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7, 2021
Home Interviews 武田宏树:用生动的水彩画栖息在动物的世界里。

武田宏树:用生动的水彩画栖息在动物的世界里。

我爱上了水彩画的美,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挑战自己,创造只有我才能创造的色彩。

 

武田宏树是日本新锐水彩画家,他将鲜艳的色彩与植物主题相结合,建立了自己独特的动物写实肖像画风格。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和他聊了聊他作品的起源,他如何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以及水彩画的魅力。本采访为清晰起见,进行了轻微编辑。

 

作者:武田宏树

 

 

水彩画、植物和动物的融合。

…我的艺术是独特的,我把动物、花卉和植物结合起来,创造出逼真而又吸引人的描绘。

解释你作品背后的概念。你想代表什么样的世界?

自从我爱上了水彩画的美,并开始创造只有我才能创造的色彩,有三样东西统一了我的作品:水彩画、植物图案和动物。

发现水彩画之美

我第一次对水彩画产生兴趣,是在大学期间跟插画家佐佐木五郎上了一堂课。在此之前,我只知道水彩画是用柔和的色彩层层叠加而成的,但当我了解到佐佐木的画风时,我感到非常震惊。在此之前,我只知道水彩画是层层叠叠的柔和色彩,但我被佐佐木强烈而生动的色彩画风所震撼。

对植物的热爱

激发我以花草为题材进行艺术创作的灵感,是我在大学生兼职漫画工作时,看到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女人。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我从小就被植物包围着,因为母亲一直喜欢种植物。

通过动物表达愿景

毕业后,我尝试了各种艺术风格,包括时下流行的”酷”艺术风格,但家人告诉我,这种风格不适合我的性格。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找到自己的艺术风格。有一天,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动物的画,它的毛发像一株植物。

将水彩画与植物和动物相结合的想法让我觉得非常自然。当然,其他艺术家画动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可爱,但我觉得我的艺术很独特,我把动物、花草结合起来,既写实又吸引人。

日本松鼠 作者:武田宏树

 

 

 

在你的艺术历程中,是否有什么艺术家或作品深深影响了你?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是佐佐木五郎让我对水彩画产生了兴趣,但对我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是大栉武,我在确定了现在的艺术风格后,通过一个名为”Terakoya”的项目认识了大栉。大钏对我和我的艺术风格的认可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非常尊敬大悟师,视他为我的导师。他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他使用了不画轮廓的技巧。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自从认识了佐佐木五郎,我就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水彩画。

你是如何开始你的艺术生涯的?

小时候,我很喜欢日本漫画《龙珠》系列。我被这本书的插图画法惊呆了。我喜欢一遍遍地描摹漫画的板块,但我从来没有用薄薄的描摹纸来涂色。当我成为一名初中生的时候,我尝试着创作自己的原创漫画,我甚至想过成为一名漫画家。

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做一个漫画家是多么的不容易,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但我知道我有绘画的天赋。这让我在高中时参加了设计课,后来又去了美术学校,在那里我认识了佐佐木五郎,从此就开始了水彩画的创作,并以艺术家的身份为自己的生活打下了基础。

鲨鱼 作者:武田宏树

 

 

 

在艺术之外,你有哪些影响?

我喜欢日本的漫画和动画片,比如《龙珠》和《One Piece》。我喜欢他们对人物动作和气氛的描写,我也开始想让自己的作品更加逼真,让自己能”闻”到这里的气氛。我也喜欢看电影,所以我就想创作出和电影一样能打动人心的作品。

你的作品看起来有一种温暖亲切的感觉,但你是不是想传达一种信息?你是想向观众传达某种信息吗?

我没有一个笼统的信息投入到我的作品中,但我希望我的艺术能让观者感到放松。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让人们不假思索地轻松享受。

 

鲜艳色彩的融合

在这个过程中,我尽量在能想到的地方加入植物、蝴蝶等有趣的图案,让观者享受发现它们的乐趣。

野猪 作者:武田宏树

 

 

 

告诉我们为什么水彩画对你如此特别。

我对未知的东西很感兴趣–油漆干了之后的颜色是什么样子的,它们是如何相互无缝融合的。在我的作品中,很多画布都是空白的,所以我试图在我想画的细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工作很细致,但初稿只是用铅笔粗略勾勒。您是如何决定作品的主题的?

我先画一个大致的轮廓。我花时间看图案的参考图片,进行构图,并在脑海中计算出细节。我告诉自己要耐心地画画,有了想法后,在颜料还没完全干的时候就会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我尽量适当加入植物、蝴蝶等有趣的图案,让观者享受发现的乐趣。

你的创作最难的是什么?

调整我放的水的量来稀释涂料。这只是根据我的经验和感觉。最难的是找到水和涂料的最佳平衡点。另外,我在画画的时候,有时候会被细节所干扰,最后画了太多的画。有时候,我在工作中休息一下,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用新的视角去看它。

我也尝试着通过研究不同的植物,在动物的剪影中创造俏皮的自然景观,不断为我的艺术添加新的元素。

大猩猩。 作者:武田宏树

 

 

 

你有与你的风格一致的水彩运动吗?

我并不真正追随任何艺术潮流或传统,因为我想完善自己的风格。我喜欢用强烈的鲜艳色彩混合,使我的作品与众不同。

你认为你的风格在未来会如何发展?

我想进行融合日本元素的艺术创作。例如,我正在创作以珊瑚礁为主题的盆景艺术。我想继续创作色彩斑斓的艺术作品,不仅是关于动物的,也是为了抚慰看到它的人的心灵。

帕格犬 作者:武田宏树

 

 

 

在哪里可以买到武田广树的作品?

