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1, 2021
Home Others Quick Insight vol.1 - Yuta okuda-

Quick Insight vol.1 – Yuta okuda-

活跃于日本和台湾的亚洲艺术界,Yuta okuda试图通过生物和花卉来描绘和肯定自然秩序之美。菊地TAKEO KIKUCHI的时装设计师转为艺术家,我们采访了他的活动和背景。


首先,你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吗?

我的作品是基于无意识的自我投射和自我诠释。在无意识的层面上,我想到了生物,在有意识的层面上,我把它们变成了汉尼亚、玛丽莲、科迈努等等。

我想不自觉地描写的题材总是花和活物,由此我试图在一幅作品中表达两个矛盾的主题,如美与丑、爱与妒、生与死。我的图案总是活生生的东西,我根据食物链的概念,画出自然秩序的美。

智慧

743×607,2019,颜料墨水/肯特纸业。

点击这里查看她的作品。

你以前是一个时装设计师,是什么让你成为一个艺术家?

我想这是因为我有强烈的愿望,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设计师和艺术家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

商业设计师是不需要有个性的。我们需要以一定的方式,按照一定的时间表来做某项设计。但这是有压力的。所以我觉得一开始真的就是”我只想画我想画的画”。

那你是不是马上就开始画画了?

不,一开始我只是在家里涉猎画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照片似乎很密集。我好像在发泄我的负面情绪。我根本没想过要给人看。一点儿也没有。可以说,这是我的毒素(笑)。

紫玫瑰(粉红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是怎么开始做职业艺术家的?

有人认可我的工作,我的画。当我的负面情绪完全表现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说:”我喜欢你的作品”。这是个惊喜,说白了,让我感觉很好。这绝不会发生在一个商业设计师身上。在时尚界,你要编造一些东西,但在绘画界,你是赤裸裸的。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这部分表现出来,并得到赞赏。

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我的一些朋友是艺术家,我很嫉妒他们的作品,所以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做。但如果我要做的话,我想把它当做一个专业的事情来做,而不是作为一个爱好,我不想半途而废。如果我要做,我想做得彻底。

你说你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你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立场吗?

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停地画”。我会画三天,睡半天,就想把它画出来。我画了三天,睡了半天,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当我把所有堆积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看到概念了。这就是”自我投射”。

这与时尚完全相反。在时尚界,化妆的概念是第一位的,然后你再从那里建立起来,但我在艺术界做的是发现自己,展示最真实的自己。如何裸露自己,如何将自己的这部分展现出来,是很重要的。我想看看我的经验是如何输出的。

抽象花束(深蓝色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的工作,是不是很难得到意见?

前三年我就跑出来了(笑),30年的人生,三年就跑出来了。(笑)但我认为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30年。我想我可以再深挖一下。回想这三年来,我的真性情是什么,我的底子是什么。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接受各种事物,做出新的东西。

最近,您的作品中多用了苏米墨。这种变化是有意为之吗?

我的工作确实发生了变化,因为它还与我有关。即使让我画出与过去一模一样的图画,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非常困难的。

虽然会变,但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谎言。我真的没有任何怀疑。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的画就是要让我能有多赤裸,能对自己有多诚实。所以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去想,我想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做的事情没有错。

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努力更新我的材料。我尝试过水彩、铜版纸、油画、日本画、泥土。因此,我决定,苏米墨是最适合我的天性的。

抽象单花 (萨克斯 x 紫)

36×14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新的挑战,现在你的目标是下一步。你对这个目标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

我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所以我对未来的憧憬又不是全部都很清晰。我可以说的是,我还是不骗自己。我想在工作中赤裸裸地坦诚相待。所以我想充分利用我自然而然的经历。

现在我终于习惯了空虚,我想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吸取不同的经验,并把它们提炼成画。了解了环境和自己的变化,我会把它们融入到我的画作中去。无论事情如何变化,对我来说,只要不骗自己,没有疑惑,坦诚相待就好。

因为对我来说,画画就是要把最赤裸裸、最真实的部分表现出来。

简介
在伦敦留学后,她获得了ISTITUTO MARANGONI伦敦时装设计学院硕士课程的文凭。回国后在时装品牌”菊地TAKEO KIKUCHI”担任时装设计师。离开公司后,她开始不是作为时装设计师,而是作为艺术家”yutaokuda”工作。她用细腻的线条和斑点,以花朵和生物为主题,画出食物链等自然秩序之美。有时,我用欺骗的手法把矛盾的两面都画出来,如生与死、美与丑等。目前,她正积极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和联展。

点击这里查看奥田雄太的作品。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FALSE SPACES:问什么是FALSE SPACES?

TOKAS项目Vol.2"虚假空间     在东京都艺术空间本乡TOKAS本乡,作为东京主要的艺术中心之一,正在举办展览。 "虚假空间""虚假空间"由TOKAS项目Vol.2组织。 据官方介绍,TOKAS项目始于2018年,是一个旨在从多元文化角度对艺术、社会等主题进行投机性揭示的项目,同时与国际合作 艺术家、策展人、艺术中心和文化组织。   在TOKAS的"假空间"中,我们与香港大学合作。 以香港为基地的独立策展人叶毓尧与香港艺术中心(HKAC)合作举办此次展览。 本次展览主要集中于日本和香港的媒体艺术。 本次展览由策展人叶玉耀及其策展团队共同策划,三位日本艺术家伊藤龙介、津田 美智子、NAGATA Kosuke和三位来自香港的艺术家吴子君、Stella SO和WARE。   日本和香港当代艺术界对媒体艺术的欣赏,是通过"FALSE SPACES"来实现的,可以说是一件艺术品。 这是今秋日本当代艺术界最值得关注的展览之一。同时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所以展览不仅是关于媒体艺术的,也是关于"空间"的。   东京和香港作为大城市,面临着空间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绅士化的问题,也可能是一个人口减少的问题。从这些城市的常见问题中,我们可以拓展出"空间"的概念。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关注了"空间",并提出了许多论述、观点和问题。因此,这次展览让我们从城市场所的实际问题到"空间"概念本身进行了探索。在一些参展作品中,通过作品可以看到真实的地方和文化,但同时,"空间"的概念也被重新诠释,变成了虚拟空间这样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矛盾的是,"假空间"这个标题似乎指出了空间的多样性特征。媒体艺术有多样性,空间也有多样性。媒体艺术包括摄影、录像和装置。同样,"空间"也包括实用空间、主体空间,甚至抽象空间。因此,将媒体艺术和空间这两大特点联系起来,就可以丰富展览的内容,使展览更加有趣。此外,如果你关注"东京"、"香港"、"城市"、"媒体艺术"、"空间"这五个概念,你将会更加喜欢这个展览。 虚假空间"展览将于2012年10月12日至11月10日举行。作为相关计划,2020年2月将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研讨会,之后将举办展览。     虚假空间-TOKAS Projct Vol.2   日期:2019年10月12日(星期六)至11月10日(星期日)。 时间:11:00-19:00 休息日:星期一(10/14、11/4除外)、10/15(星期二)、11/5(星期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赵贞恩生于韩国,现居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大垣真野|为演讲而画。抽象绘画,表现原始叙事。

