间去接近它,我就无法获胜。 他以未来主义运动为由,转向装置。您的事业起步比较早,但从一开始您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绘画上,是吗? 我是2010年进入大学的,第二年开始逐渐工作,所以我想我肯定是早起的鸟儿之一。我在一次公开展览中获得了一个奖项,这就是它的开始。但是,在我做装置的那段时间,我对自己的画很不喜欢。身边的人经常说他们"酷",但我内心却觉得,我花了那么多心思,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插画?但我觉得,"我花了那么多心思,你为什么要把它当做插图?就算他们说的再酷炫什么的,到最后也只是被消费。那时候我就在想,我需要用一种更非消耗性的方式来做艺术。 从某种意义上说,空间艺术是人们评价和认知的对立面,而未来主义是这种方式的理论支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感觉越来越不成熟。这也许是一件很单纯的事,但我渐渐地想画画了。或者说,我是这么认为的。部分原因是时间的关系。我想思考一下自己在绘画方面的不足,现在还在继续,但我尝试绘画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况且,我觉得我当初对绘画的态度并不真诚。试图在画布上创作单件艺术品的态度本身就不是我的根基。我想还是重新学习一下基础知识吧,比如拿起油画颜料画一些东西。想到这里,"未来主义"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几乎是后话,当时我有一种感觉,这是已经做出来的东西。我也在想,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谈速度,是不是真的有前途。所以我去年4月去了意大利,也就是在那里和他们说了再见。我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和未来主义告别。我说:"谢谢你的一切。从现在开始,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又回来画画了。我还不知道自己在绘画领域要做什么,但我一直在思考绘画和插画的问题。一方面,这是一个障碍。绘画和插画之间有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隔阂。当把它看成插图时,我感到反感和恼火,当我把它称为速度主义时,我有一种融入美术史和绘画史的错觉。在艺术史上,绘画与插画融合的尝试一直在进行,但现在我觉得连"断舍离"这个词都已经淡化了。而这种感觉真的很重要吗?我想知道。不,这不重要。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首先,我画的东西重要的是线条,这也是我模糊插画和绘画界限的原因。最近,我一直在做数字绘画,当我做数字绘画的时候,质感几乎变得无关紧要,这让线描的特点更加明显。在这个世界上,颜色和颜料的层次等东西都不那么重要了,我越来越痴迷于创造强烈的形式。即使你改变了做事的方式,最后还是会有一条线,以及你用这条线做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和学习一种形式类似。 我想问你,你当初画画的行为是怎样的? 这是很正常的,或者说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我画画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的父母是酒农,我们住在一家酒铺的二楼。父母经常带我去店里,当我给顾客画像时,他们很高兴。那是很有趣的,我现在仍然喜欢做。 对你来说,绘画或画画是否有类似于装置的意义? 我想是的与其说是想画点什么,不如说是因我画的东西而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是最好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把它当作一个装置来处理。 我想扩展一下你的背景,但你所接触的文化中是否有很多画画的内容? 在这方面,我觉得是漫画。漫画对我很重要,我觉得它对我的生活绝对是必不可少的。漫画,还有动画。不过我觉得重要的是,线路是移动的。 然后是音乐... 或者说,声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基本上都有声音。你喜欢的不是歌手,而是音乐、声音。声音本身。音乐对我来说是最快的媒体。我觉得音乐和声音对我来说已经是"快的东西"了。 你提到了速度,速度也是你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有一种摩托车比赛叫MotoGP,那场比赛中的摩托车可以跑得非常快,我想超过300公里/小时。你不再觉得自己在看比赛了。你不像在看比赛,就像一个速度很快的物体从你面前经过,你只能听到发动机的声音。你能清楚的感受到的只有发动机的声音,你能感受到,也能明白,这就是速度。我想,我的图片有追求速度形式的倾向,但另一方面,也有"什么是速度"的问题。比如,有时也叫光速,但没有人见过这个速度。我们知道,速度会越来越快,也会越来越慢,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但首先什么是速度?我想谁也看不出这个速度。我觉得它很神秘,很有戏剧性。 速度的概念可以应用于物理学以外的事物,不是吗?例如,有人说,城市地区的时间流向与其他地区不同。我觉得今天人们在城市生活的速度和100年前是不一样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人群中人多,速度就快,如果人少,速度就慢。10年前我刚来东京时,这里就像一个谜一样。东京的速度是不可思议的。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神话般的速度世界,乐在其中。但10年后,这种速度就会变得很压抑,你已经没有时间去享受它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单纯的厌倦了。也许人类本身的硬件还没有赶上速度。即使是玩游戏,现在也几乎没有任何加载时间。我们可以这么便宜地享受科技,很多事情都可以简化。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无处不在。但我觉得我们的大脑已经厌倦了。但如果没有一定的速度,大家就已经很沮丧了吧?不过,这才是有趣的部分。 无论是自然现象还是社会、生活系统,速度都涉及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我们甚至不知道。没有人可以看到,不是吗?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速度永远是个谜的原因。 简介出生于日本长野,自2011年起开始以二维表达中的速度为主题进行创作。 2015年,他宣布了速度主义的宣言。 他的主要个展包括"大树与巨型啄木鸟"(清版与画廊/2015)和"速度之神"(WISH LESS画廊/2019)。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林湘苗木的版本作品。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