TRiCERA》展出了武田宏树的许多彩色水彩动物肖像和他的其他日本艺术品。一定要去TRiCERA看更多武田宏树的作品,让日本当代艺术充斥你的生活。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出生在日本东京。在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他在一家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社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2019年他加入了新创公司TRiCERA,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点播媒体。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个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子商务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己的自有媒体。他的写作速度很快,在为杂志社工作时,他一个人就能在一个月内写出150页。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永恒的创造力,是成为艺术家的关键力量。

大平すすみ个展(2019)由日木画廊举办。     作为TRiCERA的特邀艺术家之一,Ohira Susumu将在东京京桥的Hinoki画廊举办个展。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他始终没有失去对创作的热情和永恒的能量,这也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关键力量。   此次大平寿个展,是他创作精力的周全证据。大平翔1949年出生于山口县,目前在日本和法国生活和工作。   他的作品给人的印象是有些时尚,好像是年轻艺术家创作的。他画的是日常场景,不急不躁,所以他的作品介于抽象画和具象画之间。   另外,他的作品的特点之一是圆的浮动感。在他的作品中,他在画山水时画了很多圆圈。通过圆圈,他将抽象的"时间"概念具象化,并通过画不同大小、不同颜色的圆圈来表达。对苏苏木来说,他的作品是对光和时间的探索。     大平进在日木画廊举办的个展(2019),不仅有他的画作,还有他的新作。他长期从事丙烯画的创作,现在他将领域从丙烯画扩展到利用照片的混合媒体作品。照片上的裂缝都被金色的线条覆盖,出现了透明的圆圈。     虽然以同一景观为基础,但根据材料的不同,有的作品表现形式不同,有的表现为绘画,有的表现为摄影作品。在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享受到由于材料的不同而带来的感觉变化。   大平每年都会参加两三次展览,不仅在日本,在海外也是如此。尽管他工作得很卖力,但他永远不会满足,他希望在海外举办更多的展览,而不是现在的频率。虽然大平经过长期的艺术生涯,现在已经70岁了,但他的创作能量依然强大。也许正是他对艺术作品创作的不满足的热情和努力,使得他对工作的感悟是不老的。   大平寿个展(日木画廊)。)   日期: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2019年10月12日(星期六)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2019年10月12日(星期六)。 时间:11:30-19:00 周六(最后一天):11:30-17:00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音乐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我们将举行抽奖活动,销售神童加奈/中岛健太的新版画。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将以抽签的方式销售曾在富士电视台网络媒体"富士特评"中出现过的艺术家神子加奈和中岛健太的新版画作品。     受理期 2020 年 10 月 25 日(周日)10:00--2020 年 11 月 10 日(周二)■获奖通知 仅在 2020 年 11 月 17 日(周二)前以电子邮件方式通知获奖者 xml-ph-。0046@deepl.internal ■ 申请方式 请填写报名表,并在报名前阅读注意事项。     出售须知】(1)作品将由艺术家签名并编号。 (2)请注意,本次抽奖活动,您可能无法获得心仪的作品。...

Quick Insight Vol5.以当代审美重新诠释东方绘画。韩国艺术家Jooha Sim

快速洞察力Vol5。以当代审美重新诠释东方绘画。韩国艺术家Jooha Sim 朱哈-辛是一位艺术家,她希望通过花 "罂粟 "向今天的人们传达她内心的感受,而 "罂粟 "的花语是 "安慰"。她是一位希望向今天的人们传达她内心感受的艺术家。传统的东方粉彩与胶水混合的意外效果和鲜艳的色彩是她作品的特点。传统的东方粉彩与胶水混合的意外效果和鲜艳的色彩比黑暗的背景绽放得更加生动。这一期,我们将与Juha Shim对话。 Q1.你的工作的重要主题是什么? "轻抚花香 "是我从出道以来一直珍视的一个主题。 (A caress of florescence,H 130.3cm x W 97cm x D 2cm,Painting, 2020) Q2.我们经常在我们的平台上看到Jooha作品的热心粉丝。 什么样的人倾向于喜欢Jooha的作品? 我每天都在Instagram上发布我的作品。值得庆幸的是,我的粉丝群正在自然增长,一个接一个。各个年龄段的人都能看到我的作品,从20多岁到40多岁。我觉得有孩子的家庭特别喜欢我的作品。 (Still...

A.C.D.–色彩的蜕变

A.C.D探索使用色彩和形式在她的绘画中创造视觉叙事.她从2019年开始作为艺术家工作,并积极在美国展出,并参加东京的新和拍卖会。     生于法国,现居美国。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英语文学专业毕业后,她开始在纽约学习时装设计。除了时装设计,她还在加州艺术学院学习了字体设计、标志史和字母。在看到一只蝴蝶后,她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因此正式进入了美术界。   A.C.D.的作品以色彩和简洁的线条笔触为特色。她自己有四色视觉,所以她能看到杂色、淡紫色,不同的颜色相互融合,而其他人只看到一种颜色。为了控制色调和饱和度,她一边画画一边调色。她独特的眼光创造了她在绘画中使用的美丽色彩。                                 查看更多A.C.D的作品

花之语,花之画–论画中之意

 世界上许多文化都有用植物来承载象征意义的传统。  当有人庆祝某事时,会送上一束鲜花表示祝贺,当有人去世时,会献上鲜花为其送行。这样一来,人们已经不仅仅把花作为植物来生活了。  花的语言是人们在花中找到意义的最好例证。虽然这种语言的起源尚不清楚,但据说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使用花语的做法在19世纪的西方社会已经很盛行了。在这样的背景下,1819年前后,夏洛蒂-德-拉图尔的第一部花语词典《花语》出版。  在《花的语言》中,拉图尔根据花的数量以及花的颜色,设计并介绍了花的语言,玫瑰花得到了特殊的处理。玫瑰花是西方文化中最重要的花卉之一,以至于被称为"花中之花",它已经被赋予了民间传说和神话中衍生的意义。  在本文中,笔者想结合花的语言,介绍一下"花中之花"--玫瑰花的绘画,它吸引了东西方许多人的心。 Atsuko Hamaura 黄玫瑰的语言:"友谊"、"和平"、"爱的告白"。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山田久美子 三朵玫瑰的语言:"我爱你"、"爱的告白"。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Jessica Veilleux 粉红玫瑰的语言:"温柔"、"优雅"、"漂亮"、"美女"、"爱的誓言"。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Koki Nakamura 白玫瑰的语言:"纯洁"、"清白"、"我值得你"、"深深的尊敬"。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Tatiana Alive 单玫瑰的语言:"一见钟情"、"你是我的全部"。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inoru Hirota 蓝玫瑰的语言:"梦想成真"、"奇迹"、"上帝的祝福"。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Don't Miss