真野高明1976年出生于滋贺县,2006年在出生地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他曾就读于京都艺术大学,在柏林的"BERLINER LISTE"和纽约的"ART EXPO NY"等国内外展览,以及散文、摄影集等媒体。 主要使用丙烯画的马诺,对20世纪40年代的抽象表现形式如enformel有一定的认识,他说:"作为一种技法,我不做特别困难的事情。我直接把颜料涂在画布上。我想传达的信息是,绘画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就像幼儿涂鸦一样。从小生长在一个艺术家庭,父亲是日系画家,母亲是音乐家,事实上,创作和自我表达都是简单的日常活动,并没有让马诺对艺术有特殊的认识。 他的创作根源在于19岁时的一次神秘体验,他把爱、光、希望、自然等原始主题,用抽象表现主义的手法在创作中转化为绘画。他从横尾忠则、堀尾诚司等前卫派艺术家那里得到启发,看似对绘画史充满诚意,但同时又将目光投向了作品之外的"与他人沟通"。换句话说,从某种意义上说,马诺的绘画可以说是基于自然、大地等人类大的视角而发出的信息。仿佛这个星球上发生的所有现象。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网页

景观的分解与再整合–采访加藤公介。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加藤公介说:"我将景观的视觉信息分解,并将其转化为几何形状。他说:"我对一幅画创作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我们和他聊了聊他的作品。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作品。 -基本上,我是以风景为主题的。我不只是画风景,而是将其中的视觉信息分解,用几何图案代替,这是我创作作品的过程。我以劳拉-欧文斯等人为参考。之所以开始画山水,原因并不琐碎,首先是想做一幅大作品。题材越大越好,题材越大越好,我想到的是整个世界,或者说是风景。此外,景观的信息量很大,而且容易拆除重新整合。 雪景,194×162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你从一开始就画山水吗? -不,一开始我的风格是写实绘画和极简主义的结合。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笑)。(笑)现实主义画作卖得很好,我想如果在作品中加入日本的歉意和孤独的概念,一定会畅销。但是,当我在寻找一些事情做的时候,我想,"如果我无论如何都要做这个事情,我还是坚持自己喜欢的方向吧。"于是,我开始认真研究当代艺术的历史和现场。我开始参观东京的博物馆,阅读艺术书籍,积累知识。这是一个傻乎乎的故事,但我认为我是受西方艺术界背景的影响。就在2019年左右,我开始画我现在的风景画。 当你创作的时候,重要的是想法还是自己的感悟? 还是艺术的背景? -我比较注重传统。我觉得不了解历史就不能创造新的东西。我认为只有认识旧画,才能创作新画。我想做一个画家,只要我是画家,我就想在创作新画的背景下。 笨拙的树,91×117cm 有关我的作品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你对"新"有什么看法? -这可能与"新"的观点不同,但我个人认为立体主义现在很有意思。这种运动是高度抽象的,但在我看来,立体主义的根本目的是重新整合图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与我的"视觉信息的解构与再整合"的绘画方法论有相似之处。我把图像折叠一次。我的画可能是我在用另一种形象做这种方法。 换个话题,是什么让你一开始就想成为一个艺术家? -我喜欢画画。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擅长过。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没有受到很高的赞扬。我想,高中美术老师的影响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他给我看了很多艺术书籍,包括一些杰克逊-波洛克的书,我对这些书印象深刻。我对此印象深刻。我想我对绘画的兴趣起源于一种类似于好奇心的感觉。 野岛,91×91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你将来打算做什么?...

跨界者:艺术与陶瓷的界限。

 不可否认,"陶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古意。  如果你是日本人,你可能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本文化,比如插花、茶道,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你也可以肯定它与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是因为陶器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如果是原始的陶器,只能用泥土和火来完成。  然而,当代陶瓷艺术家和其他媒体一样,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青木胜洋、桑田拓郎、龟井敬吾等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质量高,而且赏心悦目。  日本的泥料和烧制方法多种多样,世界上有各种陶瓷艺术形式。在本文中,我想介绍三位来自日本的艺术家,他们为陶瓷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ukiko Yoshi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ori Osa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艺术2020中的夏日风景–炎炎夏日问候篇1

你觉得2020年的夏季景观如何?我们很多人可能不得不对今年年初计划的奇怪而空前的夏季模式做出一些调整。去年夏天,我忙着重新认识我的祖国日本,这是几年来的第一次,而在此之前,加拿大照例是音乐会和周末徒步旅行的季节。在我国,正是傍晚冲浪、喝梯子的季节。我太怀念"正常"的夏天了,真是无与伦比。 逃不出办公桌和电脑的你,夹在中间的你,是应该享受自己的生活,哪怕炎热的天气让你戴着口罩难以呼吸,还是应该警惕病毒,忍住不玩了。我发现自己在寻找"夏天的照片",梦想着2021年的夏天,以逃避现实。下面是我找到的过去、现在和(希望)未来的一些夏天的场景。 错过泳池边的派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高畑爱香的作品是最适合你的,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聚会的心情。把它挂在墙上,也许你会再次体验到那种振奋人心的感觉。 还是今年夏天的室内小聚会?一些艺术家也喜欢在室内。 说到日本的夏天,节庆、炒面、刨冰、烟花是不可缺少的,但今年呢? 在法国,乡下度假是最流行的。 希望这些作品能给大家带来轻松愉快的心情,在此通知大家夏日问候的第二部分。在通讯的第二部分,我们将介绍TRiCERA艺术家中流行的主题--海景,以及季节性的抽象画。如果您有兴趣,请不要忘记订阅我们的电子报。

Don't Miss

7月6日,卢浮宫重新开放。目前的状况、举措和挑战是什么?

