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6, 2021
Home News 进入观念艺术的下一个时代。

进入观念艺术的下一个时代。

京森康平是一位以”现代装饰”为主要作品的二维艺术的艺术家。他的目标是创作出能吸引人类视觉感的强大作品,并将它们传递给下一代。”我的目标是超越时间。通过在我的画作中诠释和更新人类在历史上建立的装饰文化,我希望能创作出让大家感动的作品。”

 

阿玛尼后立镜-版本2/5-, 27.3 x 27.3 cm。

 

说说你“把装饰文化运用到艺术中“的风格。
,我想诠释装饰文化的历史,更新装饰文化。我的作品可能是一幅画,介绍一种新的装饰文化风格,不分国家和地区。我想让大家觉得,”哇!”。我想创造一件让人觉得”哇!”的艺术作品。

 

你也曾参与过平面设计和时装设计。这段经历对你的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我的根基是平面设计和时尚,所以这些技能对我来说非常有用,尤其是在构图方面。另外,我的日本平面设计的根基是版画,我使用胶版画和其他版画技术,所以也影响了我的作品。

 

你是如何创作的?
,我先从草图开始,然后用数字模拟。重要的是要有来自意想不到的地方的元素,比如我在拼接材料的时候。数字模拟完成后,我将作品输出到胶版印刷品上,并通过UV处理完成。我的作品看似不精致、不讲究,但其实很精致。

 

 

您的作品有几个系列,现在最重要的是哪个系列?
,其中有一个系列叫”Aharebi”。我是为了奥运会才开始做这个系列的,它有一个信息,就是我想克服对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的歧视和偏见。
另一个重要的系列是使用靛蓝染料的”JAPAN BLUE”系列。我相信,任何事物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你是一个反社会的人。我认为,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首先是一个不符合常规框架的社会。所以这个系列的主题是”对不完美的肯定”,我觉得很日本。

 

aruma side – UN col2 / Daruma side – A col2 -版本1/3-, 33.3 × 33.3cm.

 

你的很多作品都有很强的信息,不是吗?
-是的,创作自己的作品最重要的是超越时代。这些天我常想的是普遍性,比如”眼见为实,心动不已”。我在我的装饰品上投入了很多技巧和时间,但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被每件作品给桌子带来的能量所感动。我喜欢那些不用解释就能让你感动的东西,我觉得这很好。我想探索我在平面设计和时尚领域的背景,无论是在当代艺术的世界,还是在杜尚之后的观念艺术的世界,我都可以做什么。无论我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无论我的职业和种族,我都希望创造出让所有人都能说”哇!”的作品。我想做出让大家都会说”哇!”的作品。

 

Vajrapani – UN / Vajrapani – A-Edition2/3-, 60×115cm。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花之语,花之画–论画中之意

 世界上许多文化都有用植物来承载象征意义的传统。  当有人庆祝某事时,会送上一束鲜花表示祝贺,当有人去世时,会献上鲜花为其送行。这样一来,人们已经不仅仅把花作为植物来生活了。  花的语言是人们在花中找到意义的最好例证。虽然这种语言的起源尚不清楚,但据说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使用花语的做法在19世纪的西方社会已经很盛行了。在这样的背景下,1819年前后,夏洛蒂-德-拉图尔的第一部花语词典《花语》出版。  在《花的语言》中,拉图尔根据花的数量以及花的颜色,设计并介绍了花的语言,玫瑰花得到了特殊的处理。玫瑰花是西方文化中最重要的花卉之一,以至于被称为"花中之花",它已经被赋予了民间传说和神话中衍生的意义。  在本文中,笔者想结合花的语言,介绍一下"花中之花"--玫瑰花的绘画,它吸引了东西方许多人的心。 Atsuko Hamaura 黄玫瑰的语言:"友谊"、"和平"、"爱的告白"。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山田久美子 三朵玫瑰的语言:"我爱你"、"爱的告白"。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Jessica Veilleux 粉红玫瑰的语言:"温柔"、"优雅"、"漂亮"、"美女"、"爱的誓言"。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Koki Nakamura 白玫瑰的语言:"纯洁"、"清白"、"我值得你"、"深深的尊敬"。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Tatiana Alive 单玫瑰的语言:"一见钟情"、"你是我的全部"。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inoru Hirota 蓝玫瑰的语言:"梦想成真"、"奇迹"、"上帝的祝福"。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现象与想象之间–艺术摄影专场