指尖、纸和艺术家。-纸艺故事第二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纸艺系列的第一部分,其中解释了纸作为一种艺术材料的独特性,请在这里阅读。 纸与人类的蜜月关系 这次先说点小知识。 据考古研究表明,中国大约在公元前100年发明了纸,此后,纸作为文明的一部分发展起来。"纸"这个词来源于纸莎草纸,这是埃及文明使用的一种厚厚的纸状书写媒介,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60-2550年。 在2020年的今天,由于数字技术的兴起,我们对纸张的依恋正在减弱。然而,纸质文化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例如,即使在这个一切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LINE、Zoom完成的时代,我们仍然会在新年贺卡、婚礼、生日等场合发送信件,即使一个轻薄的平板电脑上可以容纳上百本书,很多人仍然会购买沉重笨重的纸质书籍。将我们与这些看似过时的材料联系在一起的,是对纸张的怀念,是印在我们人类记忆中的类比。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人与纸之间延续了4000多年的蜜月关系依然在世界各地延续。在法国和我所在的国家,每年都会举办几次古玩展,非常受欢迎,吸引人们兴趣的物品有时是几十年前写的信。精美的手写明信片和信件虽然已经泛黄,但上面写的感情依然鲜活。从不褪色的墨迹斑驳中可以看出作者的犹豫和激动。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和纸是一种薄而结实的纸,是为了与毛笔和墨水兼容而开发的。由于和纸的质地美观,还被用于制作日式灯饰、吉祥屏风等家具。在古代,和纸被用作神道祭品的包装材料,作为一种礼仪性的折叠,如何折叠和折痕的知识成为高级武士教育的一部分。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折纸传播到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普通大众。作为一个在日本长大的年轻人,我通过对书法、折纸的喜爱,以及和朋友们一起开纸飞机,对日本纸的优良品质一直很熟悉。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纸的"模拟"媒介在艺术中的重要性如何?Janaki Lele,一位来自印度的视觉艺术家,通过手工剪纸编织了一个故事。她在一篇名为《心灵感应》的文章中,配上一首诗,她写道:"一张能量网穿过看不见的线......。连接两颗心...你有想过我吗?其实,我刚才也在想你。我低声说道。我看到,连接我们大脑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电力电缆的现代能量,它让我重新思考我们与他人的连接方式。我们表达思想的方式,就像把风筝或鸟儿放进天空之流。这种流动在我们的脑海中转动着风车水车的涡轮,在互动中,能量被创造出来。显然,当我们与这种模拟机制相通时,可以发生心灵感应的联系。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另一件作品《追星者》则描绘了一个温柔而朦胧的梦境。这幅作品的灵感来自于他和朋友的孩子玩耍的时候,挑着窗外经过的夕阳。这些故事都只在一张或几张纸上展开,用剪影和一点深度。令人惊讶的是,一张只有几微毫米厚的纸,竟然有能力和潜力接收和传输所有的戏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秘密就在于纸是一种有机物。正如我们在思想和交流的有机形成中所看到的,生物能量在人与纸艺之间相互作用。纸张作为一种催化剂,连接着艺术家与艺术,以及艺术与我们。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百鬼丸是一位多产的剪纸艺术家,他的作品超过一万幅,将武士带入21世纪的纸上。他画的线条有一种锋利的感觉,就像日本的刀一样突出。他曾为日本历史小说设计过很多封面,其中很多主题都是武士和忍者活跃的时代,他大胆的构图结合了浮世绘的动感和漫画的朗朗上口。这些元素与他对人的生动描绘相结合,使他的作品充满了生命力。毋庸置疑,有机纸具有容纳生命的接受力。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艺术家的实践和他的作品一样有力量。除了创作二维和三维剪纸艺术,他还上过电视,在日本、美国、法国等地展出,有趣的是,他还进行过现场剪纸表演。他还出售印有他的战士图案的面具,对于带科罗娜的时代来说是非常可靠的。百鬼丸的职业可能就像浪人武士一样,在大学里学习建筑学,然后接受陶艺师的训练。但现在,作为日本剪纸界的先锋,他正在开创自己的事业,为后人指明方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VpG4p948E&feature=youtu.be TRiCERA将继续为您带来艺术家的信息。不要忘记订阅ArtClip通讯,获取更多犀利的见解和有品位的专栏。

“我想画一幅新的画。”