 冠状病毒的流行使全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艺术界也不例外,似乎受到了重大的经济打击。那么,位于法国巴黎的美丽殿堂--卢浮宫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在关闭数月后,法国博物馆终于开始重新开放。然而,那里没有庆祝的气氛。游客被告知戴上口罩,通过网上订票系统购票,并提交体温测试结果。这是因为博物馆在奇怪的、新的艺术观赏准则下运作。    巴黎卢浮宫将于7月6日再次开始接受游客,除非政府的指导方针发生变化。不过,还是会和冠状病毒之前的情况不一样。卢浮宫馆长让-吕克-马丁内斯在接受法国艺术杂志《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旅行限制将对游客数量产生严重影响。      马丁内斯预计,卢浮宫的游客数量将下降70%,游客的人口结构也将发生重大变化。马丁内斯说,过去75%的门票销售来自外国人,但政府的移民限制将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不过,由于法国人在夏季放长假,他预计游客数量只占总人数的一小部分,但他希望能吸引本国公民。当公众对艺术界前景黯淡时,马丁内斯却很乐观。    卢浮宫通常每天接待1万至1.5万名游客,是世界上游客最多的旅游景点之一。过去,游客可以从多个地点进入博物馆,但现在只能从杨明培设计的金字塔进入。他还采取了完全关闭约30%的博物馆等措施。    马丁内斯说,他预计博物馆在未来几年内将保持不变,但在2023年将恢复正常形态。马丁内斯将目前的情况比作"9-11"事件后博物馆参观人数的下降,并认为要克服这种情况需要想象力,而卢浮宫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版权所有: https://www.artnews.com/art-news/news/louvre-coronavirus-reopening-attendance-drop-1202689059/