与绘画不同的是,摄影的表现形式符合实际的物象和事物,其特点是在不小的程度上受制于主体的局限性,同时也因为它不能只靠艺术家的想象力来完成,所以很有意思。打在被摄体上的光量、空气的状态、与被摄体的角度和距离,以及被摄体本身,这些都是摄影成为艺术家媒介的因素。这也是一种乐趣。 Kohei Fukushim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KEISUKE UCHD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ATZSHI HIRATZK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oshimitsu Umekaw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asuaki Matsumoto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miko Kamoto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Shinya Rachi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JG. Heckelmann / JG. Heckelmann.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我们将举行抽奖活动,销售神童加奈/中岛健太的新版画。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将以抽签的方式销售曾在富士电视台网络媒体"富士特评"中出现过的艺术家神子加奈和中岛健太的新版画作品。     受理期 2020 年 10 月 25 日(周日)10:00--2020 年 11 月 10 日(周二)■获奖通知 仅在 2020 年 11 月 17 日(周二)前以电子邮件方式通知获奖者 xml-ph-。0046@deepl.internal ■ 申请方式 请填写报名表,并在报名前阅读注意事项。     出售须知】(1)作品将由艺术家签名并编号。 (2)请注意,本次抽奖活动,您可能无法获得心仪的作品。...

拉扎罗-乌尔塔多–让我们扭起来! – 我们的生活之谜

有人说:"如果你想受欢迎,就不要把艺术和政治、宗教混在一起。"但这是胡说八道。艺术总是被当权者、赞助人利用和培养。如果没有这种支持和认可,一件艺术作品是无法独立建立起声誉的。从历史上看,艺人通过自由表达自己的政策和喜好,享受到徇私舞弊的好处,只是比较近的事情。   今天,因为这种非常令人回味的特质,当代艺术因其自由表达的理念而受到赞誉。其实,我很感谢这个幸运的自由时代和互联网,让我找到并支持这样来自阿根廷的艺术家。拉扎罗-赫塔多的画作对理解他的人来说是开放的、宣泄的。这些作品和它们的标题,就像一个个谜语和答案一样环环相扣。以他超现实主义的想象力和艺术实现的技巧,简单的亚克力和纸板的材质就足以让我们产生共鸣。   "观众通过解码和解释作品的内在本质,使作品与外部世界接触,并对创作行为做出贡献。" - 马塞尔-杜尚     讽刺,通常用文字来表达,但也有用艺术的形式来表达,是表达干巴巴的幽默和对现实的扭曲的一种方式。我的南美朋友是讽刺大师,他们说:"由于我们的腐败社会,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实践,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笑声来度过一天。"拉扎罗-富塔多的人文和哲学绘画作品浓郁而富有冲击力,就像一杯上好的马提尼酒。有人说:"笔比剑有力。"我必须补充一句:赫塔多表达了人性的混沌、自毁的本质,但却接受了这种本质。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不了解生活、不了解自己、不了解周围的世界时,真正的智慧就会出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 苏格拉底             如果你喜欢这位艺术家,你可能还喜欢:...   SEGUTOART   你只需要我的爱 作者: SEGUTOART55 x 45 cm   Endika Basaguren   金星的诞生 作者: Endika Basaguren80 x 130 cm   不要忘了订阅ArtClip通讯,获取更多有趣的发现。

漫画如何作为艺术传播?Shueisha的漫画艺术”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已经开始。