加藤浩介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是热衷于学习和研究艺术史和当代艺术的年轻人之一。他的作品是通过对场景中的视觉信息进行分解,以景观为参照物,将其转化为几何图形进行创作。他对绘画背后的故事和创作过程很感兴趣,并始终牢记"绘画的初衷是什么?"这一命题,表现出一种推陈出新的绘画态度。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画作。 我的作品主题是风景。我不只是画风景,我把视觉信息分解,用几何图案代替。我的灵感来自劳拉-欧文斯。我之所以开始画风景,是因为我想画大画。对象越大,就越能代表这个对象的整个世界。另外,景观的信息量大,容易分解再整合。 野岛,91×91cm 你从一开始就在画风景吗? 不是,一开始我画的是写实主义和极简主义的结合,我23岁开始画画,我的风格很简单,我觉得写实主义的画卖得挺好,如果和日本的和风文化结合起来,就会卖得很好。但我在探索不同的东西时,我觉得用自己喜欢的形式去创作会更好,所以我开始研究当代艺术的历史和场景。我去了东京的很多博物馆,也看了很多艺术方面的书来获取知识,2019年左右我开始以自己的风格画风景。 当你创作作品时,对你来说什么是重要的,是艺术的背景还是你自己的思想和感受? 我认为要创造新的东西,你需要了解传统和历史,所以我更注重传统。我想,知旧的风格有助于我创造新的画风。我想做一个画家,同时我也想在做新画的背景下。 雪景,194×162cm 你是如何看待新事物的? 也许新不是一个正确的词,但我认为立体主义很有趣。立体主义是抽象的,但我认为它的本质目的是图像的再整合。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这和我的绘画方式很相似,但也许我在用不同的图像工作。 你当初为什么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 我喜欢画画,但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天赋,也从来没有得到过别人的称赞。这一切都源于我高中的美术老师给我看了很多美术书。其中有一本是杰克逊-波洛克的书,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的出发点是我对绘画的好奇心。 笨拙的树,91×117cm 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我在2019年开始了一系列的风景作品,这再次确认了我的重点是制作过程。我对绘画是什么以及它对绘画史的启示很感兴趣。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当代性。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在网上搜索一切的时代。我认为从社交媒体上提取图片并将其纳入我的画作中会很有趣。我想在继续追求绘画的同时,结合当前时代好的方面。

加藤泉的作品在东京独特的艺术空间展出

加藤泉在东京原美术馆举办个展"像滚雪球一样"。     加藤泉,国际知名日本艺术家,常驻东京和香港,目前在东京品川的原美术馆和群马县的原美术馆ARC举办个展。   原当代艺术博物馆ARC全面展示加藤的作品 原当代艺术博物馆将展出她的69件最新作品。作品。在原美术馆举办的"LIKE A ROLLING SNOWBALL"展览是加藤在东京博物馆的首次大型个展。而此次在原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就是要让你有机会领略他的最新品味和独特发展。他最近的作品从石头、布匹到印刷品都有。   加藤以在绘画和雕塑中描绘原始而神秘的人类形象而闻名。他的作品让人联想到图腾。加藤的人体雕塑总是有男有女,他的绘画作品也是以这样的方式构成,使两件独立的作品成为一体。绘画的构图也是这样,两个独立的作品变成了一个。至于由石头、棉花和软乙烯制成的雕塑,头部和身体的材质完全不同--石头、软乙烯和棉花,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似乎搭配了两种不同的属性:轻盈和重量。在很多方面,追求配对似乎是一种仪式感。       我们很高兴为大家介绍一些博物馆中最具特色的作品。在一号馆展出的《无题》是加藤的最新作品,他一直在尝试用布、皮革、石头、铝等多种材料制作大型装置作品。其他作品的展示也很好,符合原美术馆所在地的特点。在原美术馆的花园里,安装了两件以与自然相遇为主题的作品《无题》。安装在花园里的作品是为了从博物馆内部观看而设计的。     原现代美术馆的位置     当你参观原美术馆时,你可能会被它独特的异国情调所抚慰,这在东京是很少见的。原美术馆是日本最古老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位于东京品川区,在棕榈树环绕的花园里。该建筑建于1938年,是现任原现代美术馆馆长原俊雄的祖父原国藏的私邸。它是由著名建筑师渡边仁设计的,他还设计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主楼。   战后,该建筑曾被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大使馆使用,1979年成为艺术博物馆;2008年进行了大修,安装了新的照明系统并进行了维修。   作为日本最早的现代美术馆之一,它是为数不多的融合了20世纪初欧洲建筑风格的昭和早期建筑的例子。   但是,由于近80年的建筑维护困难,基金会决定在2020年12月31日关闭博物馆,原博物馆ARC将成为所有活动的场所。在具有独特氛围的博物馆消失之前,何不趁此机会看看加藤泉的最新作品呢?   加藤泉--像滚动的雪球 主办单位:原美术馆 特别合作单位:Perrotin公司   日期:2019年8月10日(星期六)-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国庆节)。 时间:上午11:00-下午5:00,周三至晚上8:00(闭馆前30分钟最后进场)。 休馆时间:周一(8月12日、9月16日、23日、10月14日、11月4日、2020年1月13日除外)、8月13日、9月17日、24日、10月15日、11月5日、年末和新年假期。 入场费。普通票1100日元,学生700日元(高中、大学)或500日元(中小学生),70岁以上550日元,原博物馆会员及学生--高中生在学期内每周六免费,20人以上的团体可享受100日元优惠。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现居日本。她是TRiCERA的成员之一,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1] 新闻稿, 原美术馆,(原美术馆,东京,2019)。

重绘地平线

千穗勇志是一位日本画家,他画的图像在视觉上似乎是朦胧的。 她的风格源于她的白描经历。 她对自己的经历描述如下 "我看不到前方的一米,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空白。 我觉得我好像失去了方向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站得直。 仿佛我被扔到了外太空。" 在现实中,存在着重力,我们应该能够感知到向上和向下。 然而,留白混淆了我对空间的视觉理解,我失去了方向感。 你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或 她觉得自己仿佛漂浮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或者仿佛掉进了一个牛奶色的海洋。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威胁生命的可怕经历。 一个无法辨认的、无限扩张的空间。 这一定是对一个无法识别和无限扩张的空间概念的体验,这个空间既不在上,也不在下,也不在左,也不在右,只是隐约在扩张。 这种经历对她来说模糊了世界的各种界限。 在她的作品中,她描绘了各种风景,从城市到森林和海洋。 越近的场景越清晰,越远的场景则越朦胧。 在城市里,建筑物似乎在远处散开。 在森林里,失去了森林本身的深度,而在海里,失去了地平线。 而在城市和森林中,空间的大小和范围被掩盖了。 在海景画中,地平线,即天空和海洋之间的视觉边界,是模糊的。 (天与海的差距,高72.7cm x 宽91cm x 深2.7cm,千穗米司,...