看着被压抑和消逝的自己。斋藤拓海访谈

斋藤拓海画的是公园里的游乐场设备、房间的一角、路边等日常场景,带着些许虚无缥缈的感觉。她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被压抑了。"她将唤起自己童年感悟的风景和与之相关的物品,转化为女孩的形状,并将它们画在画布上。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和斋藤谈了她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作品背后的背景,她的作品是基于她自己的情感本质。     斋藤先生,你主要表现的是女孩的画作,结合场景,看起来像是日常生活的快照,但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的作品背景,它们在你的画作中是怎样的关系?   我的画中有的有女孩,有的没有,但女孩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存在,它把我和过去的自己联系在一起。 ,很多风景都让我想起了童年。当我看到一些能让我想起过去的东西,比如风景或物品,我通常会记下来,或者用相机拍下来,这就成了我作品的基础。     等候室》,2020年,29.7×42cm,纸本Giclee印刷,版本:50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是作为前斋藤先生本人的隐喻出现的。风景也起到了让我们回忆过去的作用,但无论哪种情况,过去都是关键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压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被压抑了,一些曾经拥有的东西渐渐消失了,或者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失去了自己。这是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   但这些景与物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比如踩自行车时落叶的味道,比如雨后的味道......我可以通过这些日常的事情来回忆过去的事情。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我觉得我的记忆又回来了。就像"这和那个时候一样"。   这种压抑是否意味着你被社会关系所牵制?   细微的差别是相似的... 也许。我渐渐地不习惯在一个群体中,但我发现自己也会跟着去做。即使我的朋友们会说"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在那里等你"之类的话,也是有点尴尬。当然,我不认为这是恶意的或什么。   对于我来说,初中和高中是一个空白期,几乎没有能让我记住的事件。真的,没有什么让我不明白的原因。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要面对很多的社交、限制,以及你必须要忍受的事情。但我觉得如果我试图去适应这些,我内心的一些东西就会逐渐消失,我感到很有威胁。我觉得我正在失去我的身份。     朋友,2020年,45.5×38cm,布面油画。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像一种记录,它不是简单的风景或女孩的描写。   如果我想留下一些东西,那更多的是一种情感,而不是一道风景或一些我能看到的东西。那些不描写女孩的风景,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都能让我和过去联系起来,所以即使我不描写人,我也想让它看起来像他们还在那里的痕迹。   所以我觉得人们往往认为我画的是风景和女孩,但我不想画情境。   接着说说你的背景,斋藤先生,你是学日本画的。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个日式画家?   不,我一开始更像是一个插画师。我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属于漫画社,但我一直在画插画而不是漫画。我画过一段时间的女生图,但当时只是插图。   但我和身边的其他孩子一样,对它一无所知,我看的书里有我喜欢的插画家的插图,但我并不喜欢。所以我才会半途而废。   从高中一年级开始,我就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就是想上艺术大学,我想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是画插画的,但我选择了日本画,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用二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我喜欢的是平面的表达方式,而不是活泼的美术风格,从高考开始,我就真的不擅长画立体画。我也很不擅长画素描。   现在你用的是丙烯和油,但我觉得你在处理材料的时候,语法是很不一样的。   本科的时候,我用的是日本的画材,但是用矿物颜料的时候,就会被问到"为什么要用矿物颜料"这样的问题。但是,当我使用岩井谷的时候,就会被要求赋予意义,比如"你为什么要用它?"。另外,我从本科开始就一直在画女孩子,但我觉得如果用日本的绘画材料来画,就会被认为是美画的范畴。并不是我想走这条路,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的时候,我用丙烯颜料来画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改变了很多,从绘画材料到绘画方式都有很大的改变。   以前我画头发和脸部的细节比较多,但现在转为画风简单,平面感比较强。我以前画的画也差不多,我试着把我以前在笔记本上画的东西做成表象。因此,我做起来就不那么痛苦了。   但我认为,我给自己设定的规则,或者说是限制。我尽量不做那些我不能做的事情了。我试着让颜色变浅,有些地方我用彩色铅笔层层叠叠,有些地方我试着加强某些方向的颜色,因为它们变得太模糊。     遗忘》,2020年,31.8 x 41cm,布面油画。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把现在的风景和女孩的结合带入画面平面的?   大约两年前。我想是在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吧。当时我加入了从照片上剪下来的风景,画面有点乱,但我决定把它定格在我童年的时光里。   我决定把它设定在我的童年时代,我想让它变得更复杂,或者说,我想让它变得更混乱。我是一个很平淡的人,所以我往往是片面的。我试图让它更难理解,更复杂。我想,这让人们不止一次地想看。但我觉得我最近画的太多了,因为它是。   你对工作和自己之间的紧密联系有什么抵触吗?   是你的作品太个人化了吗? 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烦恼,或者说,我现在还时不时地想...   我不知道我画的是不是太私人化了。但我也一直在想,有像微普艺术家,也有像纳威哈艺术家,还有经常画个人的东西和身边的东西的人。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样的作品,或者说画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让我不觉得压抑,我想这就是我的方法。剩下的就是信念的问题了,我想。   你喜欢画个人生活的艺术家吗?   我是这么想的我喜欢那些用日常用品和日常生活的碎片来画个人的,或者说是随意的作品的艺术家。我喜欢前几天在渡云的青木先生,西村雨,还有丹尼斯、维拉德等老艺术家......。   我也喜欢莫兰迪。我总是把他的美术书放在身边。我也喜欢纳碧派。我觉得它们在主题和主题方面非常有帮助。还有,我不是画家,但我喜欢青山静夫。在我开始画儿童画的时候,他对我的影响最大,甚至现在我在觉得自己失落的时候,经常会看他的作品。   你一生都在画插画,在你的画作中,你是否感受到了插画的基因?   ...我不知道但有的时候,人们肯定会说。虽然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但人们确实会说:"你是个插画师。   但最近我觉得两者都有一点。我叫插画,也叫绘画。我画插画的时间肯定很长,所以我觉得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有一些我喜欢的插画家等等。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介于两者之间也是可以的。   介于插画和绘画之间。   我觉得这两者的元素都很好。如果它同时具备这两种元素,那么它可能就有自己的真实性。   你画的女孩脸上没有表情吧?   当我在画画的时候,我很平静。所以我画的人没有表情。那里有一段距离,不是吗?曾有看过我作品的人对我说:"斋藤先生似乎已经放弃了。"我想这可能是真的。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为什么我的作品里会有女孩或者孩子,但我画孩子的原因更像是一种情结......或者说更像是一种渴望。渴望成为一个孩子。   这和我小时候周围的环境有关,也和我现在的样子有关。   有一种感觉,现在的我和小学时的我没有联系。当我看到自己小学时的照片和老师的评语时,我觉得自己亮堂了许多。我心想:"哦,原来是这样啊。环境变了,我也变了,我想有的人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但我已经变了。     午后的公园》,2020年,33.3 x 33.3cm,布面油画。   尽管如此,景观或其他东西会引发它复活。斋藤先生的绘画是一种抵抗,是以结构的方式捕捉情感的形式。   但这很复杂,不是吗?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很难用语言表达。当我看到一个风景或一个物体这样的东西时,我的感觉和怀旧是不同的,很难向别人解释这是我画的东西。   最后,我认真地走到了这一步,以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融入了周围的环境。我想,让自己不至于飘飘然,也不至于改变,但我觉得失去了原来的我,是很悲哀的。我认为,如果它仍然是一种形式,那就很好。     简介   1996年生于东京,2020年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日本画专业。他的主要群展包括"daily awa"(Koenji pocke / 2019 /东京)、"雾"(展览空间CLOSET / 2020 /东京)、"ob策展新华社"(Hidari zingaro / 2020 /东京),他的个展包括"温柔"。岁"(新宿眼科画廊/2020/东京)。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菊竹雄鹰画廊展览”我想要一颗钉子”的评论。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6月6日至7月13日,菊竹优人画廊隆重推出艺术家二人组作品展"为了想钉子"。 奈尔-霍尔是由两位日本年轻艺术家田中义久和饭田龙太组成的艺术家二人组,始于2007年,当时田中和饭田就如何提出和分享当代社会的问题进行了讨论。他们从2007年开始合作。 今年在菊竹丰画廊举办的展览,将展出以大分县别府市为灵感的作品。去年夏天,内尔-霍尔参加了在别府举办的名为"KASHIMA"的居住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她研究了日本最著名的温泉胜地之一别府的历史,从明治初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 内尔-霍尔的研究范围从别府人的口述历史到当地的资源和温泉的自然环境,以及伴随着历史发展而来的文化方面。 研究成果以13幅作品的形式展示在葵之家、别府公园以及他居住的商业设施的墙壁上。此次在东京Yutaka Kikutake画廊举办的展览中,我们还将展出上述作为东京项目而构思的新作品。新的作品也是基于在驻地进行的研究。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他们作品的有趣之处在于,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的故事。比如,《金先生的肖像》是我与当地一位金先生的对话所得到的灵感。金先生的肖像》背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向尼赫鲁讲述了在朝鲜战争中当兵的人,回国后开韩国烧烤店的故事,以及二战后移民日本的朝鲜人在日本生活的故事。这部作品的诞生,是因为聆听了在日本的韩国移民的故事,他们现在已经成为当地人,让我们感受到不同背景的人的历史和生活。 装置视图,Nerhol《因为想要一颗钉子》,2019 ©️Nerhol。 照片:山中新太郎(Qsyum! 菊竹丰画廊提供。 野豚"和"节拍器"的灵感来源于别府动物的故事和经历。尼赫鲁听说别府的河流中居住着热带鱼,便到堺河下游寻找瓜皮鱼,结果找到了。虽然石斑鱼原产于南美洲,但它已经成为当地的一种鱼类。豚鱼已经适应了环境的变化,看起来更像一条鳉鱼,但它的腹部仍然有着热带鱼特有的鲜艳。此外,通过《节拍器》,Nelhole还将个人经历与当地动物的记忆结合在一起,当我去看高崎山的野生猴子时,那里有1200多只猴子,我看到父母猴子在它们死后的几个星期里都在背着和抱着它们的小猴子。我很惊讶。这种行为是由于没有接受这种情况。在回家的路上,内尔霍听着与猴子心跳节奏相同的节拍器安静的声音,他回忆着猴子的行为。 ...