近日,树艺社启动了名为"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项目,该公司迄今出版的漫画将以限量版多本的形式在国内外销售。漫画作为海报等复制品发行的情况也有,但在日本,还没有将漫画作为艺术品开发的例子。在电商网站上线的同时,我们与项目总监冈本正文和运营当代艺术跨境电商网站TRiCERA.net的Iguchi Yasushi进行了对话。一个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 如何看待作为艺术的"漫画"? 井口靖(Iguchi)很抱歉,首先作为一个漫画迷,我对这次采访感到非常高兴(笑)。 冈本正志(冈本):非常感谢您(笑)。 井口:我想谈谈树枝社正在启动的"树枝漫画-艺术遗产",以及漫画作为艺术的可能性。请问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漫画发展成艺术的? 冈本:如果追溯到项目的开始,其实是在2007年左右开始的。当时有一个运动,就是要把书生漫画数字化存档,但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什么动力去做什么新的数字数据。我希望用它来制作《Galaga》的漫画,也希望用它来翻译和海外出版。那时候,"数字档案"这个名词,或者说这个概念本身,还很新鲜。 井口:目标是树叶社出版的所有漫画吗? 冈本:几乎都是。 井口,就像一个巨大的数字... ...(笑)。 冈本:我会的(笑)。舒伊莎每年推出800本左右的新漫画,所以现在大约有300万页。当时,我们使用了以色列制造的最好的扫描仪来建立高质量的档案。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智能手机的革命,利用档案数据制作数字漫画成为可能。但有些美术画得很好,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换一种形式发行?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换一种形式发行?我想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发布,不仅仅是漫画、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也可以用不同的媒介发布。 我明白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用艺术作为一种方式来输出你所创造的档案。我觉得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幅画,在画里和在漫画里看起来也不一样。漫画是有故事的,体验是非常流畅的。但是艺术,尤其是二维艺术,基本都是固定在墙上的,所以我觉得在体验上有很大的区别。 冈本你说的对,漫画是一种时间性的艺术形式,所以如果你把它拿出来作为一个画面来看,你会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说,即使是《ONE PIECE》的读者,也会觉得"有这样的场景吗"?例如:我想,当漫画挂在墙上的时候,面对漫画,和漫画相比,会有不同的发现。 井口:根据漫画的内容,创造不同的体验。 冈本,没错从保存原作漫画的角度出发,这个项目一开始是为了存档,但我不想只把它们数字化就完事了,也不想只做单纯的复制品。我想通过不同的体验来传承漫画和艺术家的创作,我想这就是意义所在。 作为艺术,我们如何创造价值? 井口:另一方面,这个比较实际,但我觉得"把漫画当艺术来卖"会有很多问题。当代艺术产业有一个现有的结构,如何在这个结构中创造一个定位的问题。而更重要的是,与漫画相比,艺术市场本身就很小。对于进入不同市场的行业,你有什么想法? 冈本:先说一些数字吧,根据USB的报告,全球艺术品市场约为7亿日元。根据USB的报告,全球艺术市场约为7亿日元,日本艺术产业为3590亿日元,如果专注于艺术,则约为2580亿日元。这个数字其实我很熟悉。事实上,2020年日本数字漫画的销售额将超过3400亿日元,这与之大致相同。从这个规模来看,我想不难制定出在5年或10年后将"漫画艺术"发展到100亿日元左右规模的愿景。 井口:如果从漫画整体上考虑,应该是规模很大的。 冈本:没错,就算是树枝一个人在创作《一品》和其他几部漫画,他们也绝对会手忙脚乱。如果再加上其他出版社的作品,市场规模可望增长。 井口:而且,"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是跨境EC吧?考虑到海外市场更大的艺术市场,我认为这是一个敏锐的决定。 冈本:非常感谢您的评价。但我也不想和"艺术市场"中现有的流派对着干。艺术有很多不同的流派,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我不想在市场上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我不想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 我更愿意和其他流派合作。例如,你可以与工艺美术师合作,制作一个漆画框。如果你想把你的作品作为一个艺术作品,作为一个日本的创作来呈现的话,我觉得和其他流派的合作很重要。 井口:在将漫画拓展到其他艺术类型的同时,我认为要与现有的艺术产生共生关系,创造新的价值。 冈本是的,这就是我认为有趣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海报和复制品。但从来没有把漫画作为艺术品来开发的想法,以保证艺术品的质量。当然,这对树德社来说是第一次,我想这对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东西。 井口:你刚才说"作为艺术",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用区块链发证是很有意思的,或者说,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直指问题的核心。作为一个从事艺术的人(笑),我可以想象,当人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时,他们可能会想到分销、价值形成和抵押品。(笑)我可以想象,当他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的时候,他们会想到发行、价值形成、抵押品,这次我觉得会作为一个多作品来发展,到时候就必须要谈版号管理。 冈本:没错。这正是让我认识到这个项目潜力的初衷。我不想被人认为是在卖复制品。