Feature Post

加藤公介个展”Re-scope”将举行。

TRiCERA将于2012年2月20日至27日举办加藤公介个展"Re-scope"。加藤一直在创作,通过景观的分解和重建这一关键词,来指涉景观的结构和视觉本身的模糊性。这次以"别人的观点"为概念,加藤将展出以引用SNS的图片为基础创作的约12幅画作。 在社交网站上上传的很多照片都是"别人的观点",并不是我们自己实际经历过的,但在数字化转变的今天,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地接收大量的"别人的观点"。但在今天,通过数字化的转变,我们不断接收到大量的"别人的观点"。也许我们通过第三人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比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更多。 加藤的画作描绘了信息转换的边缘,景观被分解,其色彩和形式被折叠。通过他的作品和展览,他旨在让我们有机会重新思考我们如何看待事物,在我们数字化的视觉世界中,"看"意味着什么,以及"看"从过去到现在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希望您能喜欢加藤公介在画布上的实验和冒险,因为他在探索风景和视觉。 展览信息期间:20/02/20 - 2021/02/27地点:TRiCERA博物馆东京都港区高轮3号。-东京都港区高轮大厦22-5 SDS*为防止新的冠状病毒感染,本次展览只接受预约。 请使用以下表格进行预约。 ,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点击这里进行预约

看着被压抑和消逝的自己。斋藤拓海访谈

斋藤拓海画的是公园里的游乐场设备、房间的一角、路边等日常场景,带着些许虚无缥缈的感觉。她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被压抑了。"她将唤起自己童年感悟的风景和与之相关的物品,转化为女孩的形状,并将它们画在画布上。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和斋藤谈了她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作品背后的背景,她的作品是基于她自己的情感本质。     斋藤先生,你主要表现的是女孩的画作,结合场景,看起来像是日常生活的快照,但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的作品背景,它们在你的画作中是怎样的关系?   我的画中有的有女孩,有的没有,但女孩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存在,它把我和过去的自己联系在一起。 ,很多风景都让我想起了童年。当我看到一些能让我想起过去的东西,比如风景或物品,我通常会记下来,或者用相机拍下来,这就成了我作品的基础。     等候室》,2020年,29.7×42cm,纸本Giclee印刷,版本:50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是作为前斋藤先生本人的隐喻出现的。风景也起到了让我们回忆过去的作用,但无论哪种情况,过去都是关键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压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被压抑了,一些曾经拥有的东西渐渐消失了,或者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失去了自己。这是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   但这些景与物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比如踩自行车时落叶的味道,比如雨后的味道......我可以通过这些日常的事情来回忆过去的事情。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我觉得我的记忆又回来了。就像"这和那个时候一样"。   这种压抑是否意味着你被社会关系所牵制?   细微的差别是相似的... 也许。我渐渐地不习惯在一个群体中,但我发现自己也会跟着去做。即使我的朋友们会说"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在那里等你"之类的话,也是有点尴尬。当然,我不认为这是恶意的或什么。   对于我来说,初中和高中是一个空白期,几乎没有能让我记住的事件。真的,没有什么让我不明白的原因。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要面对很多的社交、限制,以及你必须要忍受的事情。但我觉得如果我试图去适应这些,我内心的一些东西就会逐渐消失,我感到很有威胁。我觉得我正在失去我的身份。     朋友,2020年,45.5×38cm,布面油画。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像一种记录,它不是简单的风景或女孩的描写。   如果我想留下一些东西,那更多的是一种情感,而不是一道风景或一些我能看到的东西。那些不描写女孩的风景,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都能让我和过去联系起来,所以即使我不描写人,我也想让它看起来像他们还在那里的痕迹。   所以我觉得人们往往认为我画的是风景和女孩,但我不想画情境。   接着说说你的背景,斋藤先生,你是学日本画的。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个日式画家?   不,我一开始更像是一个插画师。我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属于漫画社,但我一直在画插画而不是漫画。我画过一段时间的女生图,但当时只是插图。   但我和身边的其他孩子一样,对它一无所知,我看的书里有我喜欢的插画家的插图,但我并不喜欢。所以我才会半途而废。   从高中一年级开始,我就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就是想上艺术大学,我想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是画插画的,但我选择了日本画,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用二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我喜欢的是平面的表达方式,而不是活泼的美术风格,从高考开始,我就真的不擅长画立体画。我也很不擅长画素描。   现在你用的是丙烯和油,但我觉得你在处理材料的时候,语法是很不一样的。   本科的时候,我用的是日本的画材,但是用矿物颜料的时候,就会被问到"为什么要用矿物颜料"这样的问题。但是,当我使用岩井谷的时候,就会被要求赋予意义,比如"你为什么要用它?"。另外,我从本科开始就一直在画女孩子,但我觉得如果用日本的绘画材料来画,就会被认为是美画的范畴。并不是我想走这条路,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的时候,我用丙烯颜料来画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改变了很多,从绘画材料到绘画方式都有很大的改变。   以前我画头发和脸部的细节比较多,但现在转为画风简单,平面感比较强。我以前画的画也差不多,我试着把我以前在笔记本上画的东西做成表象。因此,我做起来就不那么痛苦了。   但我认为,我给自己设定的规则,或者说是限制。我尽量不做那些我不能做的事情了。我试着让颜色变浅,有些地方我用彩色铅笔层层叠叠,有些地方我试着加强某些方向的颜色,因为它们变得太模糊。     遗忘》,2020年,31.8 x 41cm,布面油画。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把现在的风景和女孩的结合带入画面平面的?   大约两年前。我想是在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吧。当时我加入了从照片上剪下来的风景,画面有点乱,但我决定把它定格在我童年的时光里。   我决定把它设定在我的童年时代,我想让它变得更复杂,或者说,我想让它变得更混乱。我是一个很平淡的人,所以我往往是片面的。我试图让它更难理解,更复杂。我想,这让人们不止一次地想看。但我觉得我最近画的太多了,因为它是。   你对工作和自己之间的紧密联系有什么抵触吗?   是你的作品太个人化了吗? 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烦恼,或者说,我现在还时不时地想...   我不知道我画的是不是太私人化了。但我也一直在想,有像微普艺术家,也有像纳威哈艺术家,还有经常画个人的东西和身边的东西的人。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样的作品,或者说画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让我不觉得压抑,我想这就是我的方法。剩下的就是信念的问题了,我想。   你喜欢画个人生活的艺术家吗?   我是这么想的我喜欢那些用日常用品和日常生活的碎片来画个人的,或者说是随意的作品的艺术家。我喜欢前几天在渡云的青木先生,西村雨,还有丹尼斯、维拉德等老艺术家......。   我也喜欢莫兰迪。我总是把他的美术书放在身边。我也喜欢纳碧派。我觉得它们在主题和主题方面非常有帮助。还有,我不是画家,但我喜欢青山静夫。在我开始画儿童画的时候,他对我的影响最大,甚至现在我在觉得自己失落的时候,经常会看他的作品。   你一生都在画插画,在你的画作中,你是否感受到了插画的基因?   ...我不知道但有的时候,人们肯定会说。虽然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但人们确实会说:"你是个插画师。   但最近我觉得两者都有一点。我叫插画,也叫绘画。我画插画的时间肯定很长,所以我觉得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有一些我喜欢的插画家等等。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介于两者之间也是可以的。   介于插画和绘画之间。   我觉得这两者的元素都很好。如果它同时具备这两种元素,那么它可能就有自己的真实性。   你画的女孩脸上没有表情吧?   当我在画画的时候,我很平静。所以我画的人没有表情。那里有一段距离,不是吗?曾有看过我作品的人对我说:"斋藤先生似乎已经放弃了。"我想这可能是真的。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为什么我的作品里会有女孩或者孩子,但我画孩子的原因更像是一种情结......或者说更像是一种渴望。渴望成为一个孩子。   这和我小时候周围的环境有关,也和我现在的样子有关。   有一种感觉,现在的我和小学时的我没有联系。当我看到自己小学时的照片和老师的评语时,我觉得自己亮堂了许多。我心想:"哦,原来是这样啊。环境变了,我也变了,我想有的人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但我已经变了。     午后的公园》,2020年,33.3 x 33.3cm,布面油画。   尽管如此,景观或其他东西会引发它复活。斋藤先生的绘画是一种抵抗,是以结构的方式捕捉情感的形式。   但这很复杂,不是吗?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很难用语言表达。当我看到一个风景或一个物体这样的东西时,我的感觉和怀旧是不同的,很难向别人解释这是我画的东西。   最后,我认真地走到了这一步,以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融入了周围的环境。我想,让自己不至于飘飘然,也不至于改变,但我觉得失去了原来的我,是很悲哀的。我认为,如果它仍然是一种形式,那就很好。     简介   1996年生于东京,2020年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日本画专业。他的主要群展包括"daily awa"(Koenji pocke / 2019 /东京)、"雾"(展览空间CLOSET / 2020 /东京)、"ob策展新华社"(Hidari zingaro / 2020 /东京),他的个展包括"温柔"。岁"(新宿眼科画廊/2020/东京)。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在地与全球–缅甸当代艺术的场景