在刚刚开业的艺术空间PARCEL,展出了一件介于雕塑和绘画之间的作品。

小牟田雄介在PARCEL举办的个展"Space|aspec"。 小牟田雄介《空间|阿斯佩克》(2019)装置图。 在PARCEL 由艺术家和PARCEL提供 今年6月,一家新画廊PARCEL在东京开业。作为第二阶段,9月21日至10月31日将举办小田雄介个展。小田雄介是SCAI THE BATH HOUSE的代表艺术家之一,也是出生在大阪的新锐艺术家。 尽管他既不主修雕塑,也不主修绘画,但他的作品介于雕塑和绘画之间。 除了这些有趣的具象特征外,他的作品主题与他处理材料的方式一样独特。他根据飞机、仙鹤展开折纸的线条,创作了一系列作品。 折纸是儿童游戏的一种形式,也是一种将纸折叠成立体物体的工艺。飞机和起重机是折纸游戏的典型和代表。折纸是介于纸和雕塑之间的东西,有二维和三维的可能性。每次展开后,虽然是纸质的,但线条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成为痕迹。这些线条也是折纸算法的痕迹。小田注重折纸的这一特点。 小牟田雄介《空间|阿斯佩克》(2019)装置图。 在PARCEL 由艺术家和PARCEL提供 小田用色彩将这个折纸的特点直观地表现出来,并将其进行几何分割。几何分割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有时有强烈的色彩变化,有时有微妙的色阶。因此,小田的作品看似具有极简主义风格,但并不显得简单。此外,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展开的折纸曾经的自己是什么。展开的形象、作品本身以及作品在我们想象中的立体形态,丰富了我们观看作品的方式。如上所述,在"空间|Aspec"展出的作品形式多样。绘画、平面雕塑、包布突出的绘画。小田的镜面系列,将折纸线条雕刻在抛光镜面上,也在本次展览中亮相。据画廊Parcel Tokyo介绍,该系列作品曾于2014-2016年濑户内国际艺术节期间在犬岛展出,2016年起也在JR上越新干线的艺术友好型专列"玄武新干线"上展出。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将很高兴地探索多样化的表达方式。 展览期间,还将举办"关于抽象绘画的具体内容"的专题讲座。包括小田在内的当代艺术家将参加谈话环节。这次谈话会的目的是 小牟田雄介《空间|阿斯佩克》(2019)装置图。 在PARCEL 由艺术家和PARCEL提供 画廊的意图是重新确认和核实艺术品和艺术家今天的位置,尽管现在市场价值是优先考虑的。更多细节将由画廊在适当的时候公布。 关于东京画廊包裹...

Feature Post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当然,家中艺术品的摆放位置是由个人决定的,但放在床边如何呢?餐边柜的住户可能是一个钟、一盏灯、眼镜、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把一件艺术品放在一个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岂不是对你生活的一种刺激?从早安到晚安,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一天的生活,如何? Atsushi Kaneoy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ichi Higure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 Namur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Celia Debras / Celia Debras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hin Ogur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egumi Yamamoto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无边界–或者说是关于穿越的力量。

TRiCERA将于11月21日(周六)至12月5日(周六)举办"NO BORDER"群展。在这篇文章中,小编想为大家讲解一下选择艺术家的要点以及每个艺术家的亮点。   享受"不可知性"的艺术 本次展览,我们选取了一些作品难以用流派或线条来区分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无法用传统的方式来欣赏。 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国外,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有很多艺术流派。我觉得这次入选的很多艺术家在现有的框架内很难解释。但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事实,可能证明他们有新的东西可以提供。 当然,我们可以用眼睛去欣赏作品,但我们可以用文字去欣赏作品,这可能是当代艺术的一种特权。 ,希望您能欣赏到艺术家本人在颜料和画布背后的思想。   关于参展艺术家 - 兴趣点   平田直哉|平田直哉 平田,1991年出生于长野的艺术家,他的特点是利用从互联网上收集的数据在虚拟空间中创作雕塑的态度。所以他自称是雕塑家。平田认为"雕塑是具有空间性和时间性的东西",他所做的是传统的雕塑作品,只是对现有的空间和材料(钢和木头)做了不同的处理。他的作品让我们思考:"数字和真实是同义词吗?而最重要的是,它是我们作为现代人质疑空间和时间的一个机会。     先知》2019年33×27.5cm 铝合金数字银版印刷版1/3       查看工作细节   畑直之 - 畑直之 旅居日本九州的畑,近来以在被摄体上涂抹色彩的方式进行摄影创作。人的眼睛看东西,是通过反射光来判断颜色的,但当我们看畑的作品时,可以直接联想到我们看到的颜色未必是真正的颜色。在某种程度上,你的摄影作品就像是对人类视觉的考验。     g/b//u/#1 2020年29.7×42cm数字银印版1/10       查看工作细节   西木俊介|西木俊介|西木 俊介 西岐是一位以画布为展示对象进行绘画创作的画家。对于我们这些大部分信息和通讯都依赖智能手机和PC的人来说,终端的显示效果离我们的眼睛和视觉本身就很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存在本身就是非常立体的。他们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就好像你自己把我们的眼睛挖出来了一样。     日常生活与荒诞 2019 60.6 × 91cm 布面丙烯油画       查看工作细节   忠野绫香 - 忠野绫香 忠野绫香是一位以日本画的技法和当代绘画为主题的画家。她创作的山水画描绘了"我们人类有一天会消失"的短暂一面。在日本的绘画中,使用的是矿物制成的颜料,所以画的表面是粗糙的,我觉得这种对事物的感觉,结合田野"永恒的缺失/事物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主题,产生了一种很感伤的效果。     还在路上 2020年 35×50cm 矿物颜料 木板和纸       查看本作品的详细信息   曾超 出生于中国的曾超,是一个将中国画传统与当代绘画混搭的人。在中国,对一幅画的传统评价点是"气势表现的多少",他通过刻意让笔触可见,表达了艺术家在绘画时的呼吸和情绪的波动,让气势可见。换句话说,它们是画家的存在非常明显而又隐蔽的绘画。     KS190829 2020 53×53cm...