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设计一种方法来管理这些版本和发行它们,或者说是一种逻辑,让它们作为艺术品在市场上流动。从这个意义上说,Startburn的区块链系统是一个很大的催化剂。 井口: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有一点,"作为艺术的分配"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当代艺术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个流派。但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虽然可能是重复我前面所说的,但是在版画、照片等可以复制的作品的发行过程中,版本管理,或者更具体地说,市场价值的管理就变得非常重要。 冈本:我想你是对的。 如果我们能通过这个问题,那么我认为已经奠定了基础。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中,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接受原本来自外界的人,比如KAWS。所以街头艺术、波普艺术或插画已经成为一种流派。也许我说得太夸张了,但我认为新类型的漫画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基础。如果我说这样的话,可能又会被别人骂我说的太多了(笑)。 冈本:没有,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也是为什么要用心创造价值的原因。包装、运输也是如此,当然还有证书。 井口:在法国,漫画据说是第九艺术(笑)。但正如你所说,当代艺术是一个机制的世界,是有规则的。你按照"礼仪"或者说商业惯例来做,很隐忍,我觉得你对这个项目很认真。 冈本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谈,另一方面,我想避免与当代艺术,或者说与美术的核心对接。我意识到漫画的背景,美术方面有现有的方法和技巧。我认为,试图强迫自己去顺应这一点是不好的。当然,我一点都不忽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区块链证书... ...我想把它确立为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我认为有必要思考它本身的背景和价值。 我明白了另外,在价值方面,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我认为,价值是一种被感知的东西,当一种共同的价值,或者说认可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它就会成长。当这种共同价值增长时,整体价值就会诞生。我对漫画艺术如何创造艺术价值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潜力。 以"漫画艺术"的方式来传承漫画。 井口:说到问题的核心,或者说说得更深一点,您觉得这个《修真漫画-艺术遗产》和复制品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冈本:最大的区别是研究和修复。其实,原创漫画作品褪色、变质的速度非常快。它们比油画要脆弱得多。这是因为以周、月连载为基础的漫画原画,为了适应生产速度,往往使用容易干燥的染料油墨。这些油墨是漫画的表现力所在,但它们也会很快褪色和变色。另外,还有很多因素会损坏纸张,比如粘贴成绩单的粘合剂。 井口:我明白了,所以你没有让原图持续时间更长的想法,因为你认为它会被打印出来。 冈本是的,没错。我听说有的档案专家说,档案的寿命不超过100年。即使它们被存放在适当的设施中,也是如此。所有的漫画原画都在以持续的速度恶化。所以,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就研究了一下原来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一边做一边还原。 井口:不只是简单的印花吧? 冈本:没错。而且与漫画不同的是,原图是放大而不是缩小。所以,如果你从摄影到印刷都没有做好,最后得到的东西是无法欣赏的。从生产到发行,一切都要经过严格的控制,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说我们是做复制品。 井口:把它做成艺术,我们就把它留下来。 冈本通过把它们作为图片留下,换句话说,作为给人一种与漫画状态不同的体验的东西。如今,我听到纸质原件在拍卖会上被卖出高价的故事,但原件却没有被及时保存下来。我们有数字档案,但原纸只怕是越来越差了。所以这个项目如果产生了资金,可以用于研究艺术品原件的存放,当然也可以返还给艺术家。 井口:你可以为漫画家创造一个新的活动领域。 冈本那正好,漫画的世界也越来越艰难了。艺术家仅靠稿费和版税谋生是很难的,但如果能把自己的画作当做艺术,也许就能看到不一样的可能性。今后,我想把新漫画家的画也变成艺术品。 井口:这样一想,"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目标就很明确了吧?漫画的传承,以及漫画家的新可能性。 冈本:漫画毕竟是日本重要的产业和文化。我们要在适应时代的同时,思考如何传承,我想这也是一直把漫画送出去的书生社不得不重视的问题。我想仔细地,当然也想挑战地建立漫画作为艺术是否可行的问题。 冈本正志 - 冈本正志 昭和漫画-艺术遗产"的导演。从东京美术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加入了树枝社。先后在女性杂志和女性杂志门户网站工作,参与漫画制作的数字化工作。她策划实施了"漫画数字档案馆",这是一个收录了书生社出版的主要漫画作品的数据库。他还将《周刊少年Jump》等漫画杂志的制作环境数字化。转入数码部后,先后推出了"漫画工厂"和"SSDB(树艺社综合数据库)"。 太井口 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老牌的音响设备制造商,并在亚太区总部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2015年加入耐克日本公司,2017年担任日本直营店供应链经理,参与全球项目,并在日本启动和执行多个新项目。2018年11月1日,他成立了TRiCERA公司。 网站网址https://mangaart.jp/