缅甸当代艺术的流动 近年来,随着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设立"洞见单元",介绍亚洲及亚太地区的艺术场景,人们开始关注亚洲特有的、不同于西方的本土场景的阐释和存在。 矛盾或讽刺的是,要看清缅甸当代艺术界与当地民族绘画和民间艺术的区别,就不能忽视缅甸的本土文化及其社会历史。 缅甸在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一方面建立了民主和文化教育计划,虽然不稳定,但另一方面由于少数民族问题和政治内耗造成政治基础的不稳定,1962年爆发了政变,与之相伴的军事统治一直持续到1988年的民主运动。军人政权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1988年的民主化运动。 军人政权下对艺术活动的限制,对艺术在国内的认可和公民身份产生了逆风效应,但随着民主化运动的开展,1979年诞生了一场当代艺术运动。 "甘果村"是由大约20名在现在的仰光大学从事独立艺术研究的学生创立的,是缅甸最早发展起来的当代艺术运动,当时主要是以自己对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解读为基础的作品来培育的。换句话说,它是第一个与西方艺术界建立联系的运动。 然而,在缅甸军政权的影响并没有消失,艺术界的待遇并不高,在继续发展不成功的同时,90年代出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潮流,寻求在校外进行展示和活动,1990年成立了"现代艺术90",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由此,199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支持具有全球舞台的艺术家的创作。 缅甸艺术界走向世界--河畔画廊的尝试。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画廊的信息 河畔画廊已经成立14年,是一家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拓展活动的当代艺术画廊。 江河拥有40多位艺术家的名册,从审查时代开始,江河就一直在尝试如何将艺术家带入全球范围内,包括国际收藏家。 在保留经得起西方语境考验的元素的同时,艺术家们能够呈现出具有本土性、历史性和缅甸特色的作品,揭示了亚洲艺术界的很多黑匣子及其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有能力揭示很多已经成为黑匣子的亚洲艺术圈和历史。 如"僧人的记忆"系列的画家土土(1972-)说:"我想暗示佛教作为缅甸的生活背景和僧人的存在。正如他所说:"我想提示佛教在缅甸的生活背景,以及僧侣的存在。"大威土图以鸟瞰的视角,将缅甸广泛支持的佛教对事物和存在的认知方式,用色彩层次的手法描绘出来,让人看到了缅甸文化的一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另一方面,Thar Gyi(1966-)抓住了缅甸绘画史的抽象性,并带来了新的角度,他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非绘画"。Thar Gyi的灵感来自于他在缅甸参观寺庙小镇时看到的乡村风景,他在国内绘画所使用的内部节奏表现中加入了"脊状"的具象性,从而实现了在缅甸艺术史和抽象绘画史上的独特定位,但并不直接。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TRiCERA很高兴地展示来自河画廊的49幅画作,河画廊是一家支持艺术家的画廊,他们的作品似乎是缅甸国内艺术界和西方艺术界之间的一个奇点。希望您能欣赏到既具有民族性又具有世界性的缅甸艺术史。 屠呦呦(1972年-)屠大伟,出生于缅甸,自1997年起在缅甸参加展览,并一直活跃在缅甸境外,包括英国和新加坡。自2007年起,他连续三年获得缅甸亚洲艺术奖年度最佳绘画奖,最近的作品《僧侣的回忆》,用非常有限的色彩范围,用明显的明暗对比来暗示"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觉林(1975年-)在澳大利亚、巴黎和香港等地工作的林氏,以其围绕着缅甸风景的平淡而有内涵的色块而闻名。然而,他的作品避开了山水画的物质性,而是表现自然的细微之处和日常生活的情感,邀请观众去发现。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塔吉(1966年-)Thar Gyi的关键词是"非绘画",他将缅甸乡村风景中的脊状造型特质融入到绘画中,为国内抽象绘画史带来了新的角度。在对缅甸绘画发展的姿态参照中,他将视觉艺术与绘画学术的精髓融为一体。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漫画如何作为艺术传播?Shueisha的漫画艺术”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已经开始。