C-DEPOT: 日本現代美術ユニット

C-DEPOTは、70~80年代前後に生まれた同世代の日本の若手アーティストによって結成されたアーティストグループです。絵画、立体作品、メディア、映像、音楽など様々なジャンルの作品を制作しています。グループの拡大を目指して、他の才能ある若手アーティストを発掘し続けています。C-DEPOTの発起人の一人である金丸雄二氏は、グループを立ち上げるまでの経験をこう語る。過去17年間、彼はグループの運営に携わり、活動を続けてきました。彼は挑戦、成功、様々なプロジェクト、そしてC-DEPOTの将来について話してくれました。 Contents C-DEPOT の起動 C-DEPOTのメンバー 展示会の経験 方向性の変更 グループの概念 未来を見据える C-DEPOTの起動 Q: C-DEPOTを始めた時に、他にも身近なアーティストグループはありましたか? A:アーティストグループで活動している人は何人か見かけましたが、C-DEPOTのような大規模なグループは昔からなかったと思います。C-DEPOTみたいなグループがあったら入ってた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Q:自分のグループはどのくらい成功したと思いますか? A: 2002年はちょうどインターネットが普及し始めた頃で、私はこれを新しいチャンスだと思っていました。しかし、いざインターネットを使った新しい動きを始めようとすると、技術的な問題が出てきて、なかなか実行に移すことができませんでした。そこで、展示会をメインにしようと考えました。 Q:C-DEPOTは最初の5年間でどのように変化しましたか? A:2012年までは、横浜赤レンガ倉庫と表参道のスパイラルで毎年交互に展覧会を開催していました。2012年はグループを立ち上げて10年目だったのですが、このまま年に一度の展覧会を続けても、これ以上の機会があるとは思えなかったので、一旦終了することにしました。前回の展覧会は、同時期に両会場で開催されました。この間に人数を増やして、両会場を予約し、最後に花火を打ち上げました。その後、企業との距離を縮め、コラボレーションする方向にシフトしていきました。自分たちの好きなように展示会を開催するのではなく、依頼を受け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そうやって依頼をしていくうちに、企業からの支援も増えていきました。しかし、企業からの経済的な支援はあっても、展示会の費用を賄うには十分で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最終的には、展覧会の費用は作家が負担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できれば、アーティストが経費を負担しなくてもいいような素敵な会場でショーを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C-DEPOTのメンバー Q:様々なジャンルのアーティストを招聘しているのが面白いですね。 A:そうですね。私は東京芸大のデザイン科で学んでいました。このデザイン学科は、統一された学科ではなく、ミニ大学のような感じで、よくミニ芸大と呼ばれていました。大学には様々な学科があるのが一般的ですが、東京芸大のデザイン学科は、様々なメディアで活躍する学生がいることで、揶揄されていました。デザイン学科はデザイン学科ではないという意見もありました。高校生の時に芸大の卒業制作展を見て、この学科が一番面白いと思って勉強したいと思ったんです。いろんなジャンルのアーティストが集まったグループ「C-DEPOT」の構想は、この学科がいろんな媒体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たことがきっかけだったと思います。 Q: グループ内でメンバーはどのように影響を与え合っているのですか? A: グループで仕事をすると、競争意識が生まれます。例えば、メンバーは他のメンバーが次に何を作っているかを気にして、自分の作品よりも大きな作品を作りたいと思って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このような競争心は、モチベーションを高め、相乗効果を生み出し、メンバーが作品を作り続けようとするきっかけになります。また、他のアーティストとのつながりを感じ、新しい作品を共同制作することもあります。良い意味でお互いに影響し合っていると思います。 Q: グループを運営していく上で苦労したことは何ですか? A: 少人数で大きなイベントをやるのは大変なことだと思います。でも、グループを継続させることも大変だと思います。グループを継続させながら、単調にならないように、マンネリ化しないように気をつけ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年を重ねるごとにメンバーの考えやアイデアが変わっていくこともありますし、難しいこともあります。時間が経つことで芸術的な技術が成熟していく一方で、衰えていく部分もあります。長年グループを続けていくことの難しさを経験してきたような気がします。C-DEPOTを始めてから15年が経ちましたが、どうすればモチベーションを維持できるか、メンバーがリフレッシュして活動できる環境を作るためにはどうすればいいか、ということを常に考えています。 Q: C-DEPOTに参加するアーティストの魅力は何ですか? A:メンバーそれぞれがそれぞれの芸術の形を持っていて、その中で技術を磨いているのですが、一つの芸術の形だけに集中してしまうと、アーティストの視野が非常に狭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す。そんな時に、他のジャンルのアートを見たり、違う考え方をしたり、他の美に感動したりすることで、自分や作品を客観的に見ることができるようになります。こういう考え方もあるんだ」とか「こういうのも美しいと思うんだ」とか、そういうことに気づくことができます。価値観が違っていても、言葉が違っていても、アーティストだからこそ理解できる。根本的なところで他のアーティストとつなが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が楽しいですね。 展示会での経験 Q: 2012年までに、どのような観客が来場したのでしょうか? A: 人が多く訪れる人気のある2つの会場を選びました。もちろん自分たちの展覧会は自分たちで宣伝したのですが、横浜赤レンガ倉庫もスパイラルもどちらにしても人が来る場所です。特にスパイラルはカフェも併設しているアートコンプレックスなので、新しい動きやトレンドを意識している人が見てくれたのだと思います。また、アート雑誌にも広告を出していたので、アート関係者にもアピールできました。また、グループのメンバーが個人的に知人にメールを送ったりもしていました。   Q: 展示会の印象的だった点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A: プロジェクトのオファーを受けたり、インタビューを受けたり、テレビで取り上げられたりしました。 このような小さなことが起こり、今になって振り返ってみると、私たちの展示会がネットワーク化され、グループのことを広めてくれていたことがわかります。下地としての活動があったからこそ、信頼され、現在では受託の機会を与えてくれています。 方向転換 Q: 2012年以降はどうですか? A: 私たちの作品を販売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たので、値札をつけて展示することを発表して、購入を促進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した。それに伴い、アーティストを中心としたアートフェアが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っています。デザインフェスタやGEISAIのような規模のアートフェアを想定していたのですが、なかなか実現できませんでした。その代わりに、2014年には渋谷西武百貨店の8階で大規模な展覧会を開催しました。