Don't Miss

德国艺术媒体免费提供内容

Gruner+Jahr旗下的德国老牌艺术杂志《 艺术-艺术杂志》(Das Kunstmagazin )在其网站上宣布,将免费提供约40本杂志的在线服务。 Das Kunstmagazin成立于1971年,主要关注当代艺术流派。除了媒体活动外,《Das Kunstmagazin》还对行业做出了强有力的承诺,并组织竞赛以表彰领先的策展人(其中包括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Susanne Pfeffer)。     ,该杂志主编Tim Sommer评论道:"通过优秀的摄影作品和巧妙、朴实的文字将艺术带入读者的家中,一直是我们的优势之一。这项建议符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这一举措是针对目前艺术无法进入的现状,如博物馆和画廊因新的冠状病毒而关闭的对策之一。德国的艺术产业也和日本等国一样,受到病毒的二次影响。 德国最近宣布为艺术家和自由职业者提供约500亿欧元的财政支持,成为头条新闻。外交部长格吕特斯也对此表示赞赏,他说:"艺术家不仅是(民主社会)不可缺少的,而且是生活的必需品。     当然,现在日本也在采取措施与电晕应对,包括部署在线观看。我想,在新的情况下,一个新的工具。这一点很重要,但我们也应该思考如何充分利用我们所拥有的资源,就像《艺术-达斯》kunstmagazine这次所做的那样。在这种时候,回顾一下20年前的展览或杂志,也许会很有意思。   参考资料:https://www.art-magazin.de/

寻找未被定义的真相;抽象画在家里–第一部分。

作为一个虚构的存在 你有没有用望远镜仰望天空,发现宇宙的奥秘?就像孩子们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停止问"为什么"一样,我们人类也有着无比强烈的好奇心和异常丰富的想象力。在大多数文明中,我们都会寻找神灵或神灵不在,或者我们仰望满天星辰的图画,讨论是否有外星人。是什么促使我们相信地球是平的,海水会流到另一边?它是对"未知"和"无法解释"的东西的幻想。 在家探索奇迹 艺术,就像外星人的存在一样,已经成长为我们不一定能理解的稀有事物。这也是为什么当代艺术对很多人来说如此有价值、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如果你想营造一种中性的氛围,既能刺激你的日常生活,又能让你的家人和客人感到放松,在各种艺术形式中,购买一幅抽象画是最好的选择。你永远不会厌倦探索抽象的不确定真相,别人也会在它的美中感到宾至如归(如果他们和你一起探索,甚至会更开心)。 在本文中,我们将以安雅-施特莫尔的抽象艺术作品为例,展示抽象画与房屋是如何相辅相成的。更多的艺术家将在下一期中出现,但与此同时,想要了解如何协调艺术与家居的读者应该读一读。这样一来同时,。家居艺术--时尚装饰的简易指南 可见它是多么的适合。 最简单的方法是从你所选择的颜色中选择一种。 最简单的技巧是从你的房间或家具中选择一种颜色,并与艺术搭配。 就这样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详情! 在家就能享受所有令人叹息的细节。 谁说抽象画与日式房间不搭? 一对更优雅! 想了解更多有趣的发现,别忘了订阅我们的电子报。