近日,树艺社启动了名为"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项目,该公司迄今出版的漫画将以限量版多本的形式在国内外销售。漫画作为海报等复制品发行的情况也有,但在日本,还没有将漫画作为艺术品开发的例子。在电商网站上线的同时,我们与项目总监冈本正文和运营当代艺术跨境电商网站TRiCERA.net的Iguchi Yasushi进行了对话。一个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 如何看待作为艺术的"漫画"? 井口靖(Iguchi)很抱歉,首先作为一个漫画迷,我对这次采访感到非常高兴(笑)。 冈本正志(冈本):非常感谢您(笑)。 井口:我想谈谈树枝社正在启动的"树枝漫画-艺术遗产",以及漫画作为艺术的可能性。请问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漫画发展成艺术的? 冈本:如果追溯到项目的开始,其实是在2007年左右开始的。当时有一个运动,就是要把书生漫画数字化存档,但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什么动力去做什么新的数字数据。我希望用它来制作《Galaga》的漫画,也希望用它来翻译和海外出版。那时候,"数字档案"这个名词,或者说这个概念本身,还很新鲜。 井口:目标是树叶社出版的所有漫画吗? 冈本:几乎都是。 井口,就像一个巨大的数字... ...(笑)。 冈本:我会的(笑)。舒伊莎每年推出800本左右的新漫画,所以现在大约有300万页。当时,我们使用了以色列制造的最好的扫描仪来建立高质量的档案。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智能手机的革命,利用档案数据制作数字漫画成为可能。但有些美术画得很好,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换一种形式发行?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换一种形式发行?我想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发布,不仅仅是漫画、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也可以用不同的媒介发布。 我明白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用艺术作为一种方式来输出你所创造的档案。我觉得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幅画,在画里和在漫画里看起来也不一样。漫画是有故事的,体验是非常流畅的。但是艺术,尤其是二维艺术,基本都是固定在墙上的,所以我觉得在体验上有很大的区别。 冈本你说的对,漫画是一种时间性的艺术形式,所以如果你把它拿出来作为一个画面来看,你会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说,即使是《ONE PIECE》的读者,也会觉得"有这样的场景吗"?例如:我想,当漫画挂在墙上的时候,面对漫画,和漫画相比,会有不同的发现。 井口:根据漫画的内容,创造不同的体验。 冈本,没错从保存原作漫画的角度出发,这个项目一开始是为了存档,但我不想只把它们数字化就完事了,也不想只做单纯的复制品。我想通过不同的体验来传承漫画和艺术家的创作,我想这就是意义所在。 作为艺术,我们如何创造价值? 井口:另一方面,这个比较实际,但我觉得"把漫画当艺术来卖"会有很多问题。当代艺术产业有一个现有的结构,如何在这个结构中创造一个定位的问题。而更重要的是,与漫画相比,艺术市场本身就很小。对于进入不同市场的行业,你有什么想法? 冈本:先说一些数字吧,根据USB的报告,全球艺术品市场约为7亿日元。根据USB的报告,全球艺术市场约为7亿日元,日本艺术产业为3590亿日元,如果专注于艺术,则约为2580亿日元。这个数字其实我很熟悉。事实上,2020年日本数字漫画的销售额将超过3400亿日元,这与之大致相同。从这个规模来看,我想不难制定出在5年或10年后将"漫画艺术"发展到100亿日元左右规模的愿景。 井口:如果从漫画整体上考虑,应该是规模很大的。 冈本:没错,就算是树枝一个人在创作《一品》和其他几部漫画,他们也绝对会手忙脚乱。如果再加上其他出版社的作品,市场规模可望增长。 井口:而且,"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是跨境EC吧?考虑到海外市场更大的艺术市场,我认为这是一个敏锐的决定。 冈本:非常感谢您的评价。但我也不想和"艺术市场"中现有的流派对着干。艺术有很多不同的流派,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我不想在市场上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我不想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 我更愿意和其他流派合作。例如,你可以与工艺美术师合作,制作一个漆画框。如果你想把你的作品作为一个艺术作品,作为一个日本的创作来呈现的话,我觉得和其他流派的合作很重要。 井口:在将漫画拓展到其他艺术类型的同时,我认为要与现有的艺术产生共生关系,创造新的价值。 冈本是的,这就是我认为有趣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海报和复制品。但从来没有把漫画作为艺术品来开发的想法,以保证艺术品的质量。当然,这对树德社来说是第一次,我想这对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东西。 井口:你刚才说"作为艺术",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用区块链发证是很有意思的,或者说,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直指问题的核心。作为一个从事艺术的人(笑),我可以想象,当人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时,他们可能会想到分销、价值形成和抵押品。(笑)我可以想象,当他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的时候,他们会想到发行、价值形成、抵押品,这次我觉得会作为一个多作品来发展,到时候就必须要谈版号管理。 冈本:没错。这正是让我认识到这个项目潜力的初衷。我不想被人认为是在卖复制品。