2012年以降、これまでの取り組みがまとまってきて、渋谷西武百貨店のような大企業とコラボして展覧会を開催するようになって、ようやく結果が見えてきました。 それからは、いろいろな依頼を受け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例えば、羽田空港に直結するロイヤルパークホテルができた際には、各部屋のアートデコレーションをC-DEPOTに依頼しました。スイートルームのアートデコレーションとロビーの大きな絵画をC-DEPOTのメンバーが協力して制作しました。ロビーの絵は永久にそこにあり、今でも見ることができます。ホテルの性質と制約の多さは、私たちにとって大きな学びの場となりました。 一方で、汐留のパークホテル東京という別の会社と一緒にやっていたときは、自分たちのやりたいことの自由度が高くて、1年に4回、それぞれ2週間から3週間の展覧会をやりました。1年間で4回、それぞれ2~3週間の展示会を行いました。ホテルのテーマが「日本の美」ということで、日本の四季をテーマにした展示を行いました。 また、2011年には六本木のカフェ「RANDY」の内装を1年かけて制作しました。2ヶ月ごとにテーマを変えて作品を変えたり、アーティストの個展をやったりしていました。自由度が高く、作品には値札をつけて展示して購入してもらいました。カフェのお客さんが「次は何を展示するんだろう」と興味を持ってく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が面白かったですね。残念ながら、このカフェは2018年に閉店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2013年より、豊島区に人を呼び込むことを目的に、駅西口で開催されているアートイベント「新池袋モンパルナス西口展」に参加しています。池袋モンパルナスと呼ばれるこのエリアには、C-DEPOTのオフィスがあります。大正時代末期から終戦時には、画家の熊谷守一や小説家の江戸川乱歩などの若手作家が集まり、芸術活動を行っていました。この文化的な歴史をアートで浮き彫りにしようというのがこのイベントです。このイベントは13年続いており、C-DEPOTが関わって特別企画を行っています。 例えば、ある展覧会ではこけしがテーマになっていました。宮城県のこけし職人の弥次郎さんが木でこけしを作り、作家が絵を描くというもので、宮城県と豊島区の交流を深めるためのものでした。宮城県と豊島市の交流を深めるためのもので、こけしの売り上げの収益は東日本大震災の復興支援に寄付されました。また、市内各所に様々なアート作品を設置しました。 街中の公園や消防署、証券会社の窓にアートフラッグを設置しています。 その他にも、会社のオフィスのアート装飾など、様々な仕事の依頼を受けています。これらの活動で利益を上げているわ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が、私たちを取り巻く状況は変わってきていると感じています。企業がアートを必要としている、最近では企業がビジネスやイベントの差別化のためにアートを求めるようになってきていて、これはとても良いことだと思います。お客様は、「私たちはいろいろなアート作品を作れるし、何かお役に立てるのではないか」という期待を持って、C-DEPOTに問い合わせてきてくれます。徐々に知名度が上がってきたこともあり、プロジェクトの合間を縫って休むことなく依頼を受け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海外で作品を発表する方法を常に検討してきましたので、今回のTRiCERAに参加させていただいたことに感謝しています。 最初の5年間はグループを立ち上げたばかりで、社会的に認知されていなかったので、いろいろなリスクを冒して、いろいろな実験をしました。今では30代、40代になったメンバーもたくさんいます。これまでの努力が実を結び、アーティスト一人一人が、そしてグループ全体が本当に成長してきたと思います。もちろん今でも問題はありますが、経験を積んでいるからこそ、トラブルを回避したり、問題を解決したり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だと思います。 グループのコンセプト Q:「地域に密着したアーティスト集団」というコンセプトは変わりましたか? A:いいえ、コンセプトは変わっていません。むしろ、コンセプトは現実のものになりつつあると思います。ただ、「もっと欲しい」という課題はあります。メンバーはもっと良いステージを望んでいたり、もっと良い結果を見たいと思っているので、次のステップをどうしたらいいのかを常に考えています。 Q:「地域に密着したアーティスト集団」とは、街中でアートを実施したり、アートイベントを開催したりすることですか? A:日常生活のいたるところにアートがあることを目指すことが大切だと思います。日常的に行くところにアートがあったらいいなと思います。また、私たちはアーティストの集まりなので、どうすればアーティストが継続的に作品を作れる環境を作れるかを常に考えていて、それを実現できるように努力しています。   私のような絵描きの場合は、先人が道を切り開いてくれたからこそ、プロの絵描きになって生計を立て、自分の道を切り開いていくことができているわけです。しかし、メディアアートや立体美術などの新しいジャンルの作品を制作しているアーティストにとっては話は別で、そもそもアーティストの作品は売るものではなく、体験するものです。だからこそ、アーティストが継続的に作品を作り続けて生計を立てられるような機会を作っていき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それがとても大切なことだと思っていますし、C-DEPOTがそのような機会が生まれる場所になるように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そのため、作品の売上を上げることに力を入れているのはもちろんですが、アートを提供するということは、パフォーマンスを提供したり、様々なイベントにアートを提供したりと、様々な形で提供できると思っています。そのため、アーティストの得意分野に合わせた様々な企画を企画して、地域との絆を作っていき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最近は、子供向けのワークショップでも、ワークショップをしてほしいという要望が多くなってきました。子供に文化教育を体験させたいという親御さんが増えているように感じます。 妻でさえ、子供たちを連れて行くために、こういったワークショップを探しています。従来の絵画教室に通うというよりも、ユニークなジャンルのアートに魅了されているようです。 C-DEPOTでは豊島区と連携し、毎年夏休みに5日間のワークショップを開催しています。子供たちへの美術教育はとても大切なことだと思うので、そのために何か貢献できないかと考え始めました。私たちのワークショップはとても人気があり、広告を出さなくても多くの人が申し込みをしてくれます。このようなワークショップの需要は非常に高いことがわかりました。 未来を見つめる Q:今後のビジョン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A: C-DEPOTはウィーン・セセッシオンをモデルにしています。ウィーン・セセッシオンには「セセッシオンビル」という建物があり、そこで展覧会を開催していました。メンバーが集まっていろいろな活動ができるような大きなアートセンターが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っています。 Q:TRiCERAに期待することは何ですか? A: 質の高いアートを提供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し、結果が出れば、もっと積極的に活動してくれるメンバーが増えると思います。多くのメンバーがいる中で、継続的に活動している人は半分くらいです。実績があっても今は活動していない人たちにも参加してもらい、自分が得をしていると感じてもらえればいいと思います。そのためにも、海外に向けての活動は非常に魅力的だと思います。 もっと見るC-DEPOTの芸術 (A-Z) Aran YasuokaAsuka TsutsumiCorsicaDaisuke...