石井野夫:晚开的奇迹,给世界带来微笑。

对于一个在Instagram上建立了5.2万狂热粉丝群的艺人来说,石井野夫的了解并不多。他每天发布高质量的作品,却没有任何形式的关注,这足以说明他的魅力。毋庸置疑,他是一个晚辈,但这可能就像一座休眠的火山爆发,喷出大量岩浆。他的创造力从未减弱,并继续绽放。   然而,他的多产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他即使到了晚年,仍然是个孩子般的天才。因为石井野夫天真无邪的好奇心,才是他的幽默主题和各种绘画、荒诞陶艺、老式陶艺技术的关键。他看似古灵精怪的幽默感,却被他身上少年的甜美浪漫主义所平衡,即使是开性玩笑,也能被接受。   以及石井用纸墨的画法,用笔干净自由。伊西认为,只有当艺术家本人享受创作时,观众才能享受他的作品。所以当我们看到他的作品时,可以放心地微笑。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宣泄,也许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与癌症斗争的经历。他每天都在用自己的艺术解放52K+粉丝的心。   要在TRiCERA.Net上看到更多石井野夫的作品,请点击这里。     P.S.希望他的粉丝们能懂日语,因为有些标题是奥义噱头,我想他们看到后会更加欣赏他的作品。   See You16 x 22 cm   日文标题是"Jar Ne",意思是像英文"See ya"一样的随意尊称。它玩的是"罐"字(虽然是茶壶),两边有两个人在说"再见"。   37 x 26 cm     https://www.instagram.com/p/B9dgr9uJF7t/?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https://www.instagram.com/p/B3iqawTJ0aV/?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https://www.instagram.com/p/BwLIpVCJnnK/?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更多有趣的发现,别忘了订阅ArtClip通讯!

外在和内在的艺术。外来艺术的艺术家

局外人艺术是艺术评论家罗杰-卡迪纳尔在1972年提出的一个概念。换句话说,它是一个技术术语,指的是没有接受过正规艺术教育的艺术家所创作的艺术。  在本文中,我们将介绍ACM画廊所经营的一些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都是这种非常规的、自由的局外人艺术风格。 Takayuki Fujihashi 1963年出生的藤桥,20岁时在新明塾结识了朋友,发现了绘画的乐趣,拓展了自己的世界。 二三十岁时,他在染坊、干洗店积累了实战经验,认真踏实的工作得到了高度评价。此后,她加入了Sora工作室,并在纱织和陶瓷绘画中展现了她的形式感。目前,她独自生活,目标是独立。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Kaguratani 1971年出生,在冈山县津山市生活和工作。神乐谷总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进行调剂,他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赋予形式,所以他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油画、水彩、设计、物件等创作。几件作品同时在制作,在他的工作室里还有很多正在制作的作品。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XL 1967年出生,2006年起成为NPO Swing的成员。初中毕业后,他找了一份泥水工的工作,但被人欺负,离开了公司。他活跃在艺术创作活动"Oretachi Hyogen-zoku"、京都人形交通指南"Anata no Doko, Teishimasu"等多个领域。目前,他正带领Swing在多个领域开展"工作"。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Terai Ryosuke 1985年出生。他对棒球的热情,吸引着身边的动物和事物陆续进入棒球的世界。即使是那些乍一看毫无关联的事物,如果追根溯源,其实也是从棒球开始起步的。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Hironobu Matsumoto 1991年出生的松本,两三岁就开始画画,3岁时被诊断为高功能自闭症。他的许多作品都反映了他当时的兴趣,他通过将这些作品转化为他认为属于自己的图像来进行绘制。他从300支彩色铅笔和约100支水性笔中毫不犹豫地选择颜色。他从不使用尺子、橡皮、修正液,作品精准、细腻、色彩丰富。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日本首创的外来艺术在世界范围内有了被认可的迹象。他的作品看似陌生,但其内涵却赋予其无边的力量。

Feature Post

看着被压抑和消逝的自己。斋藤拓海访谈

斋藤拓海画的是公园里的游乐场设备、房间的一角、路边等日常场景,带着些许虚无缥缈的感觉。她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被压抑了。"她将唤起自己童年感悟的风景和与之相关的物品,转化为女孩的形状,并将它们画在画布上。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和斋藤谈了她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作品背后的背景,她的作品是基于她自己的情感本质。     斋藤先生,你主要表现的是女孩的画作,结合场景,看起来像是日常生活的快照,但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的作品背景,它们在你的画作中是怎样的关系?   我的画中有的有女孩,有的没有,但女孩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存在,它把我和过去的自己联系在一起。 ,很多风景都让我想起了童年。当我看到一些能让我想起过去的东西,比如风景或物品,我通常会记下来,或者用相机拍下来,这就成了我作品的基础。     等候室》,2020年,29.7×42cm,纸本Giclee印刷,版本:50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是作为前斋藤先生本人的隐喻出现的。风景也起到了让我们回忆过去的作用,但无论哪种情况,过去都是关键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压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被压抑了,一些曾经拥有的东西渐渐消失了,或者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失去了自己。这是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   但这些景与物让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比如踩自行车时落叶的味道,比如雨后的味道......我可以通过这些日常的事情来回忆过去的事情。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我觉得我的记忆又回来了。就像"这和那个时候一样"。   这种压抑是否意味着你被社会关系所牵制?   细微的差别是相似的... 也许。我渐渐地不习惯在一个群体中,但我发现自己也会跟着去做。即使我的朋友们会说"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在那里等你"之类的话,也是有点尴尬。当然,我不认为这是恶意的或什么。   对于我来说,初中和高中是一个空白期,几乎没有能让我记住的事件。真的,没有什么让我不明白的原因。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要面对很多的社交、限制,以及你必须要忍受的事情。但我觉得如果我试图去适应这些,我内心的一些东西就会逐渐消失,我感到很有威胁。我觉得我正在失去我的身份。     朋友,2020年,45.5×38cm,布面油画。   从这个意义上说,你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就像一种记录,它不是简单的风景或女孩的描写。   如果我想留下一些东西,那更多的是一种情感,而不是一道风景或一些我能看到的东西。那些不描写女孩的风景,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都能让我和过去联系起来,所以即使我不描写人,我也想让它看起来像他们还在那里的痕迹。   所以我觉得人们往往认为我画的是风景和女孩,但我不想画情境。   接着说说你的背景,斋藤先生,你是学日本画的。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个日式画家?   不,我一开始更像是一个插画师。我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属于漫画社,但我一直在画插画而不是漫画。我画过一段时间的女生图,但当时只是插图。   但我和身边的其他孩子一样,对它一无所知,我看的书里有我喜欢的插画家的插图,但我并不喜欢。所以我才会半途而废。   从高中一年级开始,我就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就是想上艺术大学,我想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是画插画的,但我选择了日本画,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用二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我喜欢的是平面的表达方式,而不是活泼的美术风格,从高考开始,我就真的不擅长画立体画。我也很不擅长画素描。   现在你用的是丙烯和油,但我觉得你在处理材料的时候,语法是很不一样的。   本科的时候,我用的是日本的画材,但是用矿物颜料的时候,就会被问到"为什么要用矿物颜料"这样的问题。但是,当我使用岩井谷的时候,就会被要求赋予意义,比如"你为什么要用它?"。另外,我从本科开始就一直在画女孩子,但我觉得如果用日本的绘画材料来画,就会被认为是美画的范畴。并不是我想走这条路,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的时候,我用丙烯颜料来画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改变了很多,从绘画材料到绘画方式都有很大的改变。   以前我画头发和脸部的细节比较多,但现在转为画风简单,平面感比较强。我以前画的画也差不多,我试着把我以前在笔记本上画的东西做成表象。因此,我做起来就不那么痛苦了。   但我认为,我给自己设定的规则,或者说是限制。我尽量不做那些我不能做的事情了。我试着让颜色变浅,有些地方我用彩色铅笔层层叠叠,有些地方我试着加强某些方向的颜色,因为它们变得太模糊。     遗忘》,2020年,31.8 x 41cm,布面油画。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把现在的风景和女孩的结合带入画面平面的?   大约两年前。我想是在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吧。当时我加入了从照片上剪下来的风景,画面有点乱,但我决定把它定格在我童年的时光里。   我决定把它设定在我的童年时代,我想让它变得更复杂,或者说,我想让它变得更混乱。我是一个很平淡的人,所以我往往是片面的。我试图让它更难理解,更复杂。我想,这让人们不止一次地想看。但我觉得我最近画的太多了,因为它是。   你对工作和自己之间的紧密联系有什么抵触吗?   是你的作品太个人化了吗? 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烦恼,或者说,我现在还时不时地想...   我不知道我画的是不是太私人化了。但我也一直在想,有像微普艺术家,也有像纳威哈艺术家,还有经常画个人的东西和身边的东西的人。当我想到我想画什么样的作品,或者说画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让我不觉得压抑,我想这就是我的方法。剩下的就是信念的问题了,我想。   你喜欢画个人生活的艺术家吗?   我是这么想的我喜欢那些用日常用品和日常生活的碎片来画个人的,或者说是随意的作品的艺术家。我喜欢前几天在渡云的青木先生,西村雨,还有丹尼斯、维拉德等老艺术家......。   我也喜欢莫兰迪。我总是把他的美术书放在身边。我也喜欢纳碧派。我觉得它们在主题和主题方面非常有帮助。还有,我不是画家,但我喜欢青山静夫。在我开始画儿童画的时候,他对我的影响最大,甚至现在我在觉得自己失落的时候,经常会看他的作品。   你一生都在画插画,在你的画作中,你是否感受到了插画的基因?   ...我不知道但有的时候,人们肯定会说。虽然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但人们确实会说:"你是个插画师。   但最近我觉得两者都有一点。我叫插画,也叫绘画。我画插画的时间肯定很长,所以我觉得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有一些我喜欢的插画家等等。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介于两者之间也是可以的。   介于插画和绘画之间。   我觉得这两者的元素都很好。如果它同时具备这两种元素,那么它可能就有自己的真实性。   你画的女孩脸上没有表情吧?   当我在画画的时候,我很平静。所以我画的人没有表情。那里有一段距离,不是吗?曾有看过我作品的人对我说:"斋藤先生似乎已经放弃了。"我想这可能是真的。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为什么我的作品里会有女孩或者孩子,但我画孩子的原因更像是一种情结......或者说更像是一种渴望。渴望成为一个孩子。   这和我小时候周围的环境有关,也和我现在的样子有关。   有一种感觉,现在的我和小学时的我没有联系。当我看到自己小学时的照片和老师的评语时,我觉得自己亮堂了许多。我心想:"哦,原来是这样啊。环境变了,我也变了,我想有的人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但我已经变了。     午后的公园》,2020年,33.3 x 33.3cm,布面油画。   尽管如此,景观或其他东西会引发它复活。斋藤先生的绘画是一种抵抗,是以结构的方式捕捉情感的形式。   但这很复杂,不是吗?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很难用语言表达。当我看到一个风景或一个物体这样的东西时,我的感觉和怀旧是不同的,很难向别人解释这是我画的东西。   最后,我认真地走到了这一步,以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融入了周围的环境。我想,让自己不至于飘飘然,也不至于改变,但我觉得失去了原来的我,是很悲哀的。我认为,如果它仍然是一种形式,那就很好。     简介   1996年生于东京,2020年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日本画专业。他的主要群展包括"daily awa"(Koenji pocke / 2019 /东京)、"雾"(展览空间CLOSET / 2020 /东京)、"ob策展新华社"(Hidari zingaro / 2020 /东京),他的个展包括"温柔"。岁"(新宿眼科画廊/2020/东京)。   点击这里查看斋藤拓海的作品。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deTaka|生命表情在无常的世界里闪闪发光,生动而精致。

有一天,当大卫-鲍伊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活跃在牙医界的deTaka突然出乎意料地决定开始自己的作家生涯。大约是在他的亲朋好友出殡的时候。 作为艺术家,她2018年毕业于京都艺术大学,2019年参加了纽约jadite画廊的群展。在德库宁、毕加索、马蒂斯和塞西莉-布朗的影响下,他创造了强烈而大胆的作品,将粗糙的触感与丰富的色彩和材质结合起来。 虽然deTaka的主要媒介是丙烯画,但他的口袋很深,他的个性在他的混合媒体和数字表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像杰克逊-波洛克一样在地板上作画,他的"东方歉意"与"西方流行"系列的背景,是他在学校时代受到英国摇滚音乐的影响,是对有限生命的敬畏,是在作品中灵活运用牙具,也是他独特的人生经历。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像音乐人一样,给观众带来越来越多的精致和强烈的感受。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续雨~最熟悉的不凡之道。

 雨对于人类来说,可能是最熟悉也是最不平凡的东西。  而这一不平凡的事件也催生了无数的电视剧,并以小说、绘画等各种形式在人们心中泛起了涟漪。  日本人对宇多川广重的《大桥晚照》从教科书上就很熟悉。你知道吗,这幅据悉是梵高临摹的作品,是世界上第一幅用线条描绘雨的作品。(有各种不同的理论。)在此之前,雨在绘画中一直是用伞和光线在湿地上的反射来表现的。然而,当"大锤头的晚上"横渡大海时,世界上雨的形状被更新了。  在本文中,我们要介绍的是几位艺术家,他们追求的是一种新的雨的表现形式,以取代150多年前的名画《巨锤头的夕阳》。 漆艺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Sousyu Kikuchi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Kiho Ujie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Kayoko Tamino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ai Seinan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LOCO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Editor's Choice