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设计一种方法来管理这些版本和发行它们,或者说是一种逻辑,让它们作为艺术品在市场上流动。从这个意义上说,Startburn的区块链系统是一个很大的催化剂。 井口: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有一点,"作为艺术的分配"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当代艺术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个流派。但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虽然可能是重复我前面所说的,但是在版画、照片等可以复制的作品的发行过程中,版本管理,或者更具体地说,市场价值的管理就变得非常重要。 冈本:我想你是对的。 如果我们能通过这个问题,那么我认为已经奠定了基础。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中,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接受原本来自外界的人,比如KAWS。所以街头艺术、波普艺术或插画已经成为一种流派。也许我说得太夸张了,但我认为新类型的漫画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基础。如果我说这样的话,可能又会被别人骂我说的太多了(笑)。 冈本:没有,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也是为什么要用心创造价值的原因。包装、运输也是如此,当然还有证书。 井口:在法国,漫画据说是第九艺术(笑)。但正如你所说,当代艺术是一个机制的世界,是有规则的。你按照"礼仪"或者说商业惯例来做,很隐忍,我觉得你对这个项目很认真。 冈本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谈,另一方面,我想避免与当代艺术,或者说与美术的核心对接。我意识到漫画的背景,美术方面有现有的方法和技巧。我认为,试图强迫自己去顺应这一点是不好的。当然,我一点都不忽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区块链证书... ...我想把它确立为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我认为有必要思考它本身的背景和价值。 我明白了另外,在价值方面,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我认为,价值是一种被感知的东西,当一种共同的价值,或者说认可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它就会成长。当这种共同价值增长时,整体价值就会诞生。我对漫画艺术如何创造艺术价值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潜力。 以"漫画艺术"的方式来传承漫画。 井口:说到问题的核心,或者说说得更深一点,您觉得这个《修真漫画-艺术遗产》和复制品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冈本:最大的区别是研究和修复。其实,原创漫画作品褪色、变质的速度非常快。它们比油画要脆弱得多。这是因为以周、月连载为基础的漫画原画,为了适应生产速度,往往使用容易干燥的染料油墨。这些油墨是漫画的表现力所在,但它们也会很快褪色和变色。另外,还有很多因素会损坏纸张,比如粘贴成绩单的粘合剂。 井口:我明白了,所以你没有让原图持续时间更长的想法,因为你认为它会被打印出来。 冈本是的,没错。我听说有的档案专家说,档案的寿命不超过100年。即使它们被存放在适当的设施中,也是如此。所有的漫画原画都在以持续的速度恶化。所以,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就研究了一下原来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一边做一边还原。 井口:不只是简单的印花吧? 冈本:没错。而且与漫画不同的是,原图是放大而不是缩小。所以,如果你从摄影到印刷都没有做好,最后得到的东西是无法欣赏的。从生产到发行,一切都要经过严格的控制,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说我们是做复制品。 井口:把它做成艺术,我们就把它留下来。 冈本通过把它们作为图片留下,换句话说,作为给人一种与漫画状态不同的体验的东西。如今,我听到纸质原件在拍卖会上被卖出高价的故事,但原件却没有被及时保存下来。我们有数字档案,但原纸只怕是越来越差了。所以这个项目如果产生了资金,可以用于研究艺术品原件的存放,当然也可以返还给艺术家。 井口:你可以为漫画家创造一个新的活动领域。 冈本那正好,漫画的世界也越来越艰难了。艺术家仅靠稿费和版税谋生是很难的,但如果能把自己的画作当做艺术,也许就能看到不一样的可能性。今后,我想把新漫画家的画也变成艺术品。 井口:这样一想,"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目标就很明确了吧?漫画的传承,以及漫画家的新可能性。 冈本:漫画毕竟是日本重要的产业和文化。我们要在适应时代的同时,思考如何传承,我想这也是一直把漫画送出去的书生社不得不重视的问题。我想仔细地,当然也想挑战地建立漫画作为艺术是否可行的问题。 冈本正志 - 冈本正志 昭和漫画-艺术遗产"的导演。从东京美术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加入了树枝社。先后在女性杂志和女性杂志门户网站工作,参与漫画制作的数字化工作。她策划实施了"漫画数字档案馆",这是一个收录了书生社出版的主要漫画作品的数据库。他还将《周刊少年Jump》等漫画杂志的制作环境数字化。转入数码部后,先后推出了"漫画工厂"和"SSDB(树艺社综合数据库)"。 太井口 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老牌的音响设备制造商,并在亚太区总部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2015年加入耐克日本公司,2017年担任日本直营店供应链经理,参与全球项目,并在日本启动和执行多个新项目。2018年11月1日,他成立了TRiCERA公司。 网站网址https://mangaart.jp/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