Quick Insight vol.1 – Yuta okuda-

活跃于日本和台湾的亚洲艺术界,Yuta okuda试图通过生物和花卉来描绘和肯定自然秩序之美。菊地TAKEO KIKUCHI的时装设计师转为艺术家,我们采访了他的活动和背景。 首先,你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吗?我的作品是基于无意识的自我投射和自我诠释。在无意识的层面上,我想到了生物,在有意识的层面上,我把它们变成了汉尼亚、玛丽莲、科迈努等等。 我想不自觉地描写的题材总是花和活物,由此我试图在一幅作品中表达两个矛盾的主题,如美与丑、爱与妒、生与死。我的图案总是活生生的东西,我根据食物链的概念,画出自然秩序的美。 智慧 743×607,2019,颜料墨水/肯特纸业。 点击这里查看她的作品。 你以前是一个时装设计师,是什么让你成为一个艺术家?我想这是因为我有强烈的愿望,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设计师和艺术家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商业设计师是不需要有个性的。我们需要以一定的方式,按照一定的时间表来做某项设计。但这是有压力的。所以我觉得一开始真的就是"我只想画我想画的画"。 那你是不是马上就开始画画了?不,一开始我只是在家里涉猎画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照片似乎很密集。我好像在发泄我的负面情绪。我根本没想过要给人看。一点儿也没有。可以说,这是我的毒素(笑)。 紫玫瑰(粉红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是怎么开始做职业艺术家的?有人认可我的工作,我的画。当我的负面情绪完全表现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说:"我喜欢你的作品"。这是个惊喜,说白了,让我感觉很好。这绝不会发生在一个商业设计师身上。在时尚界,你要编造一些东西,但在绘画界,你是赤裸裸的。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这部分表现出来,并得到赞赏。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我的一些朋友是艺术家,我很嫉妒他们的作品,所以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做。但如果我要做的话,我想把它当做一个专业的事情来做,而不是作为一个爱好,我不想半途而废。如果我要做,我想做得彻底。 你说你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你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立场吗?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停地画"。我会画三天,睡半天,就想把它画出来。我画了三天,睡了半天,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当我把所有堆积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看到概念了。这就是"自我投射"。 这与时尚完全相反。在时尚界,化妆的概念是第一位的,然后你再从那里建立起来,但我在艺术界做的是发现自己,展示最真实的自己。如何裸露自己,如何将自己的这部分展现出来,是很重要的。我想看看我的经验是如何输出的。 抽象花束(深蓝色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的工作,是不是很难得到意见?前三年我就跑出来了(笑),30年的人生,三年就跑出来了。(笑)但我认为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30年。我想我可以再深挖一下。回想这三年来,我的真性情是什么,我的底子是什么。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接受各种事物,做出新的东西。 最近,您的作品中多用了苏米墨。这种变化是有意为之吗?我的工作确实发生了变化,因为它还与我有关。即使让我画出与过去一模一样的图画,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非常困难的。虽然会变,但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谎言。我真的没有任何怀疑。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的画就是要让我能有多赤裸,能对自己有多诚实。所以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去想,我想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做的事情没有错。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努力更新我的材料。我尝试过水彩、铜版纸、油画、日本画、泥土。因此,我决定,苏米墨是最适合我的天性的。 抽象单花 (萨克斯 x 紫) 36×14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新的挑战,现在你的目标是下一步。你对这个目标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我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所以我对未来的憧憬又不是全部都很清晰。我可以说的是,我还是不骗自己。我想在工作中赤裸裸地坦诚相待。所以我想充分利用我自然而然的经历。现在我终于习惯了空虚,我想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吸取不同的经验,并把它们提炼成画。了解了环境和自己的变化,我会把它们融入到我的画作中去。无论事情如何变化,对我来说,只要不骗自己,没有疑惑,坦诚相待就好。因为对我来说,画画就是要把最赤裸裸、最真实的部分表现出来。 简介在伦敦留学后,她获得了ISTITUTO MARANGONI伦敦时装设计学院硕士课程的文凭。回国后在时装品牌"菊地TAKEO KIKUCHI"担任时装设计师。离开公司后,她开始不是作为时装设计师,而是作为艺术家"yutaokuda"工作。她用细腻的线条和斑点,以花朵和生物为主题,画出食物链等自然秩序之美。有时,我用欺骗的手法把矛盾的两面都画出来,如生与死、美与丑等。目前,她正积极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和联展。 点击这里查看奥田雄